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诗经传奇

诗经传奇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诗经传奇 自从夫君离去后,妹是日益思念,忧心忡忡。
   每个清晨醒来,身体尤其地饥渴疲殆,是因为由于夜里想念得久久不眠?还是因为梦中的云雨缠绵呢?
   草草穿上衣裳,无意间瞥见铜镜里蓬蓬若蒿草的头发,消瘦土灰色的面颊,这是谁?还是那个让你魂飞意乱,惊呼天人的我吗?难道是我没有膏沐脂粉理妆吗?是我一心想着我的夫君情哥哥,为你伤心病恹恹呀。即使我把容颜梳饰漂亮,你又哪里看得到呢?
   哥哥真是妹的活冤家,越想妹的头越痛。想想往日的好时光,头疼也许能减轻。
   那是在春日的上汜节,处处车马喧嚣,人声鼎沸。妹独独与你相识在水边,你不禁惊呼“水儿清清,堤岸青青,菱荇荷莲多美丽。邂逅佳人真开心,佳人佳人,如怎何?”我亦嗔对道:“山上有松柏,池里有游龙,到处寻子都(美男子),却遇你个狡狂徒!”你闻言满面含笑,问我有没有逛东门,我说游玩过了,你却强拉着我的手,又一起游赏了一回,然后带着我去了大麻地,那里留下了我们的爱,还把你的佩玉解下赠给我,我亦告诉了你,我家的住址。
   摩挲着你温润的佩玉,想着你青青的佩带,心中不住地埋怨你,即然都已经告诉了你住址,为何不来会我呢?连个音信也没有,难道叫我主动去找你吗?这种日子真揪心煎熬,过一日比度三月还漫长啊!
   有一天,听到外面的狗在叫,我不由自主地开门往外观望。没想到,却是你这个冤家攀爬在垣外的桑树上,正准备翻墙越我家。
   幸好,家中只有我一人。
   我过去对你责怪道:“要么不来,既然来了,怎么不堂堂正正地进门呢?”
   你傻头傻脑,不解地问:“门关着,我想看看里面有没有人?难道你心疼我攀扯坏了你家养蚕的桑树了?”
   我笑道:“傻瓜,我怎会心疼几根桑枝呢?我是害怕你这样被邻里,兄长,父母发现,他们是要谗毁责备于我的。人言可畏啊!”我又对你说:“下次要请媒人来,行礼仪,明白吗?”你高兴着赞成。
   我们恩爱了一会儿,不尽绸缪缱绻,情意缠绵!回去时,对你千叮万嘱。
   焦急期盼中,你领着媒人,带着吉物雁礼而来。我不顾家人在旁,急切迎接出去,见到你时,泪流满面,心儿却宁静了,不再慌乱。
   来了真好!
   家人送走了你们,却不住劝解我,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我说哥哥你身材硕长,俊朗威武,仪表堂堂,士人风尚。
   又劝我说:“不要轻易对男人过于依恋,依恋过多,女人很难脱身,而男人就可以轻易甩手。”我安慰家人道:“那位哥哥实在能讨得我的满心欢喜,确实是女儿的好夫君,我的心已属他,矢志不变,请你们相信我的眼光,女儿以后会幸福的。”家人最终同意了我们的婚事。
   记得婚礼那天,在鼓乐声中,喧闹声中,你搀扶着我,我斜倚着你,姗姗移步。亲朋好友,乡邻孩子们在两旁为我们真情地祝福,热烈歌唱着:
   “南有弯弯树,
   葛藟紧缠绕。
   新郎真快乐,
   定有大幸福
   ……”
   当时,你快乐得脸都红了,我也害羞得心醉了!
   不可思议的是,那晚洞房,冤家你却夜深酒筵散后,送走宾友,东倒西歪,醉醺醺才来,可知我在等着你来行周公之礼哩。不知你是因为太得意了,还是酒喝得太多了,只顾上前来抓起我的手,灼灼目光,欲将我融化,又如鹞鹰戏弄雏鸡般,开始对我谑浪笑敖起来。我的心儿,也被你这欻然而来的情态变化,搅和得紧张不安,既羞涩又可恼:“以后再不许喝得颠三倒四,性情错乱了。”
   但是,当你把我搂在怀里时,我们的激情奔流,就似那剧烈燃烧着的薪,炽热而旺盛,似奔腾澎湃的大河大江,急湍涌动……
   婚后的日子,平静而融洽,小康而欢愉。
   每天,晨色朦胧中,出现第一声鸡鸣,我就催促你起床,准备去打猎。你每每总是眯缝着双眼,摇头吱唔说:“天还没明,再睡一会儿。”我揪起你的耳朵,教你看东方的启明星。你把头伸窗仰看,金星闪烁,也就不说什么,乖乖穿上衣服,背起弓囊。
   临行前,我都会嘱咐你小心,打到猎物尽快回来。
   我知道哥的猎术高明,没有空手而归时,早早采摘好野菜,沽好美酒,倚门而望,盼着你的身影,等你把猎物带回家。
   这回弋射到了野鸭和野雁,我赶紧下厨整治,你去劈柴烧火,助我操劳。今儿,我俩的心情特别,烹调好了,我也坐下陪哥哥喝起了小酒,夫妻双双把盏,你斟我酌,相互酬酢。借酒之兴,我去案头抚起了琴瑟,哥哥也去敲起了乐鼓,鼓瑟合奏,夫妻唱和,情臻意致,多么温馨雅趣,和谐美满呀!
   可是,幸福欢乐的时光总是倏忽即逝,荏苒匆匆。有一天,你突然对我说:“北有獫狁,南有荆蛮,边事急棘,王上有召,英武好儿,皆为出征。”那一刻,我只觉天塌了,地陷了,恶梦降临了,对你哭泣道:“不应征,可否?”
   “耕为民,战为兵,名在籍,不可。”
   “可是你走了,咱们的大田谁耕种?父母谁赡养?”
   “王事如此,无可奈何。”
   天哪!天哪!无奈何,我亦只能任哥行。
   追忆连篇,思绪绵绵,不觉日已西斜,鸡栖于桀,羊牛下括。
   哥在外好吗?此刻在做什么呢?宿营休憩了吗?你可知妹整日思念哥,不知哥有没有想念妹?我若能打个喷嚏,就知哥在想念妹。希望哥对妹的心儿永不改,对妹“唯我是爱”的誓言永不变。妹对哥的情亦是挚真不渝,不似那圆卵石可以转动,苇席可以翻卷。我们今世虽生为异室,然死则要同穴!
   哥呀!妹是日夜祈祷你平安,盼你早日把家还。妹在家操持家务,勤于田穑,等你归来,早日弄璋,以孝敬姑嫜。
   妹也不要哥把妹来苦思量,妹只求哥在外不遭寒暑,无饥无渴,无灾无难!
   鳊鱼尾巴色赤红,
   王室事务急如火。
   虽然有事急如火,
   父母穷困谁养活!
   妹我含泪鼓瑟、幽幽独唱,惹得树上鸟儿翘起粉红的蹼掌,揩净眼角的泪珠,陪着妹落泪心伤。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清晨】简单爱情故事(二)(小说) 下一篇:我的柔情你永远不懂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