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军警】张师傅一声长叹(小说)

【军警】张师傅一声长叹(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张大妈和她老公邰大叔在我们这个大院子是人人皆知的一对活宝,张大妈她秉性耿直,开朗,敢说敢为,是一位女中汉子。张大妈在一家食堂当炊事员,邰大叔在一家军转民的工厂上班,两人生育一帅小伙早已成家立业。印象中,他们就没有哪一天消停过争吵,这老两口子所演绎的精彩,变成了全院子人整天津津乐道的话题。
   邰大叔年轻时当兵,河南人。来到恩施当兵很长时间,提了干,有每月还算丰厚薪水,在那时年轻姑娘们嫁人最时尚是找一个当兵的军人,于是,许多热心人都介绍当地恩施姑娘给他做媳妇,但邰大叔有他自己的打算,认为老家比较穷,能帮助家乡的姑娘走出来过好日子是他的心愿,如果可以找更多的媳妇,帮助更多姑娘出来就更好了,可这一夫一妻制的国家法律限制了他。没办法,他只能满怀一腔拯救劳苦妇女的志向回到老家南阳,从中挑选一个媳妇了事。
   那一年的秋天,邰大叔回乡选美的活动开始了,全村没有嫁出去的姑娘们都被集中请到了他家,他父母给他摆了香案,上了贡品,祭了祖先,然后父母坐两旁,他坐中间。姑娘们一个一个进来,看了几个后,他都没心思再往下看了,打了个哈欠说:“爹,娘,别看了,我好像觉得都没有见到我要找的人呢?”他娘说:“娃,再看看,说不定后面会有你中意的呢!”正说话间,突然,一个粗壮黝黑的女孩风也似地闯了进来,边走边说:“是那个胆大包天的混球,敢在这村里公开选媳妇,本姑娘就要看看,他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邰大叔一看,眼睛瞪了溜圆,呵,这娘们,真有个性,虽然长得一般,可就凭这点血性,就像俺老邰家的人,一拍桌子,大声说道:“要了,就中意这个。”邰爹在旁边介绍说:“姑娘她姓张,是远房舅舅家的女儿,”爹还说什么老邰根本就没听见,只起身围着张家姑娘打转转,问:“你想跟我去恩施上大学吗?”张姑娘疑惑的说:“你不是来选媳妇的吗?”“我是选媳妇,但更重要是带你去上大学,我的老婆一定要是大学生.!”“那我连小学都没念完,咋一下就能跳级进大学呢?”“没关系,有我呢!”老邰信誓旦旦,一副没有他办不成的样子。
   就这样,张大妈就被邰大叔带到了恩施,在驻地生下小孩以后,一天,张大妈一脸正经的问邰大叔:“喂,你不是说要我来这里上大学的吗?怎么孩子都能下地了,还没叫去我上大学啊?”邰大叔嬉皮笑脸的说:“你现在已经是大学生了啊!”“啊!我那里是大学生啊?”“现在你在读人民大学校,你是人民群众的一员,不是大学生是什么.?”一阵沉吟之后,张大妈挽起衣袖,提着老邰的领子狠狠的把他象扔东西一样的扔出了门外,骂道:“你这没良心的骗子,我不远万里跟着你来到这里,为的就是上大学,你可好,让俺们空做了好几年的大学梦,你这个大骗子!我恨不得撕你吃了……”
   骂归骂,张大妈还是事事为邰大叔着想,怕他冷,怕他饿,家里的家务事也从不要他沾手,对邰大叔的照顾真可谓无微不至。
   前些年体制改革,邰大叔的工厂倒闭了,全厂1000多号职工,没有谁能逃脱下岗的命运,邰大叔想不通,从部队转业以后,他就被分配到这个军转民的工厂搞工会工作,他兢兢业业干了二十年,从没有出过什么差错,赢得厂里同事的一致好评,可现在,几十年的工龄如水上的石头,说没就没了,今后家里的生活只能靠张大妈在食堂的那点收入,最要命的是,他在家的地位没有了,他在人前的面子也没有了,想到这些,邰大叔心里那个憋屈呀,他只有每日借酒消愁,沉迷在酒精的麻醉当中。
   有一天,住在一楼的两位又打起来了,只听到呯呯嘭嘭一阵乱响,那声音像是水壶茶杯和碗不断落地的声音,院子里的住户只要在家的全都被吸引到了他家门口,敲门不开,大声喊更不理,突然,响了10多分钟的声音没了,一时间悄无声息,大家的心都揪了起来,暗暗叫道:“拐了,是不是睡翻了一条?”人们更大声的喊着:“张大妈,邰大叔,开开门!”还是没有动静,这时一位老者站出来说:“叫一个年轻人爬窗子进去看看,要出什么事就赶紧打120还来得及。
   人们听从了这位长者的建议,选了一位比较瘦小的年轻小伙,爬上窗子往里一看扑哧笑了,大家问:“怎么样?”“你们猜他们俩在干什么?”大家紧张地问:“在干什么?要不要打120?”“张大妈和邰大叔一人手里拿着一本画册书,背着背躺着在学习呢!哈哈……地上全是碎玻璃,他们也不起来收拾。”晕,真能忽悠啊,没见过这打完仗还有心情看画册书的,大家摇头叹息,唉,这两口子啊,真会玩,把我们吓死了。至此,人们才慢慢地散去。
   第二天一大早,张大妈慌慌张张地见人就问道:“看见我家老邰没?能找的地方我都找遍了就是不见他人影!”看张大妈急成那样,我们院子的热心人们都赶紧过来安慰她:“邰叔他那么大个人不会出事的,我们再和您一起去重新找找?”大家在院子里转了好一会,忽然看到张大妈养的大母鸡在外面乱跑,并且,还有一只鸡围着鸡圈在咯咯叫着,又能听到鸡圈唉声叹气传出人声,张大妈一拍手说:”肯定在鸡圈里,大伙们弯腰一看,哟,还真是看到鸡圈里的草堆上坐着个人,忙喊道:“邰大叔,你怎么跑鸡圈里去了,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也不能去鸡圈里呆着啊!”
   邰大叔一走出圈,张大妈上去揪住他的耳朵就骂:“你这死老头子,跑鸡圈里做什么,你还指望这鸡能跟你还本呐?认亏算了!”只见邰大叔晃了晃手里的酒说:“俺们不是人,俺们不如人,不是人就做畜生算了吧!”有人劝说,邰大叔,想当年您多威风啊,你可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啊!谁说你不如人了?邰大叔嘟嘟囔囔的小声说道:“唉呀,那我花大价钱买的古董去鉴定它怎么就会变成是赝品了呢?”边说边嘤嘤地哭了起来,张大妈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嚷道:“当初要你去投资理财,你偏执意要去买什么古董收藏,还忽悠我说以后升值会赚大钱的,现在你傻眼了吧?现在你最好别惹我烦哦,我已更年期了。”邰大叔一抹眼泪嚷道:“我也更年期了!”
   没过多久,邰大叔在一次晚上喝完酒以后就睡过去了,再也没有醒来,邰大叔走了,带着对生活的遗憾走了,丢下了他吵吵闹闹几十年的老爱人张大妈,怀着对这个世界的无限眷念悄然地走了。我们祝福他天堂走好,虽然张大妈在一夜间苍老了许多,但我们也要祝愿她晚年身体安康,生活顺顺利利的!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算计 下一篇:提拔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