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江南】二拾荒告状(小说)

【江南】二拾荒告状(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题记:世事皆因果善恶终有报
   二涩在拾荒的生涯当中,比三搓能早三个半月的时间。所以,在道上混的经验,二涩就比三搓多了那么许多,行动当中的权势,也就比三搓的大的老了去了。二涩和三搓,这回是在高宅区以外的平民区拾荒的途中,两个人相遇的。因为,高宅区内所居住的,大多是一些生活上都富得流油的暴发户和官宦人家。有专门的物业管理部门,实行二十四小时的封闭式管理。而且有门卫站岗。是绝对不能允许乞丐和拾荒人士入内的。其实,在此之前,他俩都有各自的拾荒领地。春天,一个暖洋洋的上午。偶尔不佝偻腰板的二涩和三搓在平民区外面,不远的马路上闲溜达的时候的不期而遇,于是,两人便不谋而合,商量着要:‘钻狗洞,入高宅,’探一探富贵人家生活的滋味和路子。想不到刚入高宅区内,就在第一个垃圾箱里,遇到一个九点九成新的沉甸甸的大金丝绒包裹。打开一看,是一个熟睡的婴儿。旁边的一个大信封上,放着一摞厚厚的百元大钞和金银珠宝。两人各自抢了一份揣进怀里,打开信封一看:‘未婚先孕,送银寄养。’“他妈的,婊子养的。”二涩随手把婴儿和信封使劲往垃圾箱里一扔,便双双钻出狗洞、躲出高宅富贵之区。直把一个艳嫩的婴儿的啼哭之声,扔在了高宅区的垃圾箱里的子时夜空。
   出了高宅区以后,二涩抛出一句混厚沙哑的痰音:“哈喽!”一辆墨绿色的高级宝马轿车停在了他俩的身旁。.二涩、三搓心想:今天运气真好的不能再好了,发了横财倒不必细说,在这个行人绝少的时刻,根本就没有的士还在营业,却意外遇上了一辆顺路的豪华宝马。轿车停下,二涩和三搓同时上前,有生第一次很耀武扬威地拉开车门:“师傅,去哪?”“冥馆!”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答道。上了轿车,两人几乎同时喊道:“这太好啦。师傅,这顿酒席算是我俩请的。我们俩正想着要到宾馆去潇洒一回呢。”轿车无声地在夜幕当中飞奔疾驰,二涩、三搓两人斜倚在轿车内柔软宽卓的座椅之上,忘形地议论着这钞票、这珠宝怎么一个花法。这时,高宅区的高楼,就像树木一样,成排成排的向后面倒去。一处处公交站点旁的路灯,散发着一股股瘮人的绿光。刚才还被金钱珠宝冲得头脑滚烫的二涩、三搓,这时却牙咔牙地蜷曲在柔软的车座沙发深处,两手紧抱着双肩在瑟瑟地发抖。二涩看了一眼比自己显得更加迈溻的三搓说道:“师傅,能不能把车里的空调再开大一点,车里真冷。那司机没有发话,轻轻旋转了一下车内的空调按键。“嗳!怎么更冷了?”二涩把声音又抬高了八度说,被三搓拽了一下手臂给止住道:“将就点吧,这比咱们大冬天睡草堆不是强多了吗。”“可也是。”二涩这样想着,使劲地往三搓的怀里偎了依偎。三搓把上一个轮回的善心拿出了一点来,用双手使劲地搂住二涩的双肩。这个时候,两个人心里那个美呀,都美的有点忘乎所以了,还没有睡觉就做起了一个五彩缤纷的美梦。也不知道过去了有多长时间,两个人从睡梦中惊醒以后,几乎是同时惊叫起来:“咦?高楼大厦都跑到哪儿去了,怎么全是密密匝匝的森林、树木?”路面也好像是软绵绵的,车子奔跑起来一点声音也没有。两个人的心里,顿时就好像被一团糙丝烂麻给塞得流满、堵得憋屈。而且,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深不可测的无底深渊,前面已无路可走。两人这一惊非同小可,
   急忙把身子抻得捹直。探着脖子向外观看。也就在这个时候,两个人手里共同搂着装有金银首饰和钞票的包裹,猛地被弹出了车窗之外:“师傅,赶快停车!”可话音刚落,一个喷射着两道绿色光柱的面孔转了过来。两个人一惊,整个身体就像刚打冰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一股猛烈的寒气从他俩脚底板正中的涌泉穴位,一直涌向头顶,把他倆一下子弹出了车窗之外,坠落到深谷的半空当中。可就在这时,两个人也没忘记猛挥舞着双手,拼命地乱划啦,狂搂着满天飞舞的珠宝、钞票。这时,夹杂在钞票当中的两根冰冷的锁链,几乎是同一时间,套在了亚涩和三搓两个人的脖颈之上,把他们俩个一直拖到了冥府的阎罗殿上。两人一看,瞬时被吓得屁滚尿流。并匍匐在地不住的磕头掂蒜求饶道:“大老爷饶命,我们两人刚得到了好事,马上就要转运。万求大老爷别把我们抓来,我们一定每日多多向你供奉香火。”“呔!大胆狂畜,行贿,竟敢行到阎罗府邸。岂不知道我们冥府,是最公正严明的,你以为行贿就能够行得通减轻罪恶吗?”“可我们小小年纪,而且刚得到好运气就被抓来,这难道公平吗?”“哼哼------”阎王冷声笑道“想不到你俩个小小年纪,正理不知,歪点子可不少。其实,你俩的实际年龄都应在百岁基线之上。就因为你们好吃懒做给减掉十年。偷鸡摸狗减掉十五年,图财害命减掉了三十五年。还有------------”说着,阎王不耐烦地把生死命簿朝二涩三搓面前一扔:“你们自己拿过去看吧!”
   二涩、三搓同时去抢,不想把生死命簿撕成了两半。两人急忙匍匐在地,把生死命簿相对在一起观看,只见上面密密匝匝记得全是过错,而没有一丁点的功劳。于是,便捶胸拍头嚎啕哭道:“天哪,要是咱们当初把小孩抱上,不仅有了过继儿子,还可以多享四十多年的清福哇。”想到这里,两人好像如梦初醒似的突然来了灵感:“我们不要金银财宝了,万求大老爷放我们回去,把孩子抱来把他抚养成人,以绪阳寿。”“晚啦。”只见阎王把手一挥:“你们看。”只见冥府的殿顶出现一个巨大的明亮洞镜:洞镜上一位布衣秀才,手拿着书本,怀里抱着婴儿。一边看书,一边走进一座低矮的小屋。“本来,你俩应是全尸,可弃婴孽重,罪不可赦。”说着,阎王朱笔一挥:“带下去五马分尸!”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月光】再见,夕颜花(小说) 下一篇:【笔尖】情殇(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