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一个女人有关尊严的梦

一个女人有关尊严的梦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在群山环绕的小山村里,有一间破旧的瓦房,此刻院子里的人一个比一个着急:一个老婆婆对着房门,双手合十,嘴里念着:“菩萨保佑,一定给我生个大胖孙子……”
   一个壮年男子搓着手,在老人身后来回走着,时不时地朝房门张望一眼,两个女孩子在地上玩泥土,旁边炉子上飘来鸡汤的香味。
   “爸爸,我要喝,”
   “乖,等妈妈生下弟弟,给妈妈喝。”男子少有的温柔。
   这时,门开了,产婆喜滋滋地出来了,“恭喜你们,母女平安。”
   “什么,不是男娃吗?”老婆婆与男子异口同声。
   “是个漂亮的千金。”
   “又是个赔钱货!真是不该娶这扫把星。”老婆婆一甩手走出了院子。
   “爸爸,可以喝汤吗?”小女孩不合时宜地吵着。
   “喝什么喝!”男子一脚踢翻了炉子,鸡汤流了一地。
   “二丫,我们去看妹妹,别哭。”大点的女孩牵起已经吓哭的妹妹的手,一脸的成熟与坚毅。
   一盏电灯泡悬挂在屋子正中央,无力地发出昏暗的光。姐妹俩走到了炕边,“妈妈,你生病了吗?”二丫拽了拽女人的被角,天真地问。
   “没事,妈妈只是有些累。”蜷缩着身子躺在炕上的女人,极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疲惫。
   “妈妈,我想看看妹妹。”大丫吃力地抱起二丫放上炕头,自己随后也爬上去了。
   两个丫头围着小小的女孩叽叽喳喳,女人悄悄背过身,眼泪静静地流着。门外的一幕,从知道是个丫头时,她早已料到。可女儿的出生如此不受待见,她很伤心,也很内疚。她很清楚:自家男人——这个小村庄唯一没有外出的汉子要离开了。或许就像柱子他们一样,刚开始每月寄点钱回来,后来汇款时隔越来越长,再后来人都杳无音信。
   第二天,刚生完孩子的女人早早地醒了,看着对面打开的柜门,半夜的一幕在她脑海里重演:邻家的狗“汪汪”叫了两声,“叫什么叫?小心老子煮了你。”一个声音怒斥着。
   自家男人回来了,一直没合眼的她,心里升起一丝希望。尽管她自己也觉得这希望几乎不可能,依然忍不住怀着一份侥幸。
   “啪”简陋的房门被一脚揣开,她感到裸露在外的肩膀处袭来阵阵凉风,本想紧紧被子,可她一声没吭,继续假装睡着了。
   男人走到炕边,一拳捣来,“你这扫把星,害一家子空欢喜一场,害我出去抬不起头。”拳头在炕边落下,带着一阵风,女人依然合眼假装睡着了。
   她闻到了一股重重的酒气,听见了男人翻箱倒柜的一阵淅淅簌簌。
   “走吧,走吧。我生的女儿,我自己养。我一定要活出个样。”这个在婆婆与丈夫的嫌弃中小心翼翼生活的女人,这一刻心里一片清明。
   女人开始梳洗了,不同的是她翻出了结婚那天的镜子,放在水里使劲地擦洗,终于镜子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洁净明亮。
   女人看着镜子里那个头发凌乱、面色腊黄的自己,她有些吓到了。已经记不起上次照镜子是什么时候了,自从生了大丫头,她就成了他们眼里的扫把星,也是那次他们大吵一架,镜子上被失落的丈夫一把抄起,狠狠砸下,就这样,一对喜庆的镜子,一个成了垃圾堆上的碎渣,一个伤痕累累,心形的镜面上多了两道刺眼的疤,但她把有疤的镜子悄悄收了起来。
   她细细地梳着凌乱的发,她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镜子里的女人似乎漂亮了不少。翻出自己最中意的一身衣服,她想今天得好好洗洗衣服了。
   孩子们相继起床,她没有像往常那样忙活在黑黑的灶台,顾不上管孩子,呵斥大丫带妹妹出去玩,别捣乱。
   她笑盈盈地把女儿揽在怀里,给她们梳起可爱的小辫。然后她带女儿去门外水龙头下洗了脸,明天赶集,妈妈给你们买点宝宝霜,“妈妈,我要一个粉色的发卡。”二丫趁着妈妈高兴,赶紧提出了要求。
   “好,妈妈以后一定把你们收拾得漂漂亮亮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三个丫头相继上学。
   可男人寄回的生活费越来越少。
   女人每天天没亮就已经起床上山砍柴了,砍上一堆柴,捆成一捆又一捆的,绕着村子的小路,扯着嗓子叫卖。有时卖到很晚,卖的钱却不多,甚至有时还会遇到一群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
   但孩子们每天放学回家来,都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虽然每天都是野菜 ,但是她们都吃得很开心,吃完饭后,就一起去做功课,这样的生活过了好久。
   孩子们没有买过几件新衣服,可女人手巧,她把亲戚家接济来的衣服改小,再绣上水灵的花朵、美丽的蝴蝶,三个丫头把翻新的旧衣服也穿得喜滋滋的。她还会仿着城里孩子的穿着给三个丫头缝制漂亮的裙子,三个丫头每天都收拾得利利索索、漂漂亮亮。穷困的日子在女人的经营下越来越亮堂。
   直到两个姐姐纷纷高考失利,“扫把星”的谣言再次传得沸沸扬扬。
   “那么优秀的娃娃,平时都数一数二,居然都没考上,可见这扫把星命硬,把娃娃给克的。”
   三个丫头常常躲在没人的地方痛哭,哭自己命苦的妈妈。可每次妈妈总会说“没事,天塌下来,妈顶着”。
   大丫懂事在小县城裁缝店当学徒,二丫在女人的坚持下学了幼师。两个丫头都争气,女人的日子也越来越好。
   可扫把星的谣言还是时不时地响起。
   直到那天,三丫拿着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高兴地跑回家,急切地告诉妈妈:“妈妈,我考上北大了!妈妈……”那一刻,这个坚强的母亲哭了,自三丫生下来后她第一次哭了,哭得那么撕心裂肺……
   那天,三个丫头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岁月的长流沉淀了时间的泥沙,从放弃生个男孩的梦想起,女人辛勤持家的身影就这样一点点铺就了三个丫头的求学、成才之梦,也圆了一个母亲有关尊严的梦。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老李 下一篇:【墨海】拥抱生活(微型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