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老李

老李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当妈妈获得五一劳动奖章的消息像风儿生了翅膀一样传遍大街小巷时,他却依然领着一帮朋友在“醉人生”KTV海吃海喝。
   “大家尽管吃,尽情喝,老规矩,只要哥几个高兴,我免单。”
   他衣着华丽,一掷千金。
   “知道这是你家老子的地盘,哥几个就不客气了。”嘈杂的音乐里,他豪爽地笑着。
   “李哥,这次的小费好像少了很多,你要知道我帮你打掩护也是很辛苦的……”穿着服务生衣服的小姑娘从他手里接过小费似乎有些不乐意。
   “唉,你放心,下回我给你补上。”现在的他完全没有了刚才太子一般的豪气,甚至有点唯唯诺诺。
   “唉,没那命你冒充什么太子爷呀?”小姑娘转身嘀咕着,一脸鄙夷。
   “这个拜金的都市,总要靠手段,适应每刻的变化……”刺耳的手机铃声不厌其烦地响着。
   “喂,有什么事啊?”他站直了身子,有些威严地说。
   “老公,催债的堵家门口了,你回来一趟吧?”
   “我忙着呢,你把他们打发走。”
   “上次买菜遇到妈,她说有事给她打电话,要不……”女人近似哀求。
   “别给我提那个女人,要不是她到我们单位掏粪池,我怎么会被同事耻笑,害我至今翻不了身!”
   “可我听说妈拿了……”
   “说了别再提那个女人,否则别怪我翻脸”,他恨恨地挂了电话。
   “李哥,你说你守着你爸这么大的产业还在咱那破单位窝着干啥?”
   “我可不想一身铜臭,一天上上班,轻松自在。”
   “就是,我们李哥向来潇洒。”
   “李哥,听说你要升官了,是不是你老子花钱活动了?”
   “哪有?咱能干那事?我可一直淡泊名利,哪能走关系啊!”他推杯换盏中更醉了。
   第二天,他在一阵头痛欲裂中醒来。
   “妈给帮着把债还了,你就不能放下心结,活得真实点吗?”女人递来一杯热茶,试探着说。
   “她就知道天天掏粪,弄得自己臭哄哄,弄得我没脸见人,还不如一个虚假的老爹给我长面子。”
   “那是她的工作啊,她一天省吃俭用也不容易。”
   “你再说就给我出去”他声音陡增。女人叹口气,走出了房门。
   “李哥,恭喜哦。终于让你给熬出来了。”
   “李科长,以后还请多关照。”
   “老李,局长找你,有好事。”他一踏进局里,就被眼前的热情给吓到了,整整西装,他春风满面地进了局长室。
   “老李,经局里决定,你被任命为环境科科长,恭喜啊……”一阵寒暄。
   临走,局长好像突然想起来了,说道:“回家记得代我问候你母亲,她真了不起。”
   “哦,好的”,他答应着,却更加迷糊了。
   终于到了午饭时间,“今天可得好好庆祝一下。”他满面春风地走出办公楼。
   “李科长,你们家这下可是双喜临门,今天可要热闹了。”
   “什么双喜呀,我咋不知道?”他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大街小巷可都贴满你母亲的事迹,你还玩低调啊。”
   “呵呵”,他打着哈哈,加快了脚步。
   站在宣传牌面前,看着上面熟悉而又陌生的照片,他的思绪回到了五年前。那是他到单位第二年,办公室的空调开足了马力也不足以抵挡外面烤人的燥热。一年来兢兢业业的工作得到了领导的重视,他正信心满满地拼搏着。可他想不到很快这一切将会改变。午饭时间到了,大家陆陆续续走出了办公楼,一股难闻的气息充斥着整个大厅,他心里一紧,可千万别是她呀。可当那个熟悉的身影闯入眼帘,他仅有的一点侥幸破碎了。
   “孝儿,我带了你最喜欢的手抓,在那边放着,自己去拿,我这里马上就掏完了。”母亲的话远远追来,他避无可避。顿时,他感觉很多人都在看他笑话,那目光就像粪池里刺鼻的气味,无孔不入,他逃也似地溜了。后来,他发现同事或有或无地关系远了,领导的重视也不翼而飞。直到后来,单亲的他给自己编造了一个富老爹,动不动请大家到“醉人间”玩耍才勉强扳回一局。可那点工资还真不够他摆阔的,家里的经济危机持续了好久,不想是她给解决的,工作也停滞不前好多年,却也托了她的福。难道我真的错了?他开始反思。
   想想刚搬家上来那阵,家里分到的地不多,兄妹几个差点得辍学,是妈妈四处找活干,也不知道她走了多少路,才被村上一位好心的伯伯介绍当了环卫工人。当时的小城树刚种上且不多,小城的人并不是很讲卫生,好些个敢背对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就撒尿的。风来时,塑料袋子满天飞,甚至风大了就自然会有一场石子雨。这恼人的环境,让我们很想老家的山清水秀。可就算这工作多么不受人待见,母亲很开心,记得当时她说真得谢谢人家,这下我也有活干了,我娃又有书读了。当时我们这些孩子也是欢呼雀跃。后来,家里伙食改善了,偶尔也能从母亲手里接过一两个颗糖,我们兄妹几个是那么地满足,那么地幸福。好像就是上了高中以后,自己开始留意母亲工作服上的点点污渍,开始讨厌母亲刚回来时身上的臭水沟、烂茅厕味。记得那次伙着几个同学去吃饭,远远的那个身影让自己刻骨铭心。那时我只是看到了母亲的背影,她站在一个下水道口,手里紧握一根长长的棍子。一下一下,她吃力地压下身子,又吃力地站直身子。“要不要去帮忙?”他犹豫了一下赶紧快步进了饭店,“还好妈妈没看见”,他长吁一口气。“大伢子,你妈就在这不远干活呢,记得等会找她。前两天她还念叨着这周生活费给你拿少了呢。”一进门,就碰上妈妈的一个同事。“嗯,马叔。”后来他硬是没去,饿了一天肚子,晚上自习前看到母亲匆匆赶来,身上是没来得及换的工作服。“妈,你赶紧回,别让同学看见笑话我。”他催促着气还没喘匀的母亲。看看自己身上黑黑的工作服,“这就走。”母亲唯唯诺诺地转身。自那以后,母亲再没有出现在自己学校。母子俩相安无事,直到单位那次突发状。母亲一直包片的是离自己单位最远的老城区,可那天正好工友小孩生病,母亲给帮着值班。或许真该回家看看她了。
   当老李拖着沉重的步子挪到大门口时,他看到了一个自己最想不到的人——马老板,“醉人生”KTV的真正老板。
   正疑惑间,妻子从堂屋端着一盘菜出来了,“马叔,这两年我家老李那点小聪明,多亏了你没揭穿。唉,就是不知道他那犟脾气什么时候才能转过弯来。可真苦了我们妈了。”
   “好了,咱不说这个,准备开饭了。”
   “大姐,我才得谢谢你呢,那年我刚来这小城就被偷得一干二净,若不是你把身上全部的一千多工资全掏给了我这个完全陌生的外地人,我连回家的路费都难有,还谈什么做生意,谈什么成功呀?”马老板双手接过母亲手里的饭碗,动情地说……
   原来如此,亏自己一直以为自己装得天衣无缝,原来一切都是……老李眼睛湿润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校园里的故事 下一篇:一个女人有关尊严的梦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