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金沙湖的偷鱼人

金沙湖的偷鱼人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金沙湖似乎恢复了平静,经过了一天喧闹,景区内只剩下游客乱扔的空酒瓶,餐巾纸西爪皮等七零八乱的垃圾,有零零星星的人还在转悠,草坪上有一两个未拆走的帐蓬,帐蓬里外有几个学生模样的少年,他们有的在帐蓬里躺着,有的在帐蓬外吃东西,水库对面的停车场,停下好多白色的和黑色的小汽车,从车上走下来的大都是一男一女,有的女人手里提着啤酒饮料,有的男人肩上背着袋子,袋子里盛的大都是鱼具,有鱼网,水裤,绳子。他们等着天黑时下网捕鱼。水库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点,都有看鱼的人,十点钟以前下网抓鱼,如果被看鱼的人抓住,轻则没收鱼网罚款,重则拘留,所以他们会做好捕鱼前的准备,他们派一男一女在水库周围侦察,如果看见看鱼的人,男人和女人会搂抱在一起,互相亲吻,于是看鱼的人会很不好意思地离去。当然也会派几拔人,看水库里哪儿跳起来的鱼多,为十点钟以后下网瞅准目标,捕更多的鱼,最逍遥的就算在凉亭上猜拳喝酒的人,到了能下网的时间,会有人来喊他们,他们都是水性好,胆子大会下网的人。其中有一个扎着马尾,鹅蛋型脸,身高一米六零,三十几岁的女人,也算捕鱼能手,她能象男人一样下到水里撒网,不过她是很少下水的,除非人手不够,否则她就是递递雨具,报报信,捕鱼的人就叫他大美女,大美女胆子小,被看鱼的人抓住会哭,会细声细语地说我不是偷鱼的,他们才是,等看鱼的人去抓他们早从不同地方逃跑了,就把大美女一个人留在沙滩上,然后大美女惧怕地蜷缩在沙滩上,等他们再回来。
   大美女最不幸的一个夜晚是跟他表哥去水库下网,那个夜晚是星期六,他们想:星期六,看鱼的人休息,一定没人管,月亮圆圆的,特别亮,他跟表哥穿过高高的芦苇,走过一个又一个的沙丘,来到一个月牙形的水源旁,刚拿出鱼网,二十米以外就有手电筒的光束向他们照来,他们扔下鱼网和水裤拔腿就跑,由于沙堆太多,跑一阵她就跑不动了,气喘吁吁的她,停下脚步四处张望,怎么也找不到表哥的影子,她只好继续走,月光下,她走过的脚印是那样清晰,忽然手电筒的光又向她照来,她加快了脚步。谁,站住!一个男人的声音,她回过头,心里一害怕,就跌坐在沙堆上,月光照着她白晰的皮肤,金黄色的头发在月光的照射下,那样刺眼而又发亮,白色的衬衫在月光的照耀下,似乎为夜晚更增添了光明,我不是来偷鱼的,我想看看水库有多大,所以走到了这儿,那人不说话,看看她,你们是偷情的,那个男人呢?他站在她的前面,慢腾腾地说:不知道,难道不是你吗?我没见什么别的男人,大美女神情镇定地说:那人要她走,她就跟着他走,她早迷路了,他们走的不是芦苇丛,而是一条平坦的沙路,无奈,大美女说出了她表哥的名字,就那个夜晚,他表哥掏了二百元的罚款。老天保佑,大美女总算平安无事,但是她从此以后,天一黑她就不敢出门,总感觉会遇到坏人。
   大美人并没有停止捕鱼,她似乎觉得这一切都太浪漫了,夜晚沙滩上,水中撒下网,芦苇丛中,所有这一切都让她既害怕又回味无穷,她觉得他们都不是坏人,仅仅是为了生活而已,一种超乎自己想象而外的生活,这种生活虽然野蛮,但是有刺激,有让人感到释放野性的快乐,有温暖。就这样想着,待她思绪稳定后,她又和同伙地老鼠象一对恋人一样合伙捕鱼,她每天下午八点钟准时给他打电话,他会用车拉上她,她会象他的助理一样帮他打理好一切,她似乎觉得所有的恐惧感都烟消云散了,有的只是好好跟他捕鱼,每天有几十元的收入,一个女人足矣。
   不知过了几个夜晚,月光明亮的夜晚,细雨绯绯的夜晚,电闪雷鸣的夜晚,风雨交加的夜晓……终于在一个有雨的夜晚,他们刚收网上岸,就被看鱼的人抓了个现形,当时他们被雨淋得落汤鸡似的,刚上岸的她,没力气跑,也没告诉地老鼠来人了。她回答着他们审问的每一句话,看鱼人把鱼和网全拿走了。刚跑上公路的地老鼠被等待拦截他的两个看鱼人抓住,但是他挣脱他们的手,跳进车,开上他的黑色桑塔纳就跑,并撞伤看鱼的两个人,看鱼人只好报了警,警车追到他们家,他藏了起来,警察没有搜捕他。
   大美女弧零零地站在水岸边,仍凭雨水冲打着她的全身,她放眼望去,公路上的小车一辆接一辆地过,车灯照得水面波光鳞鳞,沙堆在黑夜象一个可怕的魔鬼向她走来,她换上自己未被雨水淋湿的衣服,在黑夜里寻找回家的路。
   她打通地老鼠的电话,要他一起去自首……
   她深一脚,浅一脚在芦苇丛中走着,雨越下越大,她感到自己从未有过的失望,他打表哥的手机,关机,夜在她面前显得越来越恐怖,她甚至感到自己可能永远走不出这个芦苇丛,刺耳的雨点象一个个石头砸得她心疼,她终于晕倒在芦苇丛中……
   地老鼠被派出所拘留,罚款五千元。大美女也被罚了款,由于她主动承认而错误,没有逃跑免于刑事拘留。
   金沙湖的夜晚再没有偷着捕鱼的人,他们一个个断了联系,谁都知道了大美女那天夜晚差点送了命,是看鱼人的车把她送到了医院,高烧四十度。她打电话给地老鼠,说起那晚的事,就伤心得直掉眼泪,最后一次通话,她说:再不要干冒险的事了,犯了错可以改,但青春丢失了不可能再来,好多工作等着你我去做。让你我重新开始。
   站在金沙湖的槐树下,大美女感慨万千,是啊!六月的槐花满载着祖国的期望,把缕缕花香和温暖洒向人间。这频临水库建起来的风景区,曾让她心旷神怡,曾让她流连忘返。水库东面巨大的沙堆和沙堆下面一块又一块的芦苇都和南面这块风景区一样在她心里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而拥抱在它们怀抱的水库却一次又一次让她流泪。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笔尖】世态炎凉谁之过(微小说) 下一篇:如风而过的爱情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