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春秋】我知她牵挂着你(小说)

【春秋】我知她牵挂着你(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在我的心里,深深地藏着一个姑娘的影子,那就是我的初恋,小婉。
   小婉是个非常好的姑娘,谁要是娶她做媳妇,一定很有福气。但是,也许,当时正因为她很出色,所以我才感到有点自残形秽。
   更怕万一遭到她的拒绝而被别人耻笑,说不定因此而和她一般的友情也会断绝。
   况且我们当时都在农村,前途渺茫,所以我一直不敢向她表白自己对她的感情。
   后来我们就各奔前程了。
   再后来我谈了几个朋友,都没有真正爱过,眼见着自己年过而立,就草草的结了婚,她就这样悄悄的从我的记忆中淡去。
   有一次在路上,碰到中学时的同学阿明,我们分别后一直没有见过面,这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谈着谈着就讲到了以前的同学。讲到她时,他忽然神情黯淡地问我,你知道她的事吗?她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了,她是拖到三十多岁才结的婚,婚后和丈夫感情不和,也没有孩子,大概是忧郁成疾,后来就得了乳癌,手术后复发,现在已经转移到脑子里影响了视力,已经看不清东西了。唉,人的一生实在是说不清的,当初那么漂亮那么可爱得像个小姑娘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
   听了这话,我只觉得耳朵嗡的一声,脑子里一片空白,许久,多年前的往事,还有她那青春美丽的身影才在我的眼前慢慢变得清晰起来。万万没有想到,和她一别近20年,当我们走过青春,终于能够坦然相见时,她已这般境况。
   我不由悲从中来,不顾一切拉着阿明往她住的医院飞跑,一路上,阿明告诉我要有思想准备,因为她已经瘦得脱了形。
   当我看见小婉时,还是不由一惊,我简直认不出她了,眼前的小婉形容枯槁,完全没有了当初的模样,她的身体斜靠在病床上,胳膊上扎着吊针,床边坐着一个神情淡漠的男人,想必就是她的丈夫。小婉的大眼睛无神地盯着前方,除了有一丝呼吸,几乎像一尊雕塑。
   我们走进病房,阿明轻轻地呼唤小婉说:“小婉,你猜是谁来看你了?”
   小婉的眼睛立即转向我们这里,竟毫不犹豫的叫出了我的名字:“杨晓!”
   我赶紧把在医院大门口买了一大束鲜花捧到她的面前说:“小婉,这是你最喜欢的花。”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花这个钱干什么?我已经看不见了。”在她笑的瞬间我才找到她从前活泼可爱的影子。我的眼泪差一点就流下来了,小婉啊,你看不见东西,为什么却能辨认出我来?
   我的眼泪已经流下了,我知道,这一面很可能就是永诀。这时我才知道,其实我的心里一直没有淡忘小婉,并且一直在爱着小婉。
   原来那么多年我没有真正爱过,即使结了婚也没有体验过爱,就是因为小婉在我的心里占据着一个不可替代的位置啊,多少话一起涌上心头,我真想对小婉说出憋在心里20年的话,但是旁边那个男人的存在阻止了我。我怕再坐下去可能会失态,就起身和小婉握手告别。
  
   当我的手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握住小婉那冰凉而枯瘦的手时,小婉那曾经美丽的大眼睛里流出了大滴大滴的泪珠!
   我走了,头也不敢回。
   走出医院大门,阿明忽然大骂我:你没有用,窝囊废!其实我们旁观者最清楚,小婉一直喜欢你,她拖到很晚才结婚,也一直在等着你!可是你老早就把她忘记了!现在她已经病成这个样子了,你还不肯对她讲一句好听的话,真没有良心!
   我震惊了。是的,小婉爱我,就像我爱小婉,而且她爱的比我更深更坚定。如果不是我在她的心里深深的扎根,她不可能在眼睛几近失明时还能一眼就辨认出我。
   可是她的丈夫在旁边,我能说什么呢?我嚅嗫地说。
   阿明愤怒了:“丈夫在又怎么样?人都要死了,你就是第三者插足又能插到哪里去?啊?!换了我,我抱住她又怎么样?只要她高兴!你,你会后悔的。”
   阿明说对了,从此以后,我陷入了深深的后悔中。我后悔从来没有向我一生中唯一喜欢的姑娘,表白我对她的感情,后悔没有让她在我的拥抱中离去!我恨自己太懦弱,顾虑这个顾虑那个,却从来没有考虑过怎样让自己心爱的人快乐!
   是的,假如当初我敢于向她表白,那么她一定会成为我的妻,假如她是我的妻,那么我们一定会很幸福,假如我们幸福,她也一定不会抑郁成疾,然而再怎么假如,一切都已经不可能成为事实了。
   希望奇迹出现,她能好起来。一定的!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笔尖】写诗的风波(小说) 下一篇:【丁香】梦断瓜洲古渡头(散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