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丁香】人生若只如初见(小说)

【丁香】人生若只如初见(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一、初见
   深秋的夜晚,斜月如钩。空气里,弥漫着阵阵寒意。
   深闺里,卓文君独坐窗前,寂寞不期而至。她轻抚琴弦,琴声如流水般的荡漾。然而,知音难求。这千般才情,竟然敌不过刻骨的寂寞。
   仰望天边的弦月,她痴痴地想:如果能有一个高山流水的知己,琴箫相和,诗词相酬,她情愿不要这荣华富贵,不要这锦衣玉食,不要这玉宇琼楼。
   忽然,客厅里传来美妙的琴声。这琴声,如裂帛,似泉声。情动处,风起,云落。如大鹏临风展翅,似凤凰引吭高歌。
   透过帘幕,卓文君看见了一个紫衫高冠的男子。她知道,这个男子名叫司马相如,是一个落魄的读书人。此刻,他正在全神弹琴,手指动处, 天籁之音缓缓流出。
   一阵秋风吹过,重重纱幔轻轻扬起,司马相如的眼前一亮,他看见了一个眉如远山,面若芙蓉的女子。她,如同墨画上的仙女,美得令人心醉!
   手指轻拨,司马相如轻启歌喉,弹唱了一曲《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皇。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就在一瞬间,卓文君竟然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司马相如。他,原来就是自己曾经在梦里千万次寻觅,苦苦等候的人。在她的生命里,司马相如如同一道闪电从天空中划过,留下令人眩晕的感觉。
   什么都不必说,什么都不要表白。那流水般的琴声已经诉说了他的真情。而这些,卓文君已经听懂!
   二、私奔
   爱情,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她是两颗心灵互相撞击产生的火花。后世的一个作家琼瑶说:“爱情一旦发生了,就不是年龄、身份、地位、道德……种种因素所能限制的。”
   是的,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相爱了。什么三从四德,什么善始善终,什么面子名声。全都见鬼去吧。
   几天后的一天夜里,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私奔了。
   一辆马车,几套衣服,两个相爱的人儿,一起奔向司马相如的老家——成都,只洒下一路的甜蜜,一路的温情!
   然而,生活不仅仅是爱情。生活永远离不开面包,离不开油盐酱醋。为了度日,他们不得不开了一间小酒店。
   自小锦衣玉食的卓文君淡装素抹,当垆沽洒。风流倜傥的司马相如忙里忙外,担任跑堂。一时之间,远近轰动,小酒店门庭若市,热闹非凡。
   日子无声流逝,恍如一滴水落入茫茫的大海。
   她们终于知道,什么是生活?什么是相濡以沫?什么是相敬如宾?其实,除了琴箫相和,除了挑灯夜读,辛勤劳作也是一种幸福,粗茶淡饭也是一种幸福!他们发现:穷,竟然也可以如此开心!
   三、情变
   汉武帝即位之后,有人把司马相如所写的《子虚赋》送给皇帝。于是司马相如来到了京师。
   接着,一篇《上林赋》轰动了整个京城。一篇《长门赋》感动了千万人。留守老家的卓文君心里是甜蜜的。她暗暗庆幸自己慧眼识英雄!在司马相如没有发迹之前就发现了他!
   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司马相如一去六年,杳无音讯。
   一天夜里,卓文君终于收到了司马相如的信。这封信很短,只有13 个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
   阅后,卓文君的心里一片灰暗。恍如一瓢冷水当头淋下!天啊,六年的苦盼,等来的竟然是一封绝情的信!
   是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都有了,为什么偏偏没有亿(意)?
   过去的点点滴滴,过去的柔情蜜意,过去的相敬如宾,一起涌上心头!卓文君终于深切地体会到“忽见陌上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的痛楚和无奈。
   她含着热泪,用颤抖的手握笔,写了一封回信:
   “一别之后,二地相悬,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君怨 。
   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依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如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急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司马相如看了回信,终于回心转意,派车把卓文君接到了长安。然而,卓文君的心里,这件事如同一枚大大的鱼刺哽在喉咙上。
   过了几年,司马相如又要纳妾了。纳的是一个年轻的茂陵女子。酒宴就设在家里。宴席上,卓文君挥笔作《白头吟》和《诀别书》:
   白头吟
   皑如山上雪,皓如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蹀躞御沟止,沟水东西流。
   凄凄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竹杆何袅袅,鱼儿何徙徙,男儿重义气,何用钱刀为?
   诀别书
   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
   锦水有鸳,汉宫有水,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司马相如毕竟还是一个有良心的人,他终于放弃纳妾。两人重归于好。
   四、伤逝
   十年后的一个深秋夜里,司马相如因病溘然长逝。卓文君回首前尘旧事,恍如南柯一梦。
   第二年深秋,霜降草枯,长空雁鸣,形影相吊,孑然一身的卓文君也走到了人生的终点。
   弥留之际,一生情事如在眼前:初见的心动,私奔的旖旎,卖酒的羞涩,数字诗、白头吟、诀别书……
   一切的一切,恍如就在昨天。
   卓文君微笑着,是的,她微笑着。
   这一生,她爱过,哭过,恨过。如今,她也要离开人世了。地下,他的爱人在等着她。
   恍惚中,那个紫衫高冠的司马相如向她缓步走来,一如当初。他,衣袂飘飘,脸上依旧是那种熟悉的坏坏的笑!是啊,人生若只如初见,真好!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丁香】 雪化的声音(小说) 下一篇:窗外的丁香花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