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笔尖】情殇(小说)

【笔尖】情殇(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他和她在同一间半公室工作。办公室宽敞、明亮、优雅。十多个办公桌排列有序。他们的桌子前后相望。除了工作上的事务对话,他们几乎很少谈话聊天。
   然而,她却深深地爱上了他。因为爱得深沉,在他面前她越发显得拘谨、矜持。她总担心自己的举止言谈在他面前显得不妥或惹他笑话。她从不多说一句话,多做一件事。一副小心翼翼,怯怯懦懦的样子。
   有时,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她常常不经意似地偷偷瞄上他几眼,再几眼。
   她知道他是某要职干部的公子,潇洒英俊、仪表高雅。
   她没有足够的资本让他爱她。确切地说在示爱方面她是个十足的赤贫者,先天底气不足。她没有高官厚禄的父母,没有达官显贵的亲朋,没有家藏万贯的资产令她财大气粗;她甚至连件像样的衣物首饰都没有。所有这些,她都可以忍受,使她伤心不已的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类的词汇也与她擦肩而过。为此,她不知诅咒过多少次上苍,哭过多少次鼻子。
   然而,她爱他,魂牵梦绕、心痴神迷。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她的爱,一一往情深,情有独钟。
   她是个心眼很细,自尊又很强的姑娘。她内心波涛汹涌,外表却波澜不惊。没有谁能够看出她内心的苦和乐,悲与愁。
   一个淫雨霏霏,秋风萧瑟的上午,淅淅沥沥的绵绵秋雨时疏时密。雨丝加杂着落叶苍凉扑面。她似乎感到她的心在发霉蚀变。她渴望阳光,渴望温暖,渴望他充满爱意的大手拂去她心中的阴霾。
   他来了,从机关大院(他的家在机关大院内)来了,他步履轻盈,从从容容地走来了。
   一把玲珑别致的伞如花般开放在了她的头顶。
   “没带伞?”他关切地说。
   一缕阳光瞬时照到心间。她使劲地点了点头,大胆地迎视他的目光。她的嘴唇哆嗦了一下,想说什么,可什么也没说出来。她似乎感到很委屈,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从多愁善感的眼眸里涌了出来。
   他们并肩漫步在大街上,大庭广众之下,俨然似一对情侣。为此,她激动得成夜成夜失眠。他是爱她的呀,她想;他一定望眼欲穿地在机关大院里的花墙边等她......幸福的泪水一次次沾湿了她的枕巾。
  
   挨到星期一上午,终于见到了他。他依然微笑,打招呼,和以往没什么两样。但,细心的她还是扑捉到他眼神里蓄满了幸福及外人难以觉察到的企盼和焦渴。
   整个上午,他都坐在办公桌前。他时而俯首在纸张上写写画画,时而仰头凝神窗外做沉思状,时而朝她莞尔一笑。他在写什么,情书吗?唉!现在的男孩子,怎么也像女孩子似的遮遮掩掩、欲说还羞呢?
   如坐针毯,度“秒”如年。她越发焦躁不安了。她甚至能听到自己“呯呯”的心跳声。她心神不宁地站起身,佯装外出,缓步到了他的背后。天啊!哪里是什么情书,满纸的“爱呀,宝贝,天使,想你......之类的痴迷情语。她捂住胸口歩,步履蹒跚地跨出了办公室。
   一种未曾有过的幸福感笼罩了她的全身,她微微闭上眼睛,眼前是花絮般的婚嫁场面,她似乎隐隐听到迎娶她的宛转悠扬的乐曲声。
   接下来是无尽的想思和绵绵愁意。虽然她们也能天天(除过星期天)见面,但那种难挨的思念与不安就像一片异常粗糙的巨大砂纸在她心头反复摩擦...... 路上、餐厅、办公室,眼前身后全是他的影子。她心慌意乱,魂不守舍,工作上已经出现了不少失误,领导也和她谈了几次,然而她却不能自拔,沉溺在苦恋的漩涡中。
   艳阳高照,暖意融融。一个星期天上午,她忧心重重地漫步在街头。她渴望能碰到他。果然他来了,从机关大院歩履轻快地走了出来,手里捧了束花,一束鲜艳夺目的玫瑰花,脸也像花儿一样鲜亮。
   “给你,我亲爱的同事。”他有些兴奋,又在花儿上猛亲一口,递给她。
   “谢谢......”她接过花,整个脸儿都侵浸在花丛中。
   等她抬起头望他,泪水已打湿了她的面颊。
   “你......怎么啦?”他有些惊讶。
   “没......”她背过身,擦掉泪水。
  
   终于有一天,他把自己和另一个女子的结婚请柬放在她桌子上时,她呆了,她像一个木偶似的呆在那,脸色苍白,浑身哆嗦。
   是啊,她一往情深,倾其所爱,她默默地把整个心,不,把整个世界都交给了他,他却把她当球踢了,踢得粉碎,七零八散!两行泪珠珍珠般的从脸上扑簌而下。这是她第一次在同事面前失控。
   “你又怎么啦?......”他惊骇万状,不解地望着她。
   “......”她竭力从椅子上站起来。她累极了,她很想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无拘无束、酣畅淋漓地大哭一场。
   她胸口疼痛难忍,似乎觉得有什么东西不断地往喉间涌动,再涌动。她终于压抑不住,“哇”地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她感到一阵目眩。
   “天啊,怎么啦?怎么啦?......”同事们纷纷围拢过来,惊诧不已。
   他慌忙去扶她。
   “别碰我!”她尖叫道。她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撑着桌子,对他怒目而视。
   他不知所措,呆在那儿。
   几个同事搀着她向医务室走去。
  
   他的婚礼如期举行。与之完婚的是机关里的某要职干部,年轻、漂亮。
   婚礼上,一同事跑过来消消对他耳语:“她已经奄奄一息了,在医院......”
   “啥病?”他问。
   “听说你送给她的那束玫瑰花,连枝带刺让她给吞了......”
   “啊!......”他拽着同事,一遛烟似的向医院跑去。
   ......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江南】二拾荒告状(小说) 下一篇:【杨柳】梦中人(微型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