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晨梦

晨梦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中是在公司的年会上认识信的。
   中是部门经理,很多同事围着他。谈论着公司的事,中很喜欢这种感觉。关于公司的发展,他很有发言权。不过今天他不想谈工作。他端着酒坐到安静的地方,打量着会场的人。大家积极参与游戏环节,可有一个人例外。中注意她好久了。从头到尾她没有参加一个环节,中间有男士去跟她搭讪,她冷漠地拒绝了。依旧一个人站在那里,斜倚着墙,脸上似笑非笑,不羁又落寞。中向她走去,中讶异了。她不仅穿着随意,而且素面朝天。中看着她的帆布鞋问:“你不喜欢?”信笑了一下,没有答话。中继续问道:“你有什么看法?关于这个年会。”信摇摇头,“没有,我没有看法。”中晃晃手里的酒,“没有看法就是最大的看法。”中记得她——去年新来的办公室文员。她与公司同事的关系不太好,中私底下听过关于她的传言。
   第二次见到信是她递交辞呈的时候。中把辞呈放在一边问她:“薪水不够?”
   “不是。”
   “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我累了,散散心。”
   “你休息三天再来吧。”信打车回家,从超市带回三天的粮食。将自己锁在房间里,拉上所有的窗帘,不让一丝光透进来。这样,一切就可以回到恺离开前的样子了。三天后他会回来。信抚摸着她和恺的合照,两个人幸福地笑着,永恒定格的瞬间他们是相爱的,深爱着彼此。现在她依然深爱着他,只是这已经是她一个人的事情了。警察叫她去警局的时候,她只听见她的世界碎裂的声音,胸口传来的痛感让她几近昏厥。信躲在房间回忆他们的一切。
   中开车到信住的公寓楼下,作为公司主管他很容易获得员工信息。直接拜访太唐突了,中打电话给她,沙哑而疲倦的声音,“喂,什么事?”
   “是我,中。你还好吗?”
   “还活着。”
   “我在你家楼下。”信挂断电话,打开窗户看着他。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看着。中看了短信,发送者是信。她让他上去。
   门是开着的,中直接走了进去。昏暗的房间让他不适应,“打开窗户吧。”信坐在地上,面前放着她和恺的合照。中拿起照片看了看说:“你男朋友?”信淡淡地说:“他死了。”她又补上一句,“和别人一起。”
   “对不起。”然后是无限的沉默。中觉得他不应该来的,可是不知为什么信的脸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然后,他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信的家里。信拿出一瓶酒放在中面前,“陪我喝酒。”中注视着她。信自顾自地说,“上个星期我们分手,前天他跟别人死在山里。死的时候他们还牵着手。”“我算什么?我什么也不是。”信不停地说,不停地哭。“可是我不恨他。”泪水肆无忌惮地在脸上流泻。“信,他已经死了。你们的爱情结束了。”中抓住她的手,“他也许是爱你的,可是陪他下地狱的不是你。”信抱着中,“中,你也这样爱过一个人吗?”中看着她满是泪水的眼睛,吻了下去。“没有,可是现在有了。”信任他的气息包裹住她的,唇齿间散发出酒的味道。信闭上了眼睛。
   醒来的时候中不见了。信有点头晕,昨天喝多了。“中?”她呼唤着,“中!”中抱着她,“我在。”“你不要离开我,我已经失去恺了。”“不会。”信不爱中,虽然他们在同一个公司上班,除了工作上的事信从没有与中接触过。可是恺不在了,永远不在了。他带着别人去了另一个世界。信害怕一个人生活,这样大一个城市,除了恺,她没有亲近的朋友。在她的生活里除了工作,恺是她的全部。可是现在支撑她世界的柱子断了。她还要生活,她怕孤独,怕一个人穿行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她不参加聚会,因为她没有朋友。她就是这样一个人茕茕独行,外界的喧嚣仿佛与她无关。她害怕可是她不会试图融入其中,这其中的界线,她很清楚。
   在公司他们依然像往常一样,只是空闲时间中都会去信那里。这些日子信的笑容多了起来,她就快从恺的阴影中走出来了。信心情好的时候会给中做饭。吃饭的时候他们也会谈论一些事情。信总会问他:“如果你没结婚你会娶我吗?”中说:“不会。我会爱上你,但不会娶你。”信笑笑:“为什么?”“你适合恋爱,但你不适合生活。”然后各自吃饭,以沉默来结束对话。
   一周后信离开了公司,辞呈放在中的办公桌上。中想起年会上那张寂寞又决绝的脸,她会走,但中没想到是现在。
   打开邮箱,信发来一封邮件。邮件的标题是,再见我的朋友。离开前信想了很多,对于她和中的关系她需要确定,模糊不清的暧昧让她觉得危险。若即若离的态度,太多的不确定性。中给不了她想要的答案。“我需要冷静。”她说。在火车上她关掉了手机,至少有个借口安慰自己。她知道中已经回家了。
   她不爱中,她只需要一份安定。中陪她的日子她也觉得人是空的,中不会一直陪着她。一想到中的妻子,她会感到羞愧。她累了,她只想离开。从城市到山村,山村不像城市那么浮躁。她喜欢这种安静的环境。
   信离开一个月了。中开始很想念她,这种想念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淡。他开始就没认真,只是觉得信这样的女子很特别,哪里特别,他也说不上来。可能是见惯了穿戴时尚,妆容精致的女人,才会觉得信身上有种野性。和都市格格不入的行为。所以她注定孤独,因为这样的人少之又少。
   在灯红酒绿的大都市,谁愿意落后于时代的潮流?好在,她离开了。
   中把精力投注于工作和家庭,信淡出了他的脑海。某一天,中突然发现他甚至记不起信的脸了。
   什么都没发生过。一切都是空白。
   就像一场晨梦,刚刚起床。不记得梦的内容,只知道吃完早饭要去上班。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 下一篇:【围炉】落地无声(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