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天涯】情伤(小说)

【天涯】情伤(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喂,前边的那个同学,你挡着我的路了。”
   飘飘回头一看,后面一个又高又瘦的男生正一只脚蹬着地,另一只脚踏在脚踏车上看着她。本来心情就很差的飘飘,此时一股无名怒火顿时让她发作起来:“我怎么就挡你的道了?这么宽的路!你就不会绕过去?”
   那位男生并没有生气,只是指了指飘飘的自行车。飘飘低头一看,原来自己在接电话时没注意把自行车横在人行道上了,她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前些天,飘飘的男朋友蓝雨向她提出分手,可又不说明原因,只是告诉她两个人不合适。当时飘飘的心情很差,把蓝雨送的心形小纸船扔到他的脚下,两眼含着泪水转身跑了。这一段时间,飘飘经常和别人在言语上发生冲突,自己也感到好沮丧,可就是约束不了自己的情绪。
   今天上午飘飘一个人走在小巷子里,在接母亲电话的时候,没想到无意之中挡了别人的路。这时,天空突然飘起了小雨点,她又想起了和蓝雨在一起时的甜蜜时光,想着想着不由地轻轻叹了一口气。
   飘飘很喜欢下雨天,因为她知道,下雨了,蓝雨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并背着自己,或手牵手一起在雨中奔跑。
   飘飘还记得每当下雨了,蓝雨就会骑车带着她,而她揽着蓝雨的腰,并靠在他的背上。送到家门口时,蓝雨不会忘记亲吻她的额头,看着飘飘回家后,他才会慢慢离开。现在的蓝雨还是以前那个关爱她、疼惜她的蓝雨吗?她忘了早已和蓝雨分手的事了。
   这时,雨越下越大。飘飘心想,雨已经下了那么长时间,可蓝雨怎么还没出现呢,她的心里感到好冷好冷,最后什么也不记得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飘飘听到隐隐约约的说话声:“蓝雨,你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就是铁打的身体也顶不住,更何况……快回去休息一下吧。”
   又过了一会儿,四周一片寂静,飘飘费力地睁开朦胧的双眼:“蓝雨,你不离开我了吗?”
   “我不是蓝雨,我是你们学校刚来的老师。”
   这时,飘飘才看清原来是路上被她挡了道的那个男生。那天,飘飘由于心情很差没仔细观察,细看起来这个男生长的很像蓝雨。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里?我怎么了?”
   面对飘飘的一连串疑问,那个男生很温和地说:“我是蓝天,蓝雨是我的弟弟,这里是病房,你在雨中晕倒了,他把你送到医院里来了。这段时间你一直昏睡着,蓝雨陪了你两天两夜,我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就让他回去休息了。”
   飘飘没再说话,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的天空。
   蓝天望着飘飘说:“你们还都是学生,高三是人生的转接点,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先考上大学。再者,唉,不说了……我也知道,蓝雨应该很爱你,在你晕倒的这两天,他寸步不离地守护在你的病床前。他告诉我说伤你太深了,我觉得他是在惩罚自己。”
   飘飘勉强从床上起来说:“我要回家了,这两天父母肯定很着急,麻烦你对蓝雨说,只要他心里没有别的女孩,我会等他,不论多久都等他。再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想见到他,希望他能来。”说完便挣扎着要下床。
   “你怎么起来了?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呢,我已经打电话告诉你父母了。”蓝天扶住差点摔倒的飘飘。
   飘飘说:“我想回家,父母会着急的。”
   “行,那我送你。”蓝天扶着飘飘慢慢朝自己的车走去。
   “不用了,我自己坐车回去,你只要把我送到车站就行了。谢谢你的照顾!你能告诉我蓝雨离开我的真正原因吗?”
   “这个嘛,还是让蓝雨自己告诉你吧。”蓝天叹了一口长气说。
   飘飘看到蓝天很为难,就从书包里找来笔和笔记本写了一张纸条:“蓝雨,我会一直等你,请你不要离开我好吗?虽然等待很漫长,但我依然等你,等我们可以在一起的那一天。另:快到我生日了,希望你能来,那天别让我空等好吗?”写完,把纸条折叠成心形递给蓝天,“请您转给蓝雨好吗?”
   “好的,我送你回家吧。”
   到了车站,蓝天把飘飘送到客车上。
   “注意身体,到家了打电话。”蓝天把自己的手机号写给飘飘,望着越来越小的客车,他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才走向自己的车。
   “到家了,谢谢!”飘飘回家就给蓝天发来短信,过了好长时间蓝天才回复:“蓝雨晕倒了,我刚刚回去给他拿换洗的衣服。”
   飘飘有些慌了,想马上去陪蓝雨,结果腿脚却不听指挥。
   第二天,飘飘早早地来到学校,希望向班主任请假去医院看望蓝雨。还没见到班主任,就远远听到同学们在议论纷纷:“蓝雨病了,很严重,我们去看看他吧。不像有些人,自私、狠心,只考虑自己的感受。”还有追过蓝雨的女生在小声骂飘飘:“自私自利的女人!天下第一无情……”
   飘飘的好朋友雷燕实在看不下去了,就上前对那些乱说话的人说:“你们乱说什么?”说完便拉着飘飘离开了。
   “不必介意他们,那些鸡婆比准都八卦,我们去教室吧。”雷燕安慰飘飘说。
   到了教室,飘飘感到很委屈,就趴在课桌上哭起来。突然,她听到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叫她:“飘飘你怎么啦?身体还没恢复吗?”她抬起头看见蓝天正在关心地看着自己,不由地脸红了,赶紧接过他递过的纸巾擦掉脸上的泪水。
   蓝天看见飘飘如此的狼狈,那双布满泪痕的大眼睛让人看了心疼。就对飘飘说:“去洗洗脸吧,蓝雨在昏迷中一直念叨你呢,下课后我们一起去看看他。”说完就离开了。
   放学后,飘飘和雷燕坐蓝天老师的车去医院看望蓝雨。来到病房,周围非常寂静,蓝雨已经睡着了,手里却还攥着分手时被飘飘扔在脚下的那条心形小纸船。他的脸色很苍白,眉头紧锁,像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飘飘趴在蓝雨的旁边,泪如泉涌。
   几个人站了一会儿,蓝天示意到外面去说话。
   在医院的大楼前,蓝天老师告诉飘飘,在蓝雨向飘飘提出分手的时候,就已经查出了癌症,并且已经到了晚期。那是在一节体育课上,正在打篮球的蓝雨突然晕倒了,几名男同学手忙脚乱地把他送到医院检查之后获知病情严重。而那天,飘飘正好因为感冒没去上课。
   一年之后,已经是大一学生的飘飘,再一次来到与蓝雨初次相遇那棵桂花树下,一个人望着桂花树出神……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笔尖】牙刷(小说) 下一篇:【轻舞】是我错的太多——回家(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