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佛教徒

佛教徒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老杨自称是佛教徒。每次瞧见他,都会看见他手里拿着一串佛珠,每一粒珠子都被他长年累月地摩擦,已磨得光滑,无论是在日光下还是月光下,总会泛着光。珠子在他手里飞速转动,伴随着他的嘴唇的微启,总会有人上前很恭敬地说:啊,敬爱的大师,您好!
   也时常看见他在树林里打坐。说来也真巧,他每一次打坐,总会有人撞见。似乎他千辛万苦寻一个“清静”的地方,却往往被许多的路人所打扰。于是,不久的时间,他的“大师”的名号就传遍了。
   他很喜欢别人称之为“大师”,有时候加上一个“杨”字,叫他“杨大师”,他也会微微不快,训斥:“我已是佛祖的人,六根已净,何必加上一个‘杨’字?”我笑他:“你还没出家哩,就忘了祖宗么?”他把手里的佛珠转得更快了,把长长的衣袖学着古人那样用力地一甩,用极为轻而慢的步伐离去,似乎嘴里还在念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有一天,他撞见了我,用极为难得的笑容把我留住,手里不再是佛珠了,拿了一本书给我:“这是我写的佛学专著,拿给你们后辈看看。”我顿感无趣,这么样的令我厌恶的“大师”写出的东西,同样会使我厌恶。但也不可当面拒绝,大不了我接过书,转角时候扔进垃圾桶而已。我拿过书,他的手一空,立刻拿出佛珠又在手里开始转动,嘴里冒出听不懂的佛经。又用他极为轻而慢的步子远去了。
   我有一次问他:“你走路为什么是这样的?”他先念了一段佛经,然后才说:“阿弥陀佛,我是怕踩死了蚂蚁啊,我要很仔细地走,看看脚底下有没有蚂蚁。”我笑说:“可是地上总是会有生命的啊,小草有生命,你为什么踩?地上有很多肉眼看不见的虫,它们可以踩?难道蚂蚁不能杀,小草就可以踩死?”他似乎是怒了,但脸上却看不出来丝毫怒色,手中转动着那串古老的佛珠,又用他独特的步子离去了。
   他常挂在嘴边的就是:“我们修佛之人,戒嗔戒怒,戒色戒荤。”有跟我一样不信他的人就打趣儿他:“你把色戒了,你老婆怎么办?”他双手合在一处,说:“阿弥陀佛,女人哪里懂得我的事情,莫管他。”小区里药房老板笑他:“那我怎么见你老婆经常去买安全套呢?是给谁用的?”
   杨大师脸都绿了,似乎已将我们这群经常拆穿他的谎言的人恨到了极点。只是因为他是“佛教徒”,怒不得。
   他也常跟人说他吃素。但凡每一个不认识他的晚辈刚认识他,他就会说自己是“佛的弟子”,是“吃素的”、“学佛的”、“无欲无求的”之类。他是大学教授,却因为有位学生没有向他说声谢谢,在该生考研究生时候,暗暗使了手段,这名家境并不好,努力拼搏了许多年的学生,就沦为了拿着本科文凭进入就业大军的人。
   他有一次与我们谈起“感恩”,讲到了这位学生,他甚至引以为荣:“所以说,一定要把谢谢挂在嘴边。”我们愤然离席,对他实在不可理喻。难道为了一句谢谢,就要毁了一个孩子的前程?
   他但凡是遇上了大学新生,总会宣传自己的那套经典理论。有一次,一个学生问他:“老师,为什么学佛就一定要吃素呢?难道猪牛羊有生命,杀不得,白菜萝卜就可以杀?白菜萝卜不是照样有生命吗?你们学佛的人,看世间万物不是同等的吗?”这位学生让他下不了台,期末考试也就考得相当糟糕。
   他还经常吹嘘他的空间点击量,微博转发量是多少多少。有位学生质疑:“老师,既然您无欲无求了,为什么还在意这些呢?那些只是数字而已,我们都不在意,您却时常念叨,可否解释一下?”杨大师被问得哑口无言,不多长的时间,这位女生就因违反学校规章制度,挨了处分。
   他经常见我去旅行,就一直约我,我实在是受不住他的软磨硬泡,也就答应了。与他一道去了趟峨眉山。
   自上山开始,每见了一位僧人,他就要停下吹嘘自己半个小时:“你我同是学佛之人,阿弥陀佛,可我已经桃李满天下了,我已经出了好几本佛学专著了,我经常参禅打坐,我的空间里关于佛学的解释的文章,每天都有很多人转载,我的空间点击量已经超过十万……”那些僧人往往瞪大了眼睛,实在不知眼前这位杨大师是要表达什么。
   进了大殿,他异常恭敬,在蒲团上跪下,上身弯下,似乎已是趴在地上。他尽量将鼻子、额头碰在地上,最好是沾上一些灰尘,磕头最好是有声音。他在地上趴了有十分钟,我甚至误以为他是睡着了,他这才起来,悄悄对我说:“有什么心愿就跟佛祖说说。”我笑了:“原来你跪了十分钟就是为了说你的心愿啊,那你的心愿可真多,能够说上十分钟。”
   当然,他经常也会妙语连珠,诸如:“要想心静,先得心净。”这话被我奉为经典,经常挂在嘴上,他更是得意,将他自以为很不错的话都说给我听,有时还会说:“我那些话可以出本语录了。”
   他经常讲他喂养小区里的流浪猫,久而久之,那些猫一见到他,就会排着队的磕头。我们常常以为是神话故事,可却并不见小区里有什么流浪猫,也不见他喂养过什么动物。
   他也常分析社会上的事情:“黑车司机害了女大学生,这怪得了谁?还不是现在的女大学生嘛,一个个穿衣服跟没穿一样,把不该露的全露出来了,本来只该露脸,却用各种化妆品把脸隐藏了,这样的女生,能不被黑车司机害吗?”他这些话也是有些道理的,毕竟是大学教授嘛。
   他出的书没人买,便自己掏钱买来,一套一套地送人,他自己称之为“布施”。有一次他讲:“我看见一个僧人,就把我的书送了他一套,不到一个时辰,我看见另外一个陌生男子,他手里拿有一套书,正是我的。我很奇怪啊,就上前问,原来那位僧人转送给了他。这就是缘分,唉,世间的事情啊,莫过于一个缘字。”他也经常说他的某某学生在某某地方当官,经常向他请教问题,他每次都是说:“我给你讲解决方案,不如你自己去寻找答案。我给你一套我写的书,你自己读吧。”他似乎是恨不得把自己的书全送出去,中国人人手一册。
   前段时间他消失了近一个月,一下子看不见他打坐,看不见他走路的奇特的姿势,倒是觉得有些不习惯。
   终于是昨日又出现了,每遇上一个人就说:“我去峨眉山闭关了一个月,受益良多,改天我跟你讲讲。”
   我老远看见了他,不知为何,我连忙转身,加快步伐,便听他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哎,你别忙,你可能不知道我去了哪里吧?我去峨眉山闭关了一个月,感觉离佛祖又近了一步,现在我就给你讲讲。”
   我在心里暗暗呼喊:“阿弥陀佛。”却不得不慢慢地转身,瞧见他正用他极为轻而慢的步子走向我,我不自觉地看向地面,就瞧见一只毛毛虫被他踩中,肚子里的绿色的秽物就流了出来,在黄昏的金灿灿的阳光下异常夺目。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江南传奇】火塘里的梦(小说) 下一篇:父亲的棺材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