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晓荷】癌症(微小说)

【晓荷】癌症(微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徐学松回到办公室,刚端起茶杯电话铃就响了,是职工医院身体普查办公室打来的。他问什么事,对方说请通知徐学松同志明天到医院复查。他怔了,忙问什么问题?对方说,怀疑是胃癌。他眼前蓦地一黑,便无力地倒在宽大的沙发上。胃癌?他凄然地自言自语道。怪不得常常觉得胃不舒服,我还以为是胃病呢……胃疼痛起来,渐渐加剧,仿佛有无数锥子在扎刺着胃壁一样。他捂着肚子,缩成一团,紧咬着嘴唇,想起了自己给人做思想工作时常说的一句话:“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上得了癌……”他感到很悲壮.有一种烈士赴死之感。
   复查做得很仔细,折腾了整整一天。后来医生对他说,你没有胃癌,只是胃溃疡有点严重,并有胃穿孔,需要做手术。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就有了一种被噩梦吓醒后的侥幸感。但只一瞬,他又动摇了,他从医生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躲躲闪闪的眼神中推测这是一个美丽的谎言,自己也曾参与过编造这类谎言去宽慰别人。车间里不久前得癌症死去的那个人在做手术前,他和医生就是这么哄他的,以致那人到死也不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他凄惨地笑笑,什么也没说,心想我是领导干部,还用得着美丽的谎言麻醉吗?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上得了癌……他很欣赏自己的语录,他想应该让组织上知道自己对癌的态度,就叫儿子代他写了篇文章送给了党委书记。
   老婆孩子来医院守护他。他就叫老婆给自己说实话,老婆一脸没事样地对他说真的是胃溃疡真的没事,动了手术就好了。但他发现老婆的表情很高兴,高兴就反常,不管怎么说我得了病住了院,总不是好事,不该高兴吧?也没听说老婆有外遇,不存在她盼望我死的问题,那她高兴个啥呢?这肯定是表演,是假相。凭他以前搞专案的经验,他看出老婆在撒谎。后来,他又有了新发现,从老婆含笑的眼角他看见了擦干的泪痕,心里更加断定她是在编织美丽的谎言骗自己。他又叫儿子对自己讲真话,儿子也对他说没事没事,说着脸上也绽出了灿烂的笑还打了一连串响亮的哈哈。他说,太夸张了吧?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报喜不报忧的?儿子就说,真的没事!他看着儿子一脸做作的认真就说,我是谁?你们这一套我全懂,耍假耍到了我的头上不是班门弄斧吗?他更坚信自己得的是癌症,立竿见影地觉得胃部一阵痉挛,接着便是揪心的剧痛,仿佛胃正被癌魔抓出体腔,撕成了碎片。
   手术之前,车间主任带了几个干部来医院看望他,送来了鲜花和很多水果,他大为感动紧握住主任的手,像烈士永别那样久久地打量着一张张熟悉亲切的面孔,深情而悲壮地说,我得了癌症,看来不会有多少日子好活了,但我不放心车间,舍不得离开同志们啊!主任惊讶地说,你说些什么呀?你并没有得癌症,不要自己吓唬自己嘛!老徐坦然一笑说.别骗我了,我是干部,你们的好心我领了.请相信我能过好生死关!我只请求死了之后,将我的骨灰撒在车间门前的花园里,让我天天能看到你们……忽然一声抽噎,有人忍不住哭了……
   都说手术做得很成功,但他清楚这不过是死前的例行公事而已,不把你浑身的零件拆得七零八落,医生们便过意不去。
   他静静地躺在床上,眼睁睁地望着窗外的景色由绿变黄,又由黄转灰,当窗外只剩下凋零的枯枝时,他流下了眼泪。他的胃口更差了,连流汁也只能吃很少一点,主要靠输液维持着生命,他的身体在一天天地萎缩干瘪,脸色又灰又白,只剩下了一副骨头架了。老婆天天来守他,脸色也由红而黄而灰白,曾经折腾了几年没减下的一身肥肉现在不见了,只剩一副骨头架。
   终于,厂长党委书记来看他了,这是和他最后“拜拜”的表示。厂里的规矩,职工不到临死厂头头是不动驾的。他是中层干部,“两巨头”都来了,这是待遇。厂长给他拉拉被子,致悼词似地说,你为工厂振兴做了很多工作。书记摸摸他的额头接着说,你那篇文章写得多好呀!文中关于癌症不可怕的豪言壮语体现了一个革命干部的乐观精神!
   徐学松紧紧握住了书记的手,不由一阵激动,甚至想学革命烈士喊两声口号。
   但厂长书记一离开病房,他又堕进了漆黑的深渊。他知道,最后的告别仪式一过,就该去火葬场了。他艰难地闭上了眼睛。
   儿子来到床前,兴奋异常地告诉他,爸,你有救了,一个朋友给我从国外搞了两瓶刚刚发明出来的抗癌新药,据说疗效很灵,你吃吃试试!说着就倒出了几片,老婆忙送上了水,帮他将药冲服下去。过了一会儿,他就觉得人有了些精神,胃里似乎也好受了一些。几小时以后,他又吃了一次,精神更好了一些,居然还吃了半碗流汁。他想,月亮还真是外国的圆,看看要死的人了,居然也有转机了。他又想起了自己那段语录,看来癌症的确并不可怕。连服了几天后,胃里的动乱完全平息,已经能吃面条稀饭。医生给他做了一次体检,竟然可以出院了。医生说,你是一个奇迹,虽然药有作用,但更是你精神的作用!老徐便又想起了自己的那段格言式的语录,骄傲地念着:癌并不可怕……
   徐学松出院后,那药还剩了半瓶,就有些舍不得吃了。他想去看看车间另两位癌症病人,把药给他们带去。当他揣上药要出门时,老婆一把拉住他说.什么抗癌药,就是普通的胃药!你根本就没有胃癌,完全是自己疑神疑鬼折腾的,亏得儿子想出这个主意才保全了你一条老命!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深巷 下一篇:【木马】《秘密》(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