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围炉】落地无声(小说)

【围炉】落地无声(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花开不自知,落地闲无声。
   贤喜欢买花。不过她并不是喜欢绽开的花朵。她会带水仙或者百合回家,插在大大的杯子里。她喜欢看花茎吸食杯子里的水,但往往是一杯水还没尽,杯中的花已经枯萎了。杯子却从未空过,贤会不断插入新的花。不过一律是白色的,她只爱素色的花。她喜欢盛开的花,在饱满的花瓣上,她看见死亡的阴影逐渐扩大。就像一夜的秋雨过后,那满地的残花。花落无声,它灿烂时你不曾知晓,它不美丽的消亡又何必留恋,何必去附和你的多情。
   林送她一盆昙花。花期快到了。林说:“昙花特别美。”
   贤守着这株花,从未想过居然会为了转瞬即逝的花等候。看着花骨朵,她想像着开花的样子。花筒慢慢翘起,绛紫色的外衣慢慢打开,洁白如雪的花瓣慢慢张开。花瓣和花蕊轻微颤动着。贤看着盛放的昙花。她想起林给他讲的故事。
   昙花又叫韦陀花。韦陀花很特别,总是选在黎明时分朝露初凝的那一刻才绽放,相传昙花和佛祖座下的韦陀尊者有一段哀怨缠绵的故事,所以昙花又叫韦陀花。传说昙花是一个花神,她每天都开花,四季都很灿烂,她爱上了一个每天为她锄草的小伙子,后来玉帝知道了这件事情,就大发雷霆,要拆散鸳鸯。玉帝把花神贬为一生只能开一瞬间的花,不让她再和情郎相见,还把那个小伙子送去灵柩山出家,赐名韦陀,让他忘记前尘,忘记花神。
   花神忘不了他,她知道每年暮春时分,韦驼尊者都会上山采春露,为佛祖煎茶,就选在那个时候开花!希望能见韦陀尊者一面,就一次。遗憾的是,春去春来,花开花谢,韦陀已经不记得她了。
   昙花一现,只为韦陀。
   贤知道它的花语,这样的爱情不值得。空无的守候,根本没有结局。贤摇摇头,她是个理性的人。
   贤把花还给林,说:“谢谢。”
   “录像没?”“没有。美好的东西留在心里,何必要用外在的形式去表现呢?”
   “记录下来不也很好么?至少以后可以看。”
   “那样就失去了美感和期待。”贤补充道,“随你喜欢吧。”世间的男子都一样,美的东西得不到也要在思想上猥亵一番。
   林和贤开始了他们的交集,不过都是林主动找贤,贤从来不会主动跟他说话。林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让他觉得他们隔得很远。林约她出去玩,她不拒绝也不答应,只说:“随便吧。”林把他们的时间安排得很满,逛街,看电影。贤淡着一张脸,林不知道她是什么表情,问她:“你不高兴?”贤笑笑,“没有。”他们看了广场上的烟花,林想在这浪漫的时刻因该发生些什么,可是什么也没发生。贤依旧是一脸看不出悲喜的表情。
   送她回家,林抱了她,她僵硬着身体。林说:“贤,对我坦诚好吗?”
   “我没有骗你。”
   “不,你知道我在追你,你一直不冷不热,我想不通。”
   “所以呢?”
   “我有时候觉得你陌生,有时候觉得你熟悉。”
   贤看着他说:“去我家坐坐吧。”显然谈论无果,林只好跟她上楼。推开门的时候,林很诧异,贤说:“很吃惊吗?”室内全是白色,只是深浅程度的差异。“白色干净。”她淡淡地解释。“你有心理洁癖?”林问。贤笑笑没有说话。
   贤拿一杯水给他,透明的玻璃杯子,透明的液体。贤看着他,问:“你知道可儿吗?”林放下那杯水,认真地说:“我前女朋友。”
   “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吧。”
   “我们,是在公司认识的。那时她刚来……”林的声音将贤带入回忆中,那个温暖的下午茶时间,可儿第一次跟贤讲她和林的事。可儿仰起脸,幸福的摸样深深刻进贤的脑海。贤看着窗外外,林伸出手拍拍她的肩,“你还好吧?”可儿的脸消失了,林的脸愈见清晰,“嗯,我没事。”贤起身拿来相机要给林拍照,林站在镜头前爽朗的笑了。
   林走后,贤仔细看林的照片。他的眉宇,眼睛,嘴唇。这是可儿喜欢的人,谁也无法替代的。甚至可儿临死都不愿让他知道实情。可儿也是她喜欢的,谁也无法替代的。
   在搬来这个城市之前,可儿一直跟贤在一起。定下来的理由简单得出奇。当火车到站的时候,贤问可儿,你觉得这里怎么样?嗯,我爱死这里了。好吧,下车吧!为什么?你爱这里,那我也爱这里好了。她们穿同样的衣服,喜欢同样的事物。她们在某些地方很像,比如执着。她们都执着地爱着一个人,她们都没有得到幸福。如果没有林的出现,她们会这样一直生活下去。贤这样想。可儿也爱贤,可那是不一样的感情。可儿没有母亲,贤的出现弥补了这个空白。可儿依恋贤,贤也宠溺她。直到那天在街头遇见林,那是贤第一次见可儿说了无数次的那个男人。可儿在他身边笑了,贤感觉她要失去可儿了,那种幸福是她给不了的。
   贤逃离了。林的脸留在她脑海里了,英俊的男人的脸。贤看着他的照片,拿出手机发了短信给他。过了一会儿,林来了。房间里没有开灯,林就要去开灯,贤突然说:“别开灯,好吗?”贤把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干燥温暖的大手。林抚摸着她的脸,脑海中却浮现出可儿的影子来。黑暗中两个人相拥着,林在她的耳边说:“我会让你幸福的。”林的气息将她包裹,贤慢慢闭上眼睛,可儿的笑出现在眼前,那么明亮,那么温暖。
   贤和林一直保持这样的关系,直到贤发现自己怀孕了。林的孩子,可是贤并不打算和林结婚。林跟她谈过结婚的问题,每次贤都巧妙地避开了。贤不会结婚,她只想要个孩子。四月的一个早晨她离开这个城市。
   贤丢掉了她所有的东西。林找不到她,他坐在贤租的房子里等她。可是她一直没有回来。林翻了她所有的东西,想要找出任何可以联系到贤的物品,什么也没有。桌子上有一封信,贤留下的。里面是一张照片,贤和可儿的合照,照片上的女子笑靥如花。林想不通,半年前可儿突然不见了,现在贤又消失了。“哈哈。呵,假的,都是假的。”从此林再也没记得过这两个短暂出现在他生命里的女子。
   贤的孩子出生了,贤叫她慕可。慕可,她和可儿的孩子。或者,她和可儿最爱的男人的孩子。可儿出车祸死了,腹中带着两个月大的婴儿。她是在外省出的事,贤赶到的时候她已经没有气息了。她的手护在腹部没有放开。
   可儿,你终于有个孩子了,你和林的孩子。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晨梦 下一篇:【星月】蝴蝶梦(微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