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春秋】紫色记忆(小说)

【春秋】紫色记忆(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婼璃信步来到一棵开花的树下,迷离的目光漫无目的地四下张望。水洗了一样的阳光,在花隙间化成了琉璃,晃得婼璃眯起了眼睛。风摇一朵紫色花瓣从空中摇摇晃晃地往下飘浮坠落。婼璃的目光就随着飘浮的紫色的花瓣,一点点儿,一点点儿迟缓地挪动着。花瓣如一只只紫色的蝴蝶,飘飘浮浮地调皮地围着婼璃旋转着,婼璃不由得看着这花瓣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伸出玉一样洁白干净的手,花瓣如同看到一样,轻轻地匍匐在婼璃干净微凉的手心。这朵花瓣好轻,好柔软,一下子给了婼璃紫色无尽的思念。
   婼璃喜欢紫色,从小到大衣服都是紫色,不管是路易十四深紫色玫瑰的深紫,紫罗兰的柔和的中紫,鸢尾花的浅紫……每一种跟花有关的紫色婼璃都喜欢。当然还有熏衣草、紫薇、千屈菜、紫睡莲。当这些紫色花系大片大片开了的时候,婼璃都喜欢穿了和这些花对应的练功服,在花间翩翩起舞。婼璃从小喜欢芭蕾,这跟妈妈有关,妈妈在一所大学艺术系里是一个芭蕾导师。在妈妈的熏陶培养下婼璃从小就没离开过芭蕾,妈妈似乎不看好婼璃,很少夸奖过她,父亲倒是逢人就说婼璃就是一个紫色的花仙子。
   初中的时候婼璃就认识高牧了,高牧个子很高胳膊腿都很长,在众多的男生中好似一个典型的白马王子,婼璃现在想想是不是初中第一次见到高牧就喜欢他了。他们一直上的都是艺术学校,初中分班的时候婼璃就和高牧分到了一个班里,两个人还是双人舞的组合,一直是班里别人眼里的宠儿,几次学校比赛、区里比赛婼璃和高牧都拿过几次大奖,这让那些嫉妒他们的同学不得不很服气。孟非也是他们一起的学员,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三个人都没分开过,都是同个学校,同个班级。
   大学的时候,按照母亲的意思报考了母亲所在的学校,高牧、孟非也跟着考了过来。其实在这之前婼璃并没要求高牧和自己考一个学校,必定人各有志嘛!不想在懵懵懂懂什么也不懂的年纪,把彼此拴得那么死。倒是孟非一直在问婼璃大学什么理想?选择哪个学校?婼璃告诉了母亲对她的想法,没想到高牧和孟非都跟了过来。这也好,省得在陌生的环境一个熟悉的人都没有,婼璃常常庆幸,能和他们还在一起。
   母亲是一个要求很严的导师,婼璃跟不认识母亲似的,到了大学才发现母亲这么严厉的。婼璃还是如愿以偿地和高牧分到了一个组,他俩还是双人舞的组合,这让酷爱舞蹈的他们嘴里不说,心里还是感到了快乐!每天婼璃还是穿着不同紫色的练功服,如一只紫色的蝴蝶,在练功场旋转,旋转。高牧的眼神每天就那么如水一样的,从没离开过婼璃,温暖的大手松开了婼璃,旋转几圈后又牢牢地把婼璃的手抓紧。两个人如同一对飞翔的蝴蝶,时而翩飞,时而嘻戏,时而寻找,时而又紧紧地拥在一起。
   班里来了一个叫高美的女生打破了这一切的平静。当导师的母亲竟然调换了伴舞的组合,高牧成了高美的舞伴,孟非成了婼璃的舞伴,这让婼璃心里很不服气。每次和孟非跳舞的时候总是嫌弃孟非这里不对,那里不好!孟非倒是好脾气,每次都是微笑着挨着婼璃的数落,尽可能地改着。坐在一边观看高牧和高美和舞的时候婼璃都会嘟着嘴说:“长得也不高,还姓高,不美吧,叫美!”孟非则喜笑着凑过头来悄悄说:“婼璃,你吃醋了!”婼璃一巴掌打在孟非的脖颈上:“我叫你说,我吃醋!”孟非疼得呲着牙……“好好观摩!”母亲严厉地小声呵斥!
   “好消息!下个月参加一个国家级的比赛,我们学校只有一个双人舞的名额,学校研究了从我们中选,加油啊!”母亲把消息一宣布同学们都兴奋了,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呢,既能考证一下自己的实力,又是一个成名的机会,必定给自己以后工作能够打很好的基础。“我想参加,我想和高牧一个组。”婼璃忽然很大声地和母亲说:“我们如果能够联合,这次相信一定能够拿奖!”婼璃由于有点激动,脸涨得通红。高牧虽然没有说话,却悄悄地走到婼璃身后,悄悄地拉住了婼璃的手,婼璃感到了高牧的手心里全是汗水。
   “不行!你俩不能再组合,高牧还得跟高美组合,你还是和孟非吧!你和孟非如果超过高美和高牧,我们班级说不定能让你和孟非参加比赛。”“我为什么就不能和高牧和舞,我们从初中就在一起,我们已经很熟悉了,你才认识高牧多久,为什么就感觉我们在一起不合适。”婼璃分明能看到高美在窃笑,这让婼璃更生气。“舞蹈不能参杂太多的感情的东西,你以后也许就明白了,就这么定了,高美和高牧组合,你和孟非,如果不服气可以PK一下嘛!”妈妈的决定让婼璃没法接受,甩开一直都没说话、满手心都是汗水的高牧的手跑了出去,倒是孟非一步不落地追了出来。
   那天也有风,一棵叫不上名的树上开的花,风一吹也扑啦啦地飞了下来,跟自己练功服的颜色也真的很像!眼泪在婼璃眼里打转:“孟非,我妈妈为什么会这么对我,高牧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我们六年的组合难道真的不如刚到学校半年的高美吗?”婼璃终于趴在孟非的肩膀哭了起来。孟非也是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陪着婼璃,看着树上落下的紫色的花瓣把他们包围着。一朵,两朵,一会儿孟非就数乱了,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了,只知道婼璃的香味跟花瓣一样的香气一起迎面扑来,孟非闭上眼睛,深深地知足地使劲地吸了一口气,如醉了一般。
   婼璃第一次从学校跑回了家躲在屋子里不出来,母亲在客厅嚷嚷着:“回学校去!你太不懂事了吧,没组织没纪律。”婼璃则抱着电脑和一个叫江上人家的网友,说着自己的心事。是不是高牧不喜欢自己,要不为什么看着自己委屈不反抗。六年的时间难道没有一次比赛重要吗?说着说着竟然不由自主地落下泪来。江上人家没有说话,只是一支歌、一支歌曲地给婼璃发了过来。他发的大部分都是苏打绿的歌,这让一直没认真听过苏打绿的歌的婼璃安安静静地都听了一遍。平时怎么没这个感觉呢,一个小情歌唱得婼璃泪如雨下。
   就在高美和高牧要参加比赛那天,婼璃再一次鼓起了勇气跟母亲说:“让我在这里和高牧和舞一段行吗?”母亲这次没说话。音乐响起来了,高牧牵了婼璃的手,随着音乐在舞场驰骋,一次次把婼璃送出去,然后又把婼璃接了回来,婼璃划出一个个好看的紫色的弧线,真的如一只紫色的蝴蝶,在高牧的牵引下,以高牧为中心,欢快的旋转着,缠绕着。所有的学员都在欢呼着,太完美了,远远地高于高美和高牧的组合,孟非看到婼璃的母亲眼睛竟然湿润了,没等舞蹈跳完,就匆匆离开了排练场。
   高牧把婼璃高高地抛起后,婼璃如一朵花瓣一样轻飘飘地飘下,就在高牧伸开坚实的臂膀要接住婼璃的时候,脚底下一滑,高牧重重地跌在地下,婼璃也就重重地跌了下来,高牧翻身躺在地上把婼璃抱住,还好两个人都没受伤,婼璃一下子就醒了,明白了,他俩是不适合在一起了,用母亲的话说就是舞蹈不能参杂太多的感情问题。那次高美和高牧并没有获奖。大学之后高美走了,孟非也成了自由职业者,只有高牧留在了学校里当了助教,他说他喜欢舞蹈。
   每个星期婼璃都会穿着不同紫色的练功服,来学校帮着学生练功,偶然的时间里婼璃知道了,练舞之后高牧也喜欢苏打绿的歌,只是这一切好像都走了那么远……那么远……婼璃看一眼飘飘摇摇的落花,紫色的记忆是否还能回到从前。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笔尖】彩霞班主任(小小说) 下一篇:【月光】醉得值(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