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半生缘

半生缘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天空上飘来一朵乌云,天气渐渐暗了下来。
   这时,听见有人在呼喊着,“箐芮!箐芮你在哪里?”从水底下浮上来的吴清江急急地喊着,四周烟雨蒙蒙笼罩着河面,吴清江在水里寻找着,听见远处水中有人在叫,“清江!清江救我,救……”话说了一半的周箐芮,接连喝好几口水,吴清江听见了妻子的呼救,循声往那边急急划了过去,水越来越深雨越下越大。
   吴清江惦记着妻子的安危,远远地喊着,“箐芮!箐芮你别怕有我呢,”说着不顾一切地往深水里走去,近一点再近一点,他的手触摸到了妻子的手,吴清江用尽力气把周箐芮托了起来,浮出水面的周箐芮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再回过头来看的时候,只看见了水面上露着头发的老公,她略带哭腔的大喊,“救命!救命啊快来人啊,清江你快放下我。”呼喊声惊动了村里的乡亲。纷纷赶来到了河边,看见有人落水了,水太深了没有人敢下去救他们,乡亲们急忙回家拿来了长竹竿,可是太远了又够不上。
   有人提议说:“快找绳子拴上石头往水里扔,只要她能够到绳子就能脱险。”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乡亲们找来了绳子往水里一次又一次地扔着,水里的哭喊声越来越大。“救命!救命啊,清江你快松手啊。”凄厉的哭喊声,惊飞了远处的鸭子和低飞的燕子,它们纷纷展开翅子呱呱地叫着、飞奔着,岸上的人们望着深水里的周箐芮举手无措!风雨中的河面上泛起了层层的水花,撞击着着周箐芮那颗无助的心。
   岸上的人们提着心的在叫喊着,“你快抓紧绳子先上来,我们再想办法救他,快点、快一点抓住啊!”
   这一次,扔过去的绳子离周箐芮近了,她吃力地伸着手往前抓着,求生的欲望让周箐芮猛的一扑,在水面上用手指头勾住了扔过来的绳子,她急忙回头伸手往水里摸去,大声喊着,“清江!清江快拉住我的手。”朦胧的河畔上看不见吴清江的踪迹,只有周箐芮揪心哭喊声在四周回荡着。
   救上岸后的周箐芮,惊吓过度瘫倒在地上,还没忘记用乞求的目光万分焦急地呜咽着,“求求你们!快一点救清江上来吧,清江、清江呜、呜呜呜……”
   岸上有人拨打了110,搜救人员到来后,按着乡亲们指定的位置在打捞着,哭喊声、搜救声和众人指点的喧哗声,让河坝上的氛围变得异常紧张,他们双眼都紧盯着水面,有人扶着瘫在地上的周箐芮在劝着,“你不要哭!他会没事的,他们很快就能把他救上来。”暗流夹着水花在河面上旋转起一个又一个的漩涡。
   第二天中午时,搜救人员在指定地点以外的远处,找到了漂移的吴清江,打捞上来的吴清江衣帽整齐,他笔直地站在水里的姿势没有变,双眼圆睁着抬着头望着天,手臂摆出了往上举托的姿势。
   吴清江被亲人们拉回了家,周箐芮看到的那一瞬间,嚎啕大哭着扑了过去,涕不成声的哭喊着,“清江!清江你不能丢下我们啊,你为什要救我,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死,你走了丢下我,要我怎么办啊,呜,呜呜呜……”悲伤过度的她晕倒在了地上。
   吴清江的母亲、父亲来了,他们悲痛地哭着,说:“我的孩子啊!你就这样一声不响地走了,你要我怎么过啊,我的老天爷啊!为什么不让我这当娘的,去替我的儿子呐,撇下我们老的老小的小,要怎么过啊。”哭着哭着,他们背过气去了!众人们赶紧过来帮忙,连呼带喊地给她掐住了人中,醒过来的老人悲痛欲绝,呼天喊地的哭声,有人过来劝着,“清江他妈!你节哀顺变吧,他走了不管你们了,你要保重身体啊!咱还得看着孩子慢慢长,这件事谁都不想发生啊,你怎么办呢,哎!”看着哭的死去活来的一家人,众乡亲们在劝着,无不纷纷的落泪和惋惜!亲人们怕老人家伤心过度哭坏了身体,赶快架着老人离开了儿子的家里。
   原来,那一天吃过早饭后,周箐芮听见预报有雷阵雨,就商议老公,说:“清江!电视广播说有雨,要不咱不去赶集了?”吴清江边往车里装着货物,边说:“去!雷阵雨还不知道在哪里下,这几天正是销货旺季,家里农活不多闲着咱耽误不起,孩子慢慢大了,咱要多赚点钱存上,再苦咱不能苦了孩子呀!”
   吴清江启动了三轮车,载着她的妻子和满满一车货物出发了,走到半道上的时候,忽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周箐芮看了看天,说:“清江!要不咱等会再走吧!这天气马上要下雨了。”吴清江嘴里说着,“没事!咱还是快一点赶路吧,兴许这片黑云一会就散了。”说话的功夫大雨已经倾泻而下,车子在泥泞的道路上行驶着,很快他们来到了一座河坝上,这个河坝上面的大桥两边没有栏杆,蓄满了水的这边,水漫上了桥面,另一边则是没有水的的百米深涧。
   恰巧对面来了辆车,由于路面太窄,在错车时车轮子不小心滑进了水里,整个车子像失控的铁鸟,一下子坠入河底,猝不及防之中他们把车门打开了,在车子坠入水底时,由于车上的货物太重,货车的车头翘了起来,他们在水里摸索着,水下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见,他们急忙手拉着手往上面浮去,不知是昏迷还是水流太急,她们在水里失散了,等听见对方呼叫声时,已经不知喝了多少次水了,爱情的力量就是这样的神奇!在不会游泳的情况下,他居然!
   吴清江夫妻俩的感情,一直互敬互爱如胶似漆,无论在家或出门做生意,都是双宿双归的,就连吃饭老公不在家里时,她是不会动筷子的,夫唱妇随的生活一路留下了他们幸福的脚印,周箐芮是个开朗豁达的女人,每次和村子里婶子大娘聊天,远远地就听见她那银铃般的笑声,周围的邻居也被她的笑声感染着,平时见了面都很喜欢和她聊上几句,谁曾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或许走后的他,怕妻子伤心难过,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里,只要兄弟姐妹提起这件事情来,身上的汗毛立刻都竖了起来,浑身一阵阵地打着冷战,嘴唇哆嗦得说不出话来!
   一连几年,再也听不到她的欢声笑语了,郁郁寡欢的周箐芮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整日里以泪洗面,就连下雨走在路上,她也会感觉到以前发生的事情,时时重现在脑海里像慢镜头一样在回放。
   后来,村里人怕她过分悲伤,给她介绍了一个外乡人,他叫涂安青,也算是为了这个家找了一个顶梁柱,虽然她想暂时忘记一切重新来过,周箐芮却走不出前夫的影子,那份爱已经根深蒂固地驻扎在了她的心里。
   谁知好景不长,刚过了几个月的太平日子,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涂安青被呼啸而来的警车给带走了,后来得知涂安青是个诈骗惯犯,躲藏了数十载,他竟然一直瞒着周箐芮!
   一连串的精神打击,憔悴的周箐芮病倒了,有点自卑的她感觉无法再出门了。
   清晨的太阳刚刚升起,院子里叽叽喳喳地发出了尖厉的叫声,不明事因的周箐芮急忙来到院子,看到盘旋在空中的两只老麻雀,在院子里躁动不安的麻雀,发出了阵阵哀鸣,循着它们盘旋的位置往地下看时,屋檐下的地面上静静地躺着一只小麻雀。
   周箐芮顿然醒悟!动物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人类!孩子是父母的希望,这些年来,自己一直沉沦在痛苦的回忆之中,忽略了自己的孩子,更忽视了孝敬公婆,不由得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承担起这个义务和责任,逝去的无法挽留,活着的要加倍珍惜。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生命如花 下一篇:【晓荷 爱】古巷深幽(征文 .微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