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星月】晨雾(小小说)

【星月】晨雾(小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仲秋的清晨,金三老汉老早就起了床,伸手才拉开个门缝,一团潮湿的雾气扑面袭来,如烟如纱,虚无缥缈。他深吸一口凉气,犹豫一下,回头到里间取下那只鸟笼。
   鸟笼是女婿给他买的,江南的红竹精工巧匠做成圆形拱顶笼架,上边镶嵌着紫铜勾饰件,里边挂着乌龙口沿白瓷蓝花水食瓶儿,小巧玲珑,让他爱不释手。
   今年麦罢,跟他唠唠叨叨大半辈子的老伴说走就走了,撇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饥一餐饱一顿的生活,终至旧病复发,咳嗽得直吐血丝。闺女把他接到县城医院,尽管见天喝牛奶炖鸡蛋,可乍一离开故土,又断了烟,跟前没个熟人喷空儿,心里老没搁碴。病,却一天天地加重了。
   女婿是个中医先生,开方问病,很会揣摸老人的心理,从街上掂回个红竹鸟笼,笑呵呵对老汉说:“大,给您弄个玩艺儿,解解闷。”
   起初,他并不在意,斜眼瞅一下,咦,只见笼子里装俩小鹦鹉,红嘴,绿毛,站架上咕嘟咕嘟直欢。稀罕!他立刻转过身,下塌的眉毛弯起来,一晌午头不失闲地舀水喂食。
   药物加静养,他渐渐恢复了元气。心里惦念着那个偏远的小乡旮旯,那里有他相处了一辈子的老伙计,他觉着应该把自个的精神乐趣分享给大伙。
   秋收的季节,他掂着鸟笼兴冲冲回到村里。老天爷却不帮忙,早起就下一场大雾。这会儿,那浓重的雾气跟毛毛雨似的,树叶上扑嗒扑嗒直落水滴。大街上瞅不见人影,却能听见远处的说话声。大清早,快嘴二嫂满大街扯着尖嗓门咕咕咕在叫鸡。他寻声摸去,故意把手里的鸟笼举高点,嘴里不时咕嘟两声,挑逗小东西学舌。
   快嘴二嫂迎面走来,一眼瞅见他手里的鸟笼:“哟呵,我当是谁哩,这老翻精猴,俩月不见,扁嘴掉到茅厕缸里----你跩开啦!”
   他嘿嘿一笑,得意地说:“可不是,等回来抱了窝,也给二哥弄俩玩玩。”
   “哼,谁能比你呀?吃坐穿,傻公子一转!”快嘴二嫂大嘴撇得像喝了半瓶醋,蹶蹶地走了。
   二嫂确实很忙,俩小子带着媳妇出远门打工走了,家里撇下四个孙男嫡女,整天哇哇叫跟开幼儿园似地。西岗下还有几亩地,连种带收,活儿挤堆了,急脾气的二嫂拍屁股打胯乱嚷嚷。
   叔嫂逗笑,本是常事,他并不介意,举着鸟笼继续转悠。可是,当他连串几家门子之后,往日里的老伙计除了问候几句身体,净让他坐冷板凳,好像压根儿就没瞅见他手里的鸟笼。他开始纳闷了。
   吃清早饭的时候,二哥跛着腿来到他家,一脸的大阴天。在这个一笔写不出两个金姓的小村里,身为族长的二哥通常说话是带有权威性的。二哥没落座,黑缝脸冲他说:“老三,你咋玩这东西?嗯,这是旧社会公子少爷的玩艺儿嘞!”二哥的言语中夹带着几分厌恶。
   他咂咂嘴皮,想夸这玩艺儿能养气安神,话没出口,二哥吊着脸嘟囔说:“甭忘了咱是庄稼人,要是闷了,下地随便转转,薅一把草回家喂猪喂羊,也比这强。记住了,甭叫爷们搁背后戳脊梁骨说咱二话!”
   二哥丢下一句不中听的话,扭头走了。
   顷刻间,他原有的兴致被一扫净光,嘴里像嚼了蛆一样直恶心。
   哼,二话?在这方圆十里八村打听打听,他金老三这辈子听过几回二话?就为俩鳖孙鸟?唉,庄稼人难道只兴跟土坷垃打一辈子交道?他失神地瞅着眼前的鸟笼,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天空泛起蒙蒙白光,日头慢慢钻出来了,像掉进水里浸蚀了水银的小圆镜子,失去了原有的光泽。村舍外的田野里,扑朔迷离的雾团随风涌动着,一时似乎还难以散去。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笔尖】村主任断家务事(小说) 下一篇:那双眼睛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