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清晨】凡世烟火,唯余谨念(小说)

【清晨】凡世烟火,唯余谨念(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凡世烟火,唯余谨念
   当我醒来的时候,是在深深的宫闱里。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但冥冥之中,万事皆有定数。前因后果,前世今生,六道轮回,万事万物皆有它存在的理由。
   在这深宫里,至始至终我没有说过一句话,因此他们唤我“哑女”。正因为我是“哑巴”,所以他们安排了一个不用说话的事务给我,让我打理照顾花苑的花。偶尔去御花园帮忙除草,修剪,浇水。我甚是喜欢这项任务的。在这里,我更愿意和没有情绪情感的事物相处,这样离开的时候才不会留恋,才不会不舍。我清楚的记得,我,终究是要离开的。
   一个人的时间,显得寂静而冗长。我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我只能等。就在我以为会这样一直下去时,他出现了。
   那时候阳光正好,风吹暖软,我在御花园的小角落里小憩。迷迷糊糊中从一阵琴声中醒来。曲调是欢快的,却饱含着莫名的情绪,忧伤、无奈还有挣扎。寻声而去,一位男子一袭白衣,在草地上席地而坐,琴声从他的指尖倾泻而出,他低垂着眼眸,落下一抹阴影,面容干净而美好。
   他一挥衣袖,一曲终了。在他睁开眼的那一刹那,我蓦然地心惊,我知道,他是我的劫。
   “要走了吗?”就在我转身将要离开时,他开口了,声音温润空灵,澄澈透明,就像是从山涧中出来的泉流,缓慢地淌过草地。我本以为他不会知晓的。我停住刚迈出的步伐,回头看向他,他也在看我。就是这样无意的惊鸿一瞥,感觉已是前世今生。他的眼里,是我看不清望不穿的情绪。想来我几千年的修为算是白练了,竟然看不穿一个凡人。我不开口,他也没有说话,彼此就是安静的看着对方。透过他,我能知道他叫安阳,一个温暖而充满希望的名字,他是王最喜爱的琴师。仅此而已,除此以外,我不愿再去知道。时间停止,情愫暗生。
   “再听一曲吧!”他的语气在人看来是恳求,却不容一丝拒绝。说罢,就自顾自的弹奏。或许他不是在和我说话的。不只是心软还是因为那份说不清的情,我没有走。曾听过这样的一句话,唯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奏出世间的绝唱。那他,指尖流淌的血该有多少?每个声音都像是灵魂的绝唱,来自最初始的自然天籁。我指尖轻捻,把他的琴音牵引到我胸前的玉珏里,将它妥为收藏。我知道,以后我不再有机会听到他弹奏了。
   人间情爱,终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繁华梦一场。梦醒过后,冷月无声,枯树寒鸦遍地霜。苦笑世间的痴男怨女,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那日之后,我依旧每天到御花园休憩。偶尔会碰到他,他还是一如往日的清冷,不愿多说一句话。而我亦是一言不发。两人之间的交流只有琴音。时光在静静地流淌。
   某日,他问我,我想出去吗?离开这个牢笼。他望着天空,眼里满是羡慕。我其实很想问他,是否想要离开。我懂得他,但需要他一个确切的答案。却还是选择了沉默,同他一起看着天空。白云绵软,自由而散乱。我终究是要离开的,而且时间越来越近了。近来几日,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他们的气息,他们在唤我回去。
   当要走的那天,我做了一个决定。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任性。离开的那天是人间的元宵节。宫里宫外都是热闹,喧嚣和繁华。我换上了仙袍,红衣如火,就像人间的嫁衣一样。我在御花园等了他许久许久,月上枝头了他还未出现。今日他是不会来的了。
   想象着他席地抚琴的模样,耳边响起他的琴声,我踮起脚尖,翩然起舞。为他,亦是为我,倾尽这一世情,舞一曲离殇,断却这一系执念。当烟火寂灭,繁华落幕,曲终人散以后,没有人会记得我曾来过这里。
   一曲舞罢,我看着大殿的方向,轻捻指尖一挥。仿佛听见了王和他的声音,清晰如同就在耳畔。“安阳,你想要什么?孤都会应允你。”“自由!我要自由。从此独行天地间,遨游逍遥外。与琴为友,与歌为伴。”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原来他要的真的很简单,仅自由而已。而我,从来都与他无关。不管是曾经还是以后,都没有丝毫关系。罢了罢了。
   月色皎洁湿无声,遗落一地银霜。花好月圆夜,恰逢别离时。或悲或喜谁人知?
   夜深了,天空也睡了。周围是万籁俱寂的黑。就在我要走的瞬间,传来了一阵急促慌忙的脚步身。我叹了口气,我知道是他,眉目如画的他。我止步,等他。
   “我自由了!我可以出宫了。”他的眼里是深深的掩藏不住的笑意。我知道,但我没有说,就是看着他,那一刻仿佛要把他的模样刻进心里,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似的。
   “你愿意与我一起离开吗?”他是那样的迫不及待。我却只能垂下双眸,轻轻地摇摇头,示意“我不能”。他的眼睛顿时暗了下来,看着让人心疼。我假装没有看到,这样我才不会心软,更不会心疼什么。我动了动嘴唇,想说的话却卡在咽喉处说不出来。
   “谨念,快点!要走了!”耳边传来霓裳的声音。是的,我要走了,说什么都是枉然,做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了。他是我在凡世的牵念,而我,不应该是他的。这段情从一开始就在注定了没有结局,但必须有一个人将结局写好。
   我看着他的眼,我想他是能明白我的。他的眼,应该是充满光彩的。他在我的凝望下慢慢倒地,闭上了那双让我心动亦让我心痛的眼。我施法,从他的额头将与我有关的记忆清除,将我从他的生命中剥离。我轻轻吻上他的眉间,温暖得让人贪恋,舍不得离开。我能想象到司罗霓裳他们愤怒、惊异、叹息、无奈的表情。但我不怕,我只想触碰他的温度。
   “安阳,我许你一世安好。从此不为情困,不为情伤。”轻启朱唇,低声吟唱。
   夜微凉,浮世殇。良人梦,不知终。
  
   文/梵疏影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绿野】离家的春天(诗歌) 下一篇:【文字】养兔(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