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禮儀】不见不散(小说)

【禮儀】不见不散(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逗逗……
   阿峰的qq提示音一直响个不停,一旁低头干活的阿民抬头瞅了眼。“咚”的一声,橡皮锤重重砸地上弹跳着。
   阿峰打了个寒颤,看到一股股怨气从民的眼里冒出来,阿峰的脸微微红了,眼光透过窗户看着远方的梧桐树。
   阿民搬过一块地砖,娴熟的在地砖背面抹上水泥浆,地砖在他手里一个翻转动作就被扣在地面的沙灰上。他伸手捡起皮锤,在地板砖上猛烈捶打,怒气被敲打出了声响。
   阿峰忙回到自己的岗位——另一排正在铺设的地砖边上。显然,他落后了老长一段。这时,他听到身后哥哥皮锤敲打出的声音缓和起来。
   兄弟俩承包了地砖工程,为了尽可能多赚钱哥哥民提出不请人,自己干。于是,搅合沙灰,抗地砖都得自己干。
   阿民起身搅拌沙灰,铁掀抡圆了,汗珠子也“吧嗒、吧嗒……”地从他脸颊落到沙灰里。翻搅了一阵子,阿民俯下身子抓起一把,沙灰在手掌里粘结一块,松开手掌那沙灰没了骨头似得又散开来。阿民操起铁掀往弟弟脚下一阵狂撒,那沙灰便在阿峰脚下堆积,阿峰用铲将其刮平,上面就可以贴地砖了。阿民回头又向自己的岗位抛洒了阵儿沙灰,然后蹲在旁干活。
   阿峰回头喊:“哥,萍姐来了!”
   阿民的橡皮锤缓缓落下,站起走到水缸前洗净了手:“你来了,你看这下脚的地儿都没有”。
   阿萍笑着:“看你这样儿是不欢迎我了?”
   “没。我们出去走走吧!”
   阿萍没说话但却跟在他后边出了工地楼门。
  
   西北风残暴肆虐,街上空荡荡的,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戴着帽子、口罩,捂得严严实实,瑟缩着身子的人从镇子上迅速消失。
   经过镇子一家服装店,阿萍停在店门口朝里张望。阿民过来拉着萍萍胳膊:“走吧,前边哪家羊肉泡馍可好吃了”。
   阿萍不大情愿的跟着他到了泡馍馆,想不到他只给阿萍要了一碗,说自己午饭很迟,还不饿。
   阿萍突然说自己不吃了,阿民拦不住,急忙追出。不料阿萍却冲他苦笑:“我们不合适,分手吧!”
   阿民的嘴角噏动着不知要说什么,始终没说出口,看着阿萍离去。突然他追了过去,横在她面前:“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呀?”
   “走开,别再纠缠我了,我们完了!”
   阿萍又走去了,这回他没追,他知道能追上她的人再也追不上她的心了。
  
   阿民从锅里一条条捞出了裤带面递给玩手机的弟弟,阿峰放下手机。阿民的声音很颓废:“不要再相信网友了,我和阿萍不是qq聊天认识的吗?现在不还不是掰了!qq那逗逗的声音就是在逗你玩呢”。
   阿峰“嗯”了一声。
   阿民从自己碗里捞起面条,看到弟弟吃的津津有味:“我没调盐你也能吃啊?”
   阿峰起身到案板前。
   阿民瞅阿峰:“你怎了?”
   阿峰扭头笑:“没咋。”
   阿峰平时吃饭细嚼慢咽,这时却狼吞虎咽,皮带宽的面条好像没经过咀嚼吞咽下去一样,很快碗底露出,他把碗放案板上:“哥,我出去一趟。”
   阿民不及回话,阿峰已融入了夜色。
   透过窗户能看到对面人家的灯光,中间的距离被夜色包裹。阿民爱看小说书,每晚的这个时候都会躺在床上看书,阿峰的爱好不确定,早前爱看电视,现在爱玩手机,主要是聊qq。他们分住两个房间各取所好倒也相安无事。阿民今晚却怎么也进不到小说里面去,目光只要投向书页,阿萍的一颦一笑就在眼前。索性就不去看书,翻身坐起打开电视机,电视里正播着爱情剧,男主人公和他一样失恋,像伤口上抹了把盐,心猛地疼了一下。他赶忙换了个频道,但出现在他眼前的还是爱情,这个世界除了爱情再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吗?他失望的低下头,手指动了一下,电视机一闪,关机了。在焦躁中时间到了凌晨,等不到弟弟自己先上床,但睁大的眼睛望着屋顶,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次日,弟弟没干活,说有事。有啥事他不得而知,问也问不出。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他们承包的工程也干完了,阿民把卡给阿峰:“你的工钱一分不少全在这里头。”
   阿峰把手机放到桌上:“哥,每次都这样,卡是我的,密码只有你知道,我又不知道卡里到底多少钱。”
   “想知道还不容易?正好我到西街看工程,你和我一起,路过邮政银行我查给你看!”
   “哥,人各有志,我想和朋友做生意。把钱取出来,我当本钱。”
   “不行”,阿民摆着手:“你就不是做生意的料,我不能看着你赔光了本钱。”
   “你咋就知道我只赔不挣呢?哥,我又不是小孩子。”
   阿民懒得和弟弟理论,皱着眉头思忖着什么。良久,他神色凝重的说:“还记得妈妈去世前说的话吗?”
   想起母亲临终前说自己最放心不下他,让哥哥帮她照顾好他。
   “哥,那时候我还小,你已经照顾我长大了,完成了母亲的遗愿。放手吧,难道你要管我一辈子?我想自己闯一闯不行吗?”
   “不行!”
   “为啥不行?你好好想想吧,快奔三的人了连个家都没成,还是先解放你自己再来解救劳苦大众吧!”
   阿民被激怒了,一巴掌打过去,弟弟捂脸头向墙上撞去。他赶忙扑过去用身子阻挡,弟弟的头正撞在他的胸前,他被撞的脸色煞白,顺墙滑坐到地上。
   缓过一阵后,阿民扶着墙站起来:“好,人各有志,我把钱全给你取出来!”阿民想,幸亏是撞在他胸前,如果真的撞在墙上后果真的难以预料,与其这样还不如把钱给他,说不定他真能闯出个名堂来。
   自从把钱给了阿峰之后阿民就再也没见过弟弟,他还是干着老本行,至于弟弟做什么生意他电话里问过一次,他口气生硬,让他不要再管,也不要问。但他老想问,先是电话无人接听,再后来电话就停机了。正无计可施,突然想到弟弟的qq,幸好阿峰的qq密码没变,他登上了弟弟的qq,这次总能从他朋友的口中知道他在做什么生意了吧?一个网友发来了信息,他点开了发来信息的网友空间,啊!他惊呆了,竟然是阿萍的空间,阿萍已更改了网名。空间里那么多的照片竟都是她和弟弟照的。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他问自己,但总是得不到答案。
   逗、逗、逗、逗……阿萍的信息又来了。
   别忘了后天我们的约定!
   阿民好奇的打上了三个问号。
   很快对方回过来:啊,领证这么大的事你都能忘了?不理你了。
   阿民回复:呵呵呵,逗你玩呢,能吗?不见不散。
  
  
  
   王蔚草书于2015年6月4号7点55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五朵金花和一棵狗尾巴草 下一篇:【江南传奇】火塘里的梦(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