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水上烟花

水上烟花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记忆里的烟花是关于她的。
   在灯火辉煌的城市抱住她,看一场烟花的绽放。感恩、满足、珍惜。他在人潮中轻轻抚摸她的面颊,亲吻她向上弯起的眉毛。时光仿佛静止,凝固在那一刻。
   我爱你。他轻轻唤她的乳名。烟花在天空中绽放,如同一场美丽的幻觉。
   ——题记
   一
   他认识她是在十四岁的校园。她是他的初恋,唯一喜欢过的女孩。
   高中时每天晚上坚持送她回家。给她买她最喜欢的话梅。坐在老旧的单车上,他喜欢看她长发飞扬的样子。她笑起来的时候,两边的酒窝浅浅的凹进去,露出皓白的小虎牙。可是十七岁以后,他很少再见她笑。
   过完十七岁生日之后的第二个星期,她的父母就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她被判给了母亲。
   其实,这只是场游戏。她的父母很早就开始闹离婚了。在她十岁的时候开始分居。她的父亲在外面有了新的家庭,很少回家。她的母亲也开始憔悴,如同一株失去水分的玫瑰。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很僵,可是还是拖了整整七年。因为怕他年龄太小承受不了这个事实。因此她常常感到孤独,尽管富裕。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她会听到自己恍然无措的心跳声,那样清晰。那种声音一直缠绕了她四年。直到她遇到他以后,才渐渐消失。
   二
   高中未毕业她就独自南下了,没给他留下只言片语。
   那时候他在忙着高考,对于她的不辞而别第一次感到惊慌失措。如同丢失了通往天堂钥匙的爱丽丝。他在火车站茫茫人海中蹲下来哭了。临高考只有半个月,他喝醉了一次。他总觉得恍恍惚惚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还记得她眼里的泪水,就在那次晚自习的路上,在她的家门口。他转身即将离去的时候,她忽然拉住他的手,扳过他的脸,开始慌乱地亲吻他的唇。他轻轻的拥抱她抖动的身子,感觉到了某种未知的危机。
   “怎么了?”他握住她纤细而柔滑的手指。
   她挣脱了他紧握的手,开始后退。她说,没什么,我要回去了。可是在刚要进入铁门的刹那间她忽然又回头对对他说:“四月,如果有一天我们分手了,你会怎样,会心痛吗?”他冲过去捂住她的嘴唇。“雏菊,我们不会分手的,我们要一起上的大学,一起出来工作,结婚生子,我们怎能会分开呢,回去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好吗?”她终于进去了,可是眼里已充满了泪光。
   那一年,他没有考好,复读了一年。一年后,他去了北方的城市学习建筑。
   三
   生命是一场幻觉。
   大学生活里他最喜欢的一个作家是安妮宝贝。这个面容冷淡,文字隐晦的女子给了他最多的疼痛和破碎。可是依然无缘由的喜欢。
   他在书中搜寻她的影子:七月,安生,暖暖还有未央。他不清楚该怎样把那些支离破碎的感情拼凑起来。他只是思念,把自己的思想和记忆放逐到高中生活时期去,放逐到从前的从前,一直放逐到十四岁的那个夏天。他认识她的那一年,然后沉沦在记忆里。
   三年了,他不敢奢望她还记得他。
   街道上的音响店里放着《求佛》的那首歌,那声音反复唱着:
   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再见面。
   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愿意用几世换来你一世情缘,希望能感动上天。
   可是,能感动她吗?
   四
   暑假的一天终于接到他的电话,她说:四月,我要回来了,你到车站接我好吗?他的呼吸几乎停止。他说好
   看到她的时候,他的声音哽咽了,她瘦了好多。几年的漂泊生活使得她的脸沧桑而憔悴。他说,你回来了。她说,恩。所有的对话在那一刻间都显得多余。
   她静静地听她讲飘泊羁旅生活。心里已经开始充满怜惜和疼爱。可是,她说,四月,我有了男友。我们今年结婚。
   他的心沉下去了。
   7月的下旬,他见到她的男友。很结实,很高大的男人,让人感到安全。他的脸因很久不曾刮过而长满了胡子,像茁壮成长的小麦一样繁茂,像雨后拨节的春笋、细胞的分裂。
   她就要出嫁了,可是她的脸色苍白,那张不着任何粉饰的脸如同一张白纸。
   他已无心上学,在毕业的几天里他以酒为伴。有人说酒这东西能够使人暂时忘记一些事情。所以他想借酒忘掉所有。可是怎么也忘不掉。所以它只能醉,大醉。一任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经。
   在她大婚在即的那一天,他还是把她拉了出来,他控制不住自己。他说,无论如何,你不要对我付出的感情负责,我不能没有你啊。他几乎是哭泣着,恳求。她的眼睛里已溢满了浑浊的泪花。苍白的脸因泪水的覆盖而愈加憔悴。她说,可是,四月,我已经生病了,是癌症晚期,医生说我活不过今年。
   他把她搂在怀里说,不会的,你不会离开我的,我们要相守一辈子,即使不能一生一世,起码也要让我陪你走完人生最后的旅程。
   五
   她终于没有出嫁。
   结婚只是她的一个幌子,她要他死心才出此下策。可是最后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对他的爱。
   她的病情已加重。医生看到他的时候,已只剩下摇头和叹息。
   安妮宝贝写过的烟花就像火树银花,如此激情的景象也会瞬间成空。
   漫天的烟火美丽而短暂,绽放,然后消失,如同幻觉,而我们只是观望幻觉。他把她拥在怀里,紧紧地,害怕一松手就会消失。
   六
   他为她买话梅。像十四岁时一样喂她吃。她的笑容依然甜美而纯净,羞涩,只是显得牵强。他为她祈祷,他从未如此迷信过,希望她好起来。
   佛没有能保佑她。
   新年刚过她就走了,在他的怀抱里面安静得像个孩子,她的眼角还挂着眼泪,像晶莹的珠子,黯然而落。
   ……
   生命是一场幻觉,而我们只是无能为力的看客。爱情有时候像是易逝的烟火,抓不牢,也绑不住。所以,我们都是在观望幻觉。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阿峰的往事 下一篇:生命如花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