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轻舞征文】二爹的两鞭子(微型小说)

【轻舞征文】二爹的两鞭子(微型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山候没想到,二爹会抽他两鞭子。
   山候和二爹原本有怨结。小时候,山候的父母暴病双亡,他无依靠,只好跟二爹生活。二爹一辈子没结过婚,侍候孩子没耐心,加上他俩都是倔性子,互不服软。山候吃着二爹的饭,穿着二爹的衣,却不服二爹管教,没少挨二爹的揍。十七岁那年,因一件小事,山候和二爹吵翻了天。二爹手狠,揍得他鼻青脸肿。山候被激怒,发“宝气”,一状将二爹告发:说他经常灌输封资修黑货,毒害青少年。因此,二爹遭遇厄运,被划为“阶级异己分子”,列为坏人。大会小会挨批斗。山候却因此咸鱼翻身,成了红人,突击入党,后又被提拔为大队革委会主任。那时起,山候和二爹再也没有往来。
   二爹抽打山候时,他任村革委会主任还不到三年。
   事情由一次村革委会会议引起。那时因运动,革委会替代了党支部和村委会,村里大小事,都由革委会说了算。会议研究的主题是:召开群众大会斗坏人,动员春耕生产。
   在研究批斗对象时,山候突然说了一句话:“原来的那些坏人都成死老鼠了,再批没有多大意义。还不如找个新的混混儿批一下,可能还会起到一点作用。”
   当时气候下,这样的话是实话,也是犯忌的话。以往,年年春耕和双抢,公社都强调“要以批斗开路,大批促大干”。村里几个“坏人”都轮番批斗过好些回。群众早已无动于衷,确实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在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年代,说坏人都成“死老鼠”了显然问题很大。所以,山候刚说完,很快就被人揪住了尾巴。
   “你这是什么话?”首先站出来的是刘队长。那时,每个村都有公社革委会派驻的工作队。刘队长是这个村的工作队长。刘队长狠狠瞪了山候一眼,质问道,“你的阶级立场哪里去了?”
   接着,又有几个工作队员站出来指责山候,并将他和二爹扯到一起。
   “是不是想要保护你二爹呀?”一个队员有点激愤,“你们还同穿一条裤子吧?”
   见工作队上纲上线,村革委会其他成员也慌了。在那样的年代,因一句话整倒一个人甚至将其置于死地的情况很常见。他们担心起山候,都为他解释求情。山候也感到问题严重,反复解释说:“确实是说错了。不过,我绝对是无心说的,没过脑子。至于与二爹,根本一毛关系都没有。我与他早已断了。”
   尽管山候拚命解释,大家也为他求情,可刘队长还是没有放过。他认为山候确实有护卫二爹的嫌疑,下命令将他关了禁闭。那时,这样的问题很严重,刘队长不能不高度警惕。
   为了考验山候,刘队长使出狠招:安排人叫二爹与山候见面,当着他将山候所犯的事说出来,看二爹的反应和态度。如果二爹不声不响,就说明他俩确实是同穿一条裤子;如果表现出愤怒,甚至打骂山候,那就说明他们确实没有同流合污。刘队长说,这叫做“以毒攻毒”,是他识别人的看家本领。为此,刘队长还专门准备了一根抽打耕牛的鞭子。
   一切准备就绪后,二爹很快被带到了禁闭山候的地方。
   身陷囹圄的山候,见到二爹时,并不清楚是刘队长使的计,还以为是二爹有心看望。那一刻,他萌生了另外的感觉——对二爹有了一丝亲情的暖意。他用很柔的眼光看着二爹。
   可是,让山候没想到的是,还没等刘队长说完他犯的事,二爹连看也没看山候一眼,便拿过那根鞭子,对着他的腿脚就是两鞭子。而后,二爹丢下鞭子,一声不吭走了。
   那是个很荒唐的年代。一桩荒唐的考验就这样收场。很快,山候的问题得以解决。他照样做村革委会主任。
   但对二爹的那两鞭子,山候却耿耿于怀。他始终认为,二爹是借机报复。他对二爹的恨又深了一层。在以后一次批斗二爹的大会上,山候显得很激愤,恨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将那两鞭子抽回来。
   那以后,山候和二爹成了水火不容的冤家对头。尽管后来世事发生了很大变化,山候和二爹都成了普通村民,可他们心里隔着的那堵墙始终无法逾越,再也没有往来。
   山候再次与二爹交往,是很多年以后。那时,山候已经上了年纪,二爹也将离开人世。
   二爹晚年得了严重心脏病,最后死于心率衰竭。临死前,他请人叫山候,说还有话要说。
   山候犹豫半天,还是去了。
   二爹艰难地睁开眼睛,问山候:“如今还记恨二爹吗?”
   望着二爹这盏即将熄灭的灯,山候心里沉甸甸的。按理,人之将死,一切归为零。他是不应该再恨。可当年的那两鞭子,他心里仍然留着隐痛。恨,确实还在。山候这样一想,心里“咚咚”乱跳,吞吞吐吐地回答:“不……恨。”
   “真的不恨?”二爹定眼看着山候。“二爹当时可是狠狠抽过你两鞭子呢!”
   “……”山候咽了咽口水,摇摇头。
   “我知道你一直恨我……可你要知道……当时如果没有……那两鞭子,你后来的结局……肯定就会……和我一样……”二爹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因为……我早就听人说过,那个刘队长……就惯用那样的手段整人……”
   二爹吃力地说着。话还没说完,就咽了气。
   山候的眼圈红了。他这才真正理解二爹当时的良苦用心,也开始反思起自己曾经的过错……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轻舞】老王不在家(小说) 下一篇:【晓荷】眼光(微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