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星月】小梅(微小说外一篇)

【星月】小梅(微小说外一篇)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一)小梅
   老家屋后有一株梅树。
   每当寒冬降临,百花凋零之时,坚强的梅花都会凌寒怒放,纷纷扬扬的雪花中,一朵朵梅花成了冬日一道亮丽的风景。
   每当雪花纷飞,梅花绽放之时,我都会想起一个女孩——小梅。
   小梅是我邻村的孩子,是我任教后的第一届学生,那天我刚一走上讲台,班里的一名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清秀白净的脸庞,挺拔瘦俏的身子。美丽的事物总会引起人们的好感,从第一天起,我就喜欢上了这个不但外表美丽而且聪明好学的女孩。
   经过了解,我知道了小梅是个很不幸的孩子,她上面有两个姐姐,父母为了生个男孩,在一鼓作气生了三个女孩后,终于喜得贵子,取名贵生。而小梅呢,在弟弟高贵的光环映照下,越发显出多余,父母甚至连名字也懒得给她取,直接叫她“三妮”。
   在征得小妹父母的同意后,我给三妮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小梅。因为小梅妈常说:三妮生在寒冬腊月,正是梅花盛开的季节。
   小梅十四岁时,已出挑成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大姑娘了。可是,贫困的家庭再也供不起几个孩子上学了。小梅在读了半年初一后,被迫含泪离开了自己心爱的学校,和两个姐姐一起,帮妈妈操持着家务,管理着几亩责任田。
   后来,我听说,小梅为了帮助弟弟盖房娶媳妇,早早地就嫁人了。因为工作在外,我一直没见过小梅,只是在每年白雪皑皑的寒冬,不由得回想起我老家屋后的梅花,也想起美丽的小梅。
   去年,又到了梅花盛开的季节,恰巧我回老家访亲,我突然来了兴致:去老家看看那株梅树,几年不见,花该更多,更茂盛了吧?
   快到老家时,迎面过来了一位妇女,臃肿的身材,庸俗的穿着,拉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孩。我忙往路边让了让,准备让她先过去,谁知她打量了我片刻,停住了脚,大声喊起来:“杨老师!”我望着她那张黑黄的布满冻疮、写着沧桑的脸,一时想不起她是我教的哪一届学生,更别提姓甚名谁了,正在我愕然而又尴尬之际,她哈哈大笑起来,说话像炒豆子:“杨老师,你不认得我了?我是小梅呀!对了,我的名字还是你给起的呢!看!”她一把拉过身边的女孩:“这是我的二妮,人家都说长得像我,你看像不?”
   小女孩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惊慌地看着我,俨然是小梅的翻版。
   小梅拍拍肚子,带着自豪的神情对我说:“我又有了,男孩!刚做了B超!再也不怕人家骂我绝户头了……”我听不清小梅在我耳边絮絮叨叨了些什么,只是感到悲哀:岁月如刀,它不仅将一个美丽的女人切割得红颜不再,也让她的思想陷入一个轮回的怪圈。
   小梅终于领着她的女儿走了,我慢慢地踱近了老屋,眼前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老屋已破败倒塌,屋后的梅树已荡然无存……
   今年又到了隆冬季节,虽然雪花纷飞,我却不再想屋后的那株梅树,而且再也记不起小梅最美丽时的模样。
   (二)小美
   小美长得并不美,因为在家中姐妹三人中排行老末儿,在有了弟弟之后,便更不招人待见。
   但小美学习成绩却出奇的好,两个姐姐因为学习不好早早就辍学回家,帮父母操持家务了,可小美凭着名列前茅的成绩以及老师们的多方关照,竟克服了来自父母的阻力一直上到高中毕业。
   当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送到小美家时,小美正背了满满一筐猪草刚刚回家。一开始,父母都像小美一样开心,毕竟这是自己家甚至全村的第一个大学生啊!可一听到上大学需要上千元的学费时,父亲的脸马上晴变阴了,以一家之主的威严果断地将通知书撕个粉碎:“上个球!得粜多少担小麦呀!”
   与录取通知书一同粉碎的,还有小美那颗对未来美好生活充满幻想的心。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小美不再提上大学的事,只是在劳作的闲暇,入迷地看着一本本书。父亲除了偶尔抱怨她浪费了电以外,倒也不去多加干涉。可能是因为剥夺了女儿上大学的权利,他也于心不安吧!
   转眼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在媒人的安排下,小美开始频繁地相亲了,可人家男方一见小美,都感到失望:“丑哩!”于是便没了下文。在这较为偏僻的山村,人们似乎更看重一个女人的外貌而并不在乎她有多高的学识。
   深山里有一户人家极贫,却生养出一对俊男靓女,在媒人的周旋下,安排小美和弟弟同对方换亲。小美见过那男人一次,极为清秀、英俊,言行却粗俗不堪。小美经过一夜痛苦的思考,第二天就同意了这门亲事,并答应了男方马上成亲的要求,小美的干脆甚至让父母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婚后,小美不再看任何书籍。丈夫脾气不好,常常打她骂她,可她任劳任怨,像一只老牛一样辛苦地操持着自己的家。第二年,小美生了一个女儿,像她父亲一样清秀、俊美,小美每天都要开心地在女儿的脸上亲两下:“我的宝贝妮儿!”这是她笑得最灿烂的时候。
   偶尔有一次,我到小美的村子里办事,在路上,有个带着孩子的妇人向我打招呼,我实在想不起眼前这位不修边幅、枯槁的村妇是谁,妇人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一笑,露出了满口黄牙:“杨老师,我是小美呀!”
   我的眼前浮现出一副画面:满山的桃花丛中,一位举止文雅、身材苗条的姑娘捧着一本英语书琅琅地读着,其情其景,如诗如画……
   幻象消失了,我面对着小美,脸上露出了一丝奇怪的表情,我自己都弄不清自己是在笑还是在哭……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梧桐】爱你——没商量(微型小说) 下一篇:祖父的季节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