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丁香】佳人何处(小说)

【丁香】佳人何处(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春已远
   只影倚雕栏
   脉脉斜晖映你如花容颜
   而你只看飞花漫天
   人间风雨无凭
   奈何花事飘零
   你冰洁的情怀如水的禅心
   是我低吟千年的繁华似锦
   流年暗换容颜
   眉间朱红未变
   他的策马塞外你的魂梦相牵
   兵戈声吞噬荒原
   血色浸染寄书鸿雁
   尘世流年如风
   歌咏爱情如虹
   任一场烟雨红尘唱罢句尾
   弃绫罗绸缎
   舍宝石贵冠
   他允你一世长安
   你便许了国色佳颜
   而我怎能笑你轻许姻缘
  
   (一)
  
   此时,正值烟花三月,游走在烟雨江南,处处是杨柳翩然。西子湖畔,风和日丽,朗润的山明水秀,此时的叶离三千青丝微挽,丝丝散落肩头,定定的站在这如画的西子湖畔,一袭白衣清绝飘然,素白胜雪,映在夕阳脉脉斜辉里的那抹剪影,也是清绝无双……。
   叶离已在这杨柳依依的白沙堤上驻足良久,她的目光灵澈依然,却少了彼时的温婉,面容清丽依然,却有化不开的忧愁挂在眉梢,一方粉色丝帕遮住了她的容颜,她知道,她再也不能像从前那般,在此语笑嫣然,笑看风月……。
  
   (二)
  
   记忆悠然回到两年前……。
   犹记,那时的江南飞花漫天,是夜,月色清凉似水,酝酿在揽月楼上,此处是揽月楼上称得上安静的地方,这个茶楼客人很多,也就这顶层少有人来,从这里还可以听到楼下小二招呼客人的声音。案几前,叶离一袭青衫悠悠,远胜凡尘,三尺素笺平展身前,素手纤纤执笔落墨,细细勾画,少倾,笔下一朵芙蓉花娇艳欲滴,淡淡的红色墨迹,映的宣纸上的芙蓉栩栩如生……提笔,一抹浅笑漾在她似水的明眸中。
   此时,月当楼,皎皎明月素雅可人,而叶离就如一朵素雅的莲花跌进这芬芳的水墨里。
   “果然,素淡如莲……”悠悠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不知来者是谁,声音竟这般好听。叶离分不清这句话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自己笔下的莲花……。
   闻声,叶离抬眸,欣长的身材更着一袭华服,似一团璀璨绛红的云撞入眼帘,眼前之人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边,他卓然的容貌,翩然的风度,出众的气质,处处透着不凡,叶离欠身以示回礼,看到苏寂的这一瞬,某种情绪在叶离的心中晕染。
   或许,此时,她那微妙的心事只有苍穹的一弯明月可知……。
  
   (三)
  
   “小姐,小姐,那位苏公子登门拜访老爷,说是小姐的好友……”此时的叶离正在专注的绣着丝帕上的一株并蒂莲,丫头清儿笑盈盈的跑来房里,眼角隐匿着别样的笑意。
   叶离轻抬秀额,“苏公子,难道是苏寂?”
   叶离一时还不知所以然,就听到清儿继续欣喜的喋喋道:“莫不是那日揽月楼上一别,他对小姐一直念念不忘?小姐,你说呢……”
   听闻清儿的话,叶离心头猛的一紧,当日在揽月楼上,他称赞自己笔下的芙蓉花,还为那副画赋诗一首,二人言尽即兴,不过自己并未提及叶府小姐的身份,他怎会……
   无论如何,去看看便知,叶离不知此时自己是欣然还是惊奇,在清儿调侃的笑声里二人一前一后出了闺房,向正堂走去,叶离回首冲鬼灵精怪的清儿故作嗔怒道“你这丫头,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不想受罚就闭上嘴!”
   穿过长长的亭廊,还未到正堂便遇到刚从正堂出来的父亲。
   “爹爹,我……”叶离还未来得及解释
   “为父都已经知道了,女儿长大了,哈哈……去吧去吧”之后欣悦的离开了。
   叶离心思敏捷,心想:想必爹爹已经知道了苏寂明月山庄少庄主的身份,不然断然不会让自己与突然登门之人有来往,况且爹爹对苏寂这般满意……
   那日他策马扬尘,拥她在十里长堤上踏花而行,执手相望,许付终身。
   他言:“离儿,我会护你一世长安。”她答:“此生,我只于你看一世繁花。”
  
   (四)
  
   清月升起,寒鸦啼冷。叶离披衣起身,摇曳的烛火旁,苏寂正细心的擦拭着他的清风剑,清寒的剑光里透着和苏寂相仿的桀骜,叶离给他披上了风衣。
   “我知道你不会至西北战事于不顾,想去就去吧,”
   “离儿,我……只是……唉!国难当头,堂堂七尺男儿怎能苟且安逸的活在战事之外!”
   “我知道,你想要的不只是静坐闲窗,无边风雅,还有大浪淘沙,风云叱咤。”
   “可是,我不忍心……”
   “我知你不忍心放下我,不过我相信你,等你回来我们还能吟诗填词,弹琴舞剑,赌书泼茶……我,我会安心等你回来。”
   “离儿——”
   此时,眼前的苏寂似有千言万语将言,可是他如鲠在喉的话语都变成了一句“离儿”,这声低呼有太多的情感,苏寂将叶离紧紧拥入怀中,这是他们新婚以来,第一次离别,执手相看,这么多日夜,千般恩爱,已经禁不起任何的相离,哪怕只是一小段时光,也舍不得。更何况塞外的战事正紧,这一别……苏寂不敢再继续想。现在他只能拥着她,给自己多一点力量,多几分回来的信念!
   叶离早就知道,苏寂睿智英俊,也是卓尔不凡,他心怀天下,不可能对连连退败的战事置若罔闻,虽不在朝廷当职,但于家于国,他都悲悯至极,这也正是自己无可自拔喜欢他的原因……。
  
   (五)
  
   转眼五个月已经过去了,叶离每天晚上都会在关上房门的一刻犹豫不决,她怕苏寂回来了她看不到。她每分每刻都在抑制着心中的思念,奈何相思入骨,离恨成殇!
   就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瞥见一束月光,于是她停下来,素净清丽的面容在月光下更显惊艳,叶离低声道:“今夜的月竟这般清澈如水……不由又想起了远在塞外的夫君……”
   晚风轻轻拂过衣袖,月光将它幽冷的清光洒在庭院里,地上的片片落花也被映的惨淡如霜,花是落了,然而思念却一直未冷。月光、雾气交融在一起,诱人的幽静让思念寸寸蔓延,牵挂也寸寸生长,这么长时间了,苏寂一点音讯都没有……她不敢再往下想……。
  
   (六)
  
   这日,她又来到西子湖畔,这是他和苏寂许付终身的地方,湖光山色明丽依然,往昔的记忆不时划过心间,似一把利剑,让内心的疼痛寸寸蔓延,不过已然物是人非,她怅然望向西北方,内心坚定无比,他答应过自己,定然会平安回来……。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木马】《秘密》(小说) 下一篇:岁月已凋零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