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窗外的丁香花

窗外的丁香花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窗外的丁香花 如果不是窗外的那丛丁香花树,雪儿早已仙逝了。
   雪儿第一次被送进医院的那天下午,北京难得下雪。她在家里突然感到剧烈的腹痛,好像是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造成的。救护车一路上一直‘哎呦’、‘哎呦’着,那些在路上爬行的蜗牛们,却谁也不屑让一下路。结果救护车到达医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忙乱之中,雪儿感到自己被推来推去的。最后她被安置在了即使是在深夜,也还是会有哀嚎不断冒出来的病房里。
   现在的医生很直接,告诉了雪儿,她得的是肠癌。到了这个病房,看着醒目的标语——我们和您一起努力战胜病魔!不用医生说,雪儿也明白,自己是得了不好的病。雪儿之所以那次挺过来了,是因为母亲当初坚持不让她减肥。医生也说,人胖一点经折腾,否则一生病就会扛不住了。于是,雪儿开始了痛苦的化疗历程。
   雪儿躺在病床上,看着略显灰白的房顶,静静地聆听着药水滴入身体的声音。连续三次的化疗,让她已经麻木了自己的心灵。反正是要把钱花尽了才能走;反正是要把痛苦受够了才能走,那就由它去吧。如若不是那天在痛苦中醒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母亲那一夜之间白了的头发,雪儿早就想结束这无益、痛苦的治疗,随性而为了。
   窗外不远处又传来工地的嘈杂声。雪儿知道,即使是在医院里,人们也不可能安静地度过每一天。雪儿的床挨着窗户。太阳直射进来本应是暖暖的,雪儿却从内心里感觉到了寒冷。
   忽然,一抹绿色窜入雪儿的眼角,雪儿诧异地转头望向窗外。只见一丛乱纷纷的叶子,俏皮地在窗外摇啊摇的,在向她打着招呼。雪儿略微欠起点儿身子,看清楚了那是一丛丁香树的树叶。
   雪儿记得,她第一次住进医院时,也是在这个病房;也是躺在这张床上。当她因为化疗感到不适、心情烦闷的望向窗外时。只见一堆乱纷纷的枯枝,顶着些许残雪,惹得她更加烦躁。以至于当她第二次化疗,住进了另一间病房时,她还在暗自庆幸:看不见枯枝萧条,会减轻自己的痛苦与无助。萧条稀落花无处,哀叹充盈鸟自知。窗外不时会有乌鸦的哀鸣声,挤进玻璃,顽强的敲击着耳鼓。都说要鼓起勇气;都说要抗争病魔,谁生病谁自己知道,那是多么难的事情。否则也不会有那样一句俗成用语——十个死去的癌症病人,九个是吓死的。
   雪儿想到此处,更努力地挣起身体,睁大了眼睛望向那丛丁香树。只见那一片片碧绿的叶子,尽情地起舞着。它们一会贴一下窗户,向雪儿做一个鬼脸;一会又转向工地方向,做着禁止的手势。雪儿不禁会心地微笑了一下。原来初次看见的枯萎萧条,也会有如此的婀娜妖娆。当初真是错怪它们了,生命真是如此奇妙。雪儿立刻放松了身体,静心感受着丁香树的信息。那沙沙作响的声音,轻揉着雪儿的心房,雪儿感觉心里舒坦了许多。曾经被拉长的时间,因为雪儿放松的心情被缩短了。这一次的化疗,很容易就扛过去了。就连雪儿的母亲都感到诧异,女儿那惨白的脸上,竟然有了些许的红润。
   雪儿休养了两天,今天就要出院了。她任由母亲在收拾着东西,自己走到了窗户旁边,仿佛是要跟丁香树告别。忽然,她诧异地睁大了眼睛,差点惊叫起来。那是谁?那是谁们呀?她惊愕地看到散开的绿色中,无数的淡紫正撅起四瓣小嘴,在向她微笑着。那是丁香花的花苞呀;那是多么温馨的微笑呀;那是多么绚丽的妖娆。丁香叶擎着花苞笑着,扑向窗户前的雪儿。那沙沙的声音里洋溢着生命的气息,散发出纯朴和永恒的力量。在这沙沙里,雪儿听到了大自然的呼唤。
   雪儿顿时感觉到,一股暖流自腹部缓慢升起,柔弱曲折地走遍全身,直至眼眶奔涌而出。她猛然转过身体,那一片晶莹在阳光下画着弧线,飘落如花,纷纷洒洒。正在床边收拾东西的母亲,诧异地看着女儿,那眼神分明是在询问着。雪儿大步走到床边,一下子把娇小的母亲拥抱在怀里,嘴里喃喃地说:“生命,妈妈,生命。”母亲顿时热泪盈眶,她不用看就知道,女儿说的那种来自天籁的柔情。
   第一次住院,做母亲的就已经感受到了女儿的烦恼。因为女儿无意间望向窗外的那一瞬间,整个人立刻暗淡了下去。仿佛就连被铁架拉起的输液瓶,也没有了落下液体的力气。母亲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就在女儿第二次住院化疗的时候。母亲跟医院申请,悄悄地换了个房间。这次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别的房间没有床位。母亲只好陪着女儿,又来到了这个病房,而且又是靠窗户的病床。母亲自己也不敢随意往窗外看,生怕母女连心,会带过去女儿的视线。这次女儿突然的平和,做母亲的还以为是她带来的【圣经】起了作用。
   今天早上,母亲扫视窗台上,是否还有遗忘的东西时,无意间瞥见了窗外,那一丛丛的碧绿和漂浮的淡紫。母亲知道,那是自己丢掉的、春天的信息。但是母亲没有告诉女儿,害怕因为春天来了,会让女儿更加伤感——她会觉得无法和五彩缤纷的世界作伴了。
   当女儿微微颤抖的臂膀,有力地抱住母亲的时候,母亲心里的冰融化了。母女两个在春天的阳光里;在身后丁香花的簇拥中;彼此温暖着,感受到了生命重启的美妙。
   两个月以后。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挽着一位发根黑了半截的中年妇女,轻快地走进了肿瘤医院。那是雪儿来医院做例行复查来了。
   院子里的丁香花树,已经变为一道绿色的风景。
  
   后注:雪儿自小多愁善感,是个喜欢把心情放在文字里抒发的人。那些五彩缤纷的丁香花,经常在她的诗句中荡漾。她却没有想到,丁香花还会给予她生命的动力。如今这个美女诗人,依旧在诗海里飘逸着,而且少了一些追求名利的俗气。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丁香】人生若只如初见(小说) 下一篇:阿峰的往事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