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围炉】 蚊子姑娘(小说)

【围炉】 蚊子姑娘(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伊伊,就是我文中要谈到的蚊子姑娘。她的肤色很白,像极了春天满树的槐花。大脸盘、齐耳短发的她,笑声爽朗,穿透力极强。她笑起来眼睛像在躲猫猫,眯成一条细线,还会露出两颗乱糟糟的小虎牙。
   小时候,她大致是个嚣张跋扈、伸张正义的孩子。她曾经把班里的小男生揍了。事情是这样的,那个小男生从街摊买来一条蛇,想吓唬吓唬小女孩。那条蛇滑溜溜的,通体发青,蠕动着修长的身躯,吐出锋利的舌头,随时准备吞噬胆小的孩子。小男孩灵巧的拿着到处乱窜的蛇,把它放到小女孩的桌子上。啊……这个恶作剧的捣蛋鬼得逞了,几个小女孩哭得稀里哗啦。伊伊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一股劲儿把蛇从那个正嘿嘿笑的小男生手里拽过来,扔了。只见,那蛇按抛物线的轨迹飞了出去,最后哗啦落到草坪里了。伊伊攥着小拳头说,看你还敢不敢欺负小女生了。而后,小手通红,抓起小男孩的小耳朵,使劲儿揪了几下。小男生翻着白眼,嘟起的嘴巴差点都碰到鼻子,狠狠瞪着伊伊。他心里暗暗发誓,以后我再也不借你橡皮擦了。伊伊嘚嘚瑟瑟,扬长而去。至于,这修理人的办法从何而来,大致她就是被妈妈这么修理长大的。后来,我才知道,那蛇是假的。
   多多少少的记忆里,伊伊是招大家喜欢的,不论女孩,还是男孩。忘了提到,伊伊很胖。那时,我和她是同桌。10岁的她,足足有100斤。她一顿饭能吃到同龄人的三顿。可是,我们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夏天来了,清风吹拂,柳儿轻抚秀发,湖畔的鱼儿吵着闹着冒头凑热闹。妈妈会为我添置一件美美的裙子。那是世间最美丽的衣裳,我踮起脚尖就能成为白雪公主,或者舞成了白天鹅。伊伊,总会穿着黑不溜秋的长裤,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活脱脱的成了一个装在套子里的怪人。那时候,真的是小,不懂。我们真的看不出,她与我们有什么不同。
   稍大些,渐渐懂事了。一次,我无意发现,伊伊腿上全是凸起的大包,还有些血淋淋的小伤疤。
   我惊异的问她,这怎么回事。
   她说,被蚊子咬的。
   怎么这么严重?
   我从小就这样,可能因为蚊子那可恶的家伙偏爱我的血吧。
   要是蚊子喝了我的血,晕死才好!她自得其乐的哈哈大笑起来。
   我大致啰啰嗦嗦的,把之前奶奶告诉我治蚊子的绝招告诉她。譬如,风油精、腌制咸菜的盐水。
   一次,上课的时候。语文老师正兴起,再次谈到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只听,一声“啪”的巨响,老师的脸顿时板成了一道墙。
   他厉声道,是谁!
   只见伊伊乖乖的,脸红得像极了猴屁股。她不敢抬头,怯怯站了起来。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胆小的伊伊。
   老师道,怎么回事。
   我,我……我拍蚊子。
   为什么全教室就你一个人拍蚊子,别人为什么不拍呢?
   因为我最怕蚊子,身边有好多好多的蚊子。它们那么聪明,我拍不到……
   蚊子竟然也分聪明与愚笨。教室一片哄堂大笑。
   老师僵硬的脸顿时融化了。摆了摆手,示意伊伊坐下。
   之后,全校传得沸沸扬扬。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伊伊大人,竟然害怕蚊子。
   于是,我们便给伊伊起了个绰号“蚊子姑娘”。
   蚊子姑娘,一直很胖,却是一道很精彩的风景。
   大三的时候,她已是学生会主席。确切的说,她是一个走在路上的人。听与她同校的高中同学说,见到她的时候,她都是行色匆匆,走在校园的路上,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或者几片面包。晚上,偶尔去图书馆,总能遇到坐在第一排的她。大二的时候,她参加过校园歌手大赛,没进复赛。她还是很高兴,说我这个大嗓门如果进了复赛,都没天理了。她参加过年度讲故事大赛,讲了一个骆驼妈妈的故事,讲到台下的人流泪,自己却依旧表情自然。之后,她过五关斩六将,拿了一等奖。她却把奖章放在床头上。其实,她不说,我也能懂。我们都有一个骆驼妈妈,要懂得感恩。而大学的我们,或许正在花前月下,酣畅淋漓的消费着父母的血汗钱,谈着不靠谱的恋爱。
   她要求很严格,不管是对自己,还是他人。为了一个老师交代的PPT,钻研好久,乃至下半夜2点才睡。第二天,又像是打了狗血似的,精神抖擞爬起来晨读。在学校方面的团体活动里,和她同在一个团队的学弟学妹,有时候因为一个小细节做不好,都被她教训得面红耳赤。于是,学弟学妹觉得她很霸道,不好相处。
   毕业后的这几年,她在世界500强,跟领导大吵过,然后把领导炒了;她网恋过,为了足足大她10岁的男人,愣是把自己从150斤胖子虐成90斤的窈窕淑女;一个人抛下自己工作了三年的城市去了男方所在的城市,而男方却另觅新欢,顺带卷走了她这几年的所有积蓄;她一个人瞒着家里,边打工边生计,卖过报纸、刷过盘子,走过风雨淌过泥泞的路……
   有时候我在想,蚊子姑娘该改改脾气了。可是,对于她,我还真的无能无力。她是一匹奔驰在草原的野马,任凭几根缰绳都是拉不回来的。也罢也罢,倘若改变了,那便不再是我们心中的蚊子姑娘。
   之后,感情受创、看遍风景的她回到原来的城市,开始创业。现在,她还是这所城市平凡的女子。她从事蔬菜运输、批发,已成规模。
   听说,她今年结婚,结婚对象是当年玩蛇被她揍的男孩。不禁感叹,时间轮回,一切事物兜兜转转,皆是缘分。
   昨日,在空间无意看到她的婚纱照。我便想起,她那爽朗的笑,还有肉嘟嘟的大脸盘。
   我知道,她很幸福。
   我开玩笑,蚊子姑娘啊,现在还在被蚊子所困扰吗?
   她郑重其事的告诉我,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别卖关子了。
   她双手一摊,惊喜的说,这里的蚊子很笨呢!
   我噗嗤笑了,啊?蚊子到现在还是分愚笨或者聪明。
   她一本正经的解释道,那些年在学校里的蚊子怎么拍也拍不到,这里的蚊子一拍就拍死了。
   我在心里邪恶的想了想,蚊子被拍死的那个血淋淋的场面。
   而后,我笑了。走着,走着,好姑娘一定会幸福。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如风而过的爱情 下一篇:算计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