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如风而过的爱情

如风而过的爱情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香草是个长相一般,不高、不瘦,微微有些发胖的农村女孩。她刚从乡下来城里姑妈家的时候,样子呆呆傻傻,干什么都不会,看什么都新奇。姑妈给她找了个浴池收款的工作,反复交代她收钱的时候要注意真钱假钱,钱款一定要查清了。香草很听话,每次收钱都查数遍,直到顾客等得不耐烦,她才红着脸递过去找回的钱。这份工作虽然简单枯燥,可香草干得乐此不疲。
   渐渐地,她和浴池里其他打工仔混熟了。其中有个年纪比她小四岁的男孩,名叫夏阳,这个男孩对她格外好,经常在浴池打烊后带她出去玩。一次,天很黑,香草不小心歪了脚,夏阳伸手扶住了她,就再也没撒手,握着她的手,紧紧地,带着点紧张。香草傻傻地没有推开他的手,任他牵着,把自己拉进怀里。亲她的时候,香草感觉有些晕厥,完全没了力气。
   事后香草很后悔,这算什么?她大他小,怎么可能在一起,想着想着她落泪了,一路上再也不肯说一句话。夏阳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跟在她后面,快到浴池的时候,夏阳拉住了她,小心地问:“你不喜欢我吗?”
   香草撇过头去,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不漂亮,还比他大,怎么相配?她不说话,夏阳更着急了,他说:“我真的喜欢你,想照顾你,真的……”
   香草瞧着他急得快哭出来的脸,有些不自然地摇摇头。她这一摇头,夏阳以外她不喜欢自己,气呼呼地走在前面,她愣住了,脱口而出:“你真的喜欢我吗?”
   夏阳站住,回身猛然把她抱在怀里,许久才喃喃地说道:“真的……”就是这一夜,俩人的关系变了,变得亲密,恨不得整天黏在一起。爱情竟在这种潮潮湿湿的地方,得到了滋润。
   年关将近,其他的打工仔都回家过年去了,只剩下他们俩在暧昧的气氛中,紧紧地抱在了一起。第一次他们很慌张,草草就完事了。夏阳没把香草搂在怀里,而是一句话没说就呼呼睡着了。香草心里有些悲哀,她以为他会对自己山盟海誓,至此不渝。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可是他却相反,像是满足得累坏了,呼呼地睡得香甜。
   那一夜之后,夏阳对香草更好了。他们的关系不再躲藏,正大光明地谈起了恋爱。香草很高兴,她觉得特别幸福,如果能够这样相守一辈子她也愿意。可是夏阳的机遇来了,他舅舅要花钱供他去学车。夏阳有些犹豫,香草想也没想就支持他去,她说:“分开不要紧,我打工赚钱供你吃用。”
   夏阳其实也不是犹豫,他真正担心的是吃喝的费用。毕竟家里就一个老父,自己生活都有问题,舅舅给他这次学习的机会,他不能再无耻的去和他要钱花。
   夏阳说:“不是钱的事,是我舍不得你。”
   香草心里一暖道:“去吧!我等你。”
   夏阳走后,香草辞掉了浴池的工作,开始四处打工,什么赚钱干什么,什么累干什么。自己绝不舍得穿一件好衣服,吃上一顿好的,她几乎把所有的赚钱都寄给了夏阳。可是香草这一等就是三年。三年后夏阳学成归来,在一家大型修车厂上班。三年没见的夏阳变得成熟了,一见到她就把她搂在怀里,深情地说了好些话。
   香草听了很受用,心里憧憬未来的美好生活。
   结婚这个词在香草嘴里流露,夏阳微笑着说:“不急,等我有钱了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香草躺在他怀里感觉好幸福,她轻轻地说道:“不,我什么也不在乎,只要有你。”
   夏阳嘿嘿一笑道:“姐,你还怕我不要你吗?”
   香草腾一下坐起身来,冷着脸问:“你叫我什么?”
   夏阳一愣道:“姐呀!”
   香草的泪拼命地流了出来,他这一叫,彻底打破了她心底的幸福。她很久就选择性地忘记了她比他大四岁的事实。一句话把她拉回了现实,她冷着脸不理夏阳。
   夏阳嘿嘿笑着搂着她的后背,在她脖子后哈气,俩人很快闹成了一团,幸福的笑声几乎吵醒了邻居。
   夏阳上班后非常忙碌,每天累得回家倒头就睡。他变得很少说话,有时躺在床上,香草讨好地抱着他的后背,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他只动了动身子,没有任何回应。
   渐渐地,香草发现夏阳变了,接手机的时候,会背着她听。手机午夜响起时他会马上穿上衣服出去。一日有个漂亮的女孩来找他,他尴尬地指着香草说:“这是我姐。”
   女孩甜甜地叫了声姐,这声姐,让香草彻底明白了。她傻傻地答应着,然后说:“我……我去买菜。”说着她逃一样离开了家。出了门她几步跑到了无人之处,痛哭失声。她不用去验证女孩是谁,因为她在夏阳不自然的眼神得到了答案。
   她哭得异常伤心,哭得几乎昏厥,仿佛天一下子塌陷了。
   一个深沉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哭声,“香草是你?”
   她抬头去看竟是浴池的郭老板,一脸惊讶地望着她。
   香草没有说话,她哭得瑟瑟发抖,浑身被汗湿得透透的,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郭老板不由分说拉起了她的手,把她拉进车里,香草瘫在车的后面像是失了魂的鬼。
   郭老板把她拉进了一家别墅,她没看清是什么地方,是哪都好,只要不是她和夏阳的家就好。郭老板牵着她的手把她放在一张大床上。然后给她盖好被子,她就这样睡了,睡了很久很久,直到阳光射进了她的眼睛。她醒来,发现别墅里里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她叹了口气,觉得这一切像是做了一场梦。
   一觉醒来她什么也没有了,她甚至不知道该去哪?回家?和夏阳住的房子根本就不是她的家,只能算是个临时的住处。回老家,父母问她,她要如何回答。没有去处,她就坐在别墅门口楼梯上,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地驶来,停在了她的面前。郭老板走下车,冲着她微笑,“醒了?”
   她点点头,不知道说什么,有些局促地紧握着双手,郭老板走过来也坐在了台阶上,笑着说道:“哭过了,那些不愉快就忘了吧!”
   香草摇摇头,几乎哽咽地说:“怎么能忘?好像我的天一下子塌了。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力量能支持我活下去……”
   “傻话,没有谁是谁的附属品,失去就代表着更好的开始。”
   香草惨笑一声说:“漂亮的女人不管失去多少,都能再得到,可是你看我不漂亮,胖胖的身材,马上三十了,谁还能对我动心。谁还能给我爱情?我这一辈子岂不是要孤苦伶仃?”
   “哈哈……”郭老板大笑出声,拍着香草的肩膀说:“傻孩子,没人要你,我要!这房子你先住着,就当自己的家。”
   香草瞪着眼瞧着他问:“你不会是想包养我吧?我长得……”
   郭老板突然一本正经地说:“我不包养情妇,因为我妻子去世多年,我一直没有再找。这间房子我不常来,你就当给我看家吧!”说完把一串钥匙放在她手中,扬长而去。
   香草拿着钥匙,心突突地直跳,这一切变化让她感觉恍惚。第二天她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取了一些衣物。夏阳一直没打电话给她,也许是吃准了她无处可去,最后还是得回家来。屋子和她走的时候一样,看来夏阳也没回来住,可能根本不知道她没回来。这让香草更加心寒,拿着行李的她没有一丝留恋,留恋什么?爱吗?像风一样吹走了。
   她也没有回别墅,郭老板的用意她明白,也不想招惹,这年头没有平白得来的恩惠。她决定回老家去,等到心情平静了,她也许会找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平平凡凡地过上一辈子。
   也许这才是她应该过的生活。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金沙湖的偷鱼人 下一篇:【围炉】 蚊子姑娘(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