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文字】生命在那年逝去(小说)

【文字】生命在那年逝去(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夏天的雨季来了,施山一个人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雨,他喜欢这样的天气,享受这美妙的安静。他总是忧郁地、出神地望着雨滴。二十六岁的他是如此的苍老,他一遍遍地回忆起曾经的故事。
   那年,同样的雨季,家乡的梅雨没有停息。施山进入高中最后的冲刺阶段的准备,这是他第二次高考。十九岁的青年,和许多人一样,有了自己的爱情。他们相爱在高三时期的最后几个月里,她是学校很有名的才女。由于和施山表姐以及同学一个寝室,她们是最好的闺蜜,她经常听闺蜜们讲着施山的故事,时间久了便产生了好奇之心。
   那天午睡之后的课前,施山和平常一样来到教室进行课前的准备。表姐走过来之后给了他一封信,施山问是谁给的,表姐没有说,让他自己看了就知道了。他打开信纸,看了这一封长长的信,心中充满了对施山的关怀,讲着施山的故事,施山很是惊讶,怎么会有女孩子知道自己那么多的事情。信的字眼间,充满着温馨的话语,暖了施山比较内向忧郁的心。就这样,两个人的书信开始多了起来,不过两人从来没有见过面,只是由表姐或者同学代为传递。后来的信中变得有些暧昧,两个人从文学中开始有了好感,施山写了一首情诗投石问路,对方回应的诗句也很释然。
   毕业前一个月的一天,施山吃完午饭溜达着准备午睡,当他走到一个教室的门前就被叫住了,施山一看是表姐在向他招手,手里拿着一片蛋糕。施山向表姐走去,还没开口问就被表姐直接说了出来,施山有些不好意思,就想溜掉。这个时候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叫住了他:“蛋糕都没吃,就想溜掉呀?”施山不敢抬头看说话的人,旁边的同学笑着,施山此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就这样,两个人算是见了第一面,当施山看到她手里抱着一束玫瑰花,情窦初开的他当然知道玫瑰花是求爱的象征,心里有一些惴惴的不安和难过,但是他克制住了情绪并没有表露出来。虽然当时很年轻,可是他做事三思而后行的习惯,让他变得成熟了些。
   在暑假等待高考成绩的日子里,他们确定了恋爱的关系。后来她考上了大学,施山由于没有考上而继续留下复读。当时正值她父母离婚没有人送她上学,施山和父母说了这一件事情,施山的父母知道后觉得年轻人应该上大学,有自己的理想,于是便承诺供她读大学。从这一刻起,两个人如胶似漆地相爱着。
   后来,他们同居了。那时施山还在复读,父母和最爱自己的姑姑们叮嘱着两个小年轻一定要注意预防工作,两个人开始听着,后来亲人们叮嘱渐少之后便慢慢地把这事情给忘了。在施山第二次高考前几天,她打了电话回来,告诉施山她怀孕了。施山当时有些茫然,后来知道孩子都六个月了,施山便很兴奋,觉得自己要做爸爸了。可能大多数人在这个年纪遇上这种事情是害怕,可施山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却异常兴奋。开开心心地高考完之后,便向父母说了这个事情,父母看到施山兴奋的样子有些吃惊,还以为施山疯了,后来才知道施山是前思后想考虑过了的,便没有反对,父母说只要你们愿意生养,我们愿意在你们读书期间替你养着,等到学业完毕之后,自己供孩子读书。
   开心的日子不长久,没有过一个星期她便打来电话,说要把孩子拿掉,施山开始压抑了。安慰着她,说了自己的想法,可是她坚决不同意留下,施山的内心痛苦极了。在施山的心里,孩子既然来了,就是一条生命,自己听父母说起医院里很多打掉的孩子,是多么的可怜。施山从学生物以及对文学作品的涉猎开始,他的心里充满了对生命的热爱,从初中以后,他没有杀过生,连家里杀猪他都躲着,现在何况是自己的孩子。尽管自己年龄不大,还在读书,他甚至做好了辍学去赚钱来养这个孩子的准备,可是并没有得到她的认可。她认为施山是自私的,毕竟还在读书,害怕学校会开除自己。施山经过很多天的挣扎,以及父母的劝说,终于还是妥协了。
   他匆匆忙忙地赶到江城,陪着她去做了手术,手术完毕之后,医生通知施山拿掉的是个男孩,并让他确认孩子已经拿掉,就装在床下的那个塑料盆里。虚弱的她动了动苍白的嘴唇叫施山看一眼,施山当时只是摇了摇头,说了句只要你平安就好了,其他的都不重要了。没过多久,等她睡着之后,施山悄悄地掀开塑料盆中裹着孩子的布,施山眼泪再也没有忍住,直嗒嗒地流了下来,滴在孩子的脸上,多么可爱的孩子啊,施山颤抖着手去抚摸了一下孩子带着血的脸,心里痛苦到了极点。施山从这一刻开始便有了罪恶感,觉得自己是个谋杀犯,活生生地剥夺了孩子来到这个世界的权利,自己亲手将亲生儿子杀死了。从此以后,施山经常会半夜哭醒,梦到自己的孩子叫着自己爸爸,叫得那么甜,那么亲。当梦醒后,施山才发现只有自己一人,自己的生命早已在那年逝去。
   之后的日子里,施山异常喜欢小孩子,不管是谁家的孩子,他都会去逗逗。当弟弟的孩子出生以后,施山像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由于弟弟夫妻二人常年在外工作,只要有时间,施山便会亲自教侄子书画,读写,唱歌,一起玩耍,讲故事等等。乡邻笑着说这是他自己的孩子,他总笑着回答说,把你的孩子给我,我会一样的对待。
   想到这里,施山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看着窗外的雨中那几只小鸟,嘴边带起一丝微笑,仿佛从烟雾的雨中,看到了自己的孩子……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星月】蝴蝶梦(微小说) 下一篇:妈妈,来生再做你的女儿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