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岁月已凋零

岁月已凋零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一)
   那年,我十九岁,高中毕业名落孙山。其实我压根就没想上大学,所以上课从没认真听过老师讲课,那时迷上了书法,上课总是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还时常自我陶醉。那时村里都没有几个高中生,父母可是对我寄予了厚望,强烈要求我复读,可我的心意已绝,任凭父母软硬兼施就是不答应复读。没办法,父母想尽千方百计也没能改变我的心志后,也只好随我的意。虽然我不想读大学,并不是我心无大志,只是厌倦了书本的条条框框,更不想整天对着那毫无意义的数学方程式冥思苦想,还有那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几何函数几乎使我神经错乱。那时家里穷,我整天拿着报纸找着能够发家致富的金点良方,做着致富的美梦。可现实无情的嘲笑了我,找父母软磨硬泡要了钱有模有样地搞起了种植养殖。可是由于书卷气太浓,更没有动手经验,几个项目都夭折在摇篮里,之后父母死活再也不支持我了。我又想着要到外面去闯,和父母说起外面的世界如何精彩,如何能赚大钱,但任我说得天花乱坠,父母就像吃了秤砣铁了心,再也一毛不拔了。
   也想过背着父母偷偷跑出去,但想到不辞而别会让他们伤心,更担心几个年幼的弟弟帮不上忙而使父母劳累过度,积劳成疾。暂时把梦想放在心里,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帮衬父母。劳作之余也会骑着自行车到镇上的书店逛逛,买几本杂志字帖,闲时看看书,练练字,生活倒也惬意。时光就在不经意间流走,转眼过了两年,村里重新更换组长,村干部提议我当组长,说好好锻炼几年,推荐到镇里也不成问题,父母听了乐滋滋的,帮着村干部做我的思想工作,于是我不情不愿地走马上任了。
   当了“芝麻官”才知道,麻烦事正等着我呢。那一年村里重新划分田土,村里的水利建设也要跟着来一次大的变动。大会小会不断,还要召集村民们一起分配工作,处理矛盾,我是真正体会到了人心的复杂,世事的多变,稚嫩的肩膀被压得伤痕累累,可还是咬牙坚持了一年。
   也就是这一年我遇到了她。
  
   (二)
   我和她同在一个村,还是小学同班同学,只是进初中的时候,她留了一级。我性格内向,平时除了读书不闻窗外事,以后再也没见过她,也没想过今生和她会有交集。直到我毕业两年后,那天,我和朋友正在村公路上闲逛,她骑着自行车迎面而来,这可是小学分别后第一次看见她。她着一袭黑色套装,齐耳短发衬着圆圆白皙的脸庞,一双灵动的眼睛闪动着一丝调皮狡黠。当年的那个黄毛丫头形象早已无影无踪,她带着银铃般的笑声和我朋友打招呼,仅用眼角的余波瞟了我一眼,我尴尬的站在旁边听他们有说有笑,眼睛漫无目的的到处游移,时不时偷偷瞟她一眼,接着赶紧低头翻看手里拿着的一本杂志。直到她要走了看见我手里拿着的杂志,才问了我一句:“是什么杂志啊,借给我看看。”也不管我愿不愿意,从我手里抽了杂志骑上自行车就走,走好远了才回头丢下一句:“过几天还你。”
   从朋友口中得知,她走出学校后就到离家二十几里远的一个造纸厂上班了,一般一个星期才会回家一次,平常独立特行,性格高傲着呢。这样过了几天,我也没有太在意,还是照样一如既往的生活。大概过了一个星期,我带着弟弟在田间锄草,远远地看到她骑着自行车朝我这里驶来,心里一阵窃喜,心脏无来由地砰砰紧跳了几下。但我装作没看见,低头默默地锄草。直到她到了近前喊我,我才抬头冲她微微一笑,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她笑而不答,只说:“书还你,家里还有好看的书没有?”我忸怩地说:“书倒是很多,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那到你家里看看,好不?”“嗯,好吧。”我赶紧收拾工具,也不说话,一个人走在头里。
   到家了,我带她到我房里,指着书柜说:“喏,书都在那里,你自己选吧。”看着她在那里翻书,我竟不知如何是好,双手绞在一起,不知放在哪里好,喉头像堵着什么似的,有种出气不匀的感觉。我努力克制着情绪,暗暗地做了几次深呼吸,才慢慢恢复自然。心里嘀咕,我这是怎么了,平常不是不拿正眼看人的吗?毕业两年多了,村里有好几个女孩子都暗暗喜欢我,我只当不知道,也不和她们靠近。难道我喜欢她了,心里一啰嗦,脸上火辣辣的,还好,夕阳收起最后的余晖,躲到山那边去了。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听到她的声音:“我回去了。”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她已走到了屋外,我赶紧追出去。
  
   (三)
   “哥,哥,快回去,有人找你。”那天晚上闲来无事,吃了晚饭就到一朋友家去玩牌了,刚开始没多久就听到弟弟的大嗓门从外面传来。
   朋友打趣说:“肯定是你女朋友来了,快去吧。”
   “你什么时候看见我有女朋友了,别打岔,来来,继续。”我想不出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找我,坐着没动。
   这时弟弟附在我耳边说:“她来了。”
   “真的。”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却装作若无其事,慢吞吞的起身,和朋友们说:“你们慢慢玩,真有人找我了。”
   出了门,我一溜小跑。心里乐开了花,难道她真看上我了,不会吧,平常连说话的机会都少,况且在一起都不知道说什么。不过我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喜欢她,只是羞于表达。在这期间,不断有媒人上门,跟着他们东看西看的,就为了不拂父母的意,当着是完成任务一样,从没往心里去。任媒人的三寸不烂之舌如何的在我父母面前舌灿莲花,我都是一笑了之,不置可否。
   看看快到家了,心里一阵莫名地紧张。不由放慢脚步,悄悄地挨近窗户,透过玻璃看到她正坐在床沿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光线照在她白皙的脸上,一层朦胧的光晕淡淡的围绕着她,一种无以名状的美丽差点让我眩晕。
   我赶紧转过身,闭上眼睛把刚才的幻觉从脑海里赶走,强迫自己慢慢平静下来。然后慢条斯理的走到门口,脸上尽量挤出一丝温暖的笑容:“你怎么来了?”刚说出口就感到后悔,这不是问的多余话吗?可我呐呐的就是找不到更好的语言来表达当时的感受,只是望着她,傻傻地笑。我想那种笑一定是尴尬又笨拙的笑。
   我们就这样默默地对坐无言,她漫不经心地翻着书,我则时而起身在家里转来转去,时而挨到她旁边,然后回到椅子上坐下。心想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怯怯地问她:“出去走走吧?”
   “好啊。”看得出她也好像如释重负一样。
   今晚没有月亮,只有零星的几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浓重的夜色好像一道黑色的帷幔把我们包裹,我们就这样静静地走在田间小路上,东一句西一句的闲扯着。她走在我后面,我有时就故意突然停下,她来不及收住脚步,就会撞到我身上,她吓得一声惊叫,我趁机抓住她的手,脸上带着她看不到的坏坏的笑,问:“怎么了?”心里却是一阵得意。这时我看到路边的草垛,我悄悄绕到她后面,假装一个趔趄,就和她一起倒在草垛上,此时我们挨得是如此近,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我感觉就有一头小鹿在心尖儿上乱撞,撞得我眼冒金星,脑子里一片空白。特别是她嘴里呼出的热气,湿湿的带着致命的诱惑。
   我无法控制自己,闭上眼睛慢慢把嘴唇凑上去……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丁香】佳人何处(小说) 下一篇:尚书公,尚书母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