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月光】宝石情缘(小小说)

【月光】宝石情缘(小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二十五年前,我在日本千叶工业大学进修期间,一次宠辱巨变,使我与一枚蓝宝石结下了不解之缘。
   1985年,我到这所大学进修的第二天,到田沼的图书馆去查阅资料。我刚推开图书馆门,眼前的一幕把我定格在门口,像被点了死穴似的呆立不动。
   在图书馆刚进门的地方,一张长长的办公台后,并排地坐着三位年轻貌美的女馆员。我刚进门的瞬间,她们像见到鬼似的,先是愕然一怔;继而,她们面带着非常明显的难堪;不知是对自己的失礼而感到羞惭,还是为我装束的不检而感到尴尬。
   “既来之,且安之”我暗暗地鼓励自己,硬着头皮往前走。
   当我走到三个惊魂未定的姑娘面前时,三位女士齐刷刷地站起来,深深地鞠了一躬,口中念念有词:“さん、おはよう!(先生早安!)”
   进图书馆的第一时间,我跑进馆内洗手间,对着镜子审视我自己,查看究竟哪里出了纰漏,产生了如此轰动的惊人效应?
   我出国之前刚理的发,那是北京一家中等偏上的理发店,手艺虽然不算上乘,看上去也还顺眼;我的眼睛中等偏大,而且还残留点儿青春的光彩;鼻子、嘴、耳朵等五官科,也都未见异常……毛病究竟出在哪里呢?
   一身蓝灰色的崭新的西装,一件刚上身的洁白衬衫……啊,是它——领带!
   当我的目光扫视到衬衫时,我被一条色彩鲜艳得无法忍受的领带,吓得一声惊叫。
   当时,我国刚刚兴穿西装,领带的审美标准,还处于与国情相应的初级阶段。不仅质地很不挺实,软踏踏的像女人的纱巾,而且最要命的是,俗不可耐的鲜艳。我那天系的领带就充分体现了这种艺术风格。那是一条红、绿、黄三色争奇斗艳的领带,好像一条毒蛇向咽喉爬去,难怪三位馆员小姐被惊吓得魂不附体。
   当天晚上,我把白天在图书馆受到的屈辱,讲给来自山东的访问学者李卓教授听,他说:“不行,这个面子,咱们一定得挽回来!”
   说罢他一伸手,把自己脖子上的一条新领带扯下来,然后,又翻箱倒柜找出一个小漆盒,把里边的一个镶蓝宝石的领带夹也贡献出来。
   第二天,我配戴上李教授提供的淡蓝色新领带和宝绿色的领带夹,再一次堂而皇之地走进津田沼图书馆。刚进门的瞬间,我发现三位女馆员的反应,与昨天截然不同。她们惊愕中略带几分赞叹,而且目光都聚焦在碧光灿烂的领带夹上。
   “さん、本当にきれいだね!(先生,真漂亮啊!)”一位瘦高女馆员说。
   “これは何の宝石?(这是什么宝石?)”一位矮胖女馆员指着领带夹问。
   “宝石玉。(是宝石、玉)”我胡乱地回答。
   这天晚上,我怀着感激之情,要把领带和领带夹“完璧归赵”时,老李只收回领带,却要把比领带贵重得多的宝石领带夹赠给我。
   当时,我断然不敢收如此贵重的礼物,与李卓推让得面红耳赤,临了他斩钉截铁地说:“我问你,这个……你喜不喜欢吧?”
   我老实地回答:“喜欢”。“那好!它与你有缘,归你了。”老李把蓝玉石领带夹塞给我。
   接着,他说,宝石这东西有灵性,当人们在珠宝市场上,如果一眼相中一块宝石,不管多少钱都应该买到手。
   随即,他又讲起这个领带夹的来历,那是他第一任女朋友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当他们正紧锣密鼓筹办喜事时,那位女士却毫无商量地与另一位男士领了结婚证书。当时,惟恐触及他伤心往事,也没有打听那枚宝石的来历。
   不料,20多年后,我在远离家乡的珠海,不仅揭开了宝石产地之谜,而且还由此引起了一场浪漫的故事。
   我在一次学术年会上登台演讲的时候,坐在第一排的一位女士的目光,像锥子一样聚焦在我的领带上,看得我十分不自在。
   在会后的午宴上,她主动地坐在我身旁。
   这时,我才发现,她是虽然面带隐忧,但是仪容俊雅,属于深谙人生辛酸、极富文化内涵那种高雅女人。
   她与我的谈话,起初是东拉西扯,兜了很大圈子之后,这才直奔主题:“您认识山东大学的李卓教授吗?”
   当我诙谐地回答说,我们曾是25年前在日本“插洋队”时的难友时,她激动得有些失态,眼睛雾蒙蒙的,喃喃自语:“世界竟有这么巧的事!不是做梦吧?”
   发现自己异常的表现,引起同桌就餐者的惊讶,她连解释:“今天,我意外的得知,刘先生留日时的好友,竟是我当年初恋的情人!那可是一个曲折的故事呀……”
   饭后,她约我一块走。她问我,近期还与李卓有联系吗?我说有,经常在网上联系;她问我,李卓家庭好吗?我说很好,儿女双全,夫妻和睦。
   至此,谈话也就嘎然而止。沉默了一会儿,她若有所思地问,您是全家过来的吗?我回答:是全家,也是个人。
   她愕然一怔,大胆地甚至是放肆地上下打量我:“怎么可能?!您这么优秀,还是单身?”
   我告诉她,我的爱妻八年前过世了,她一听有些动容,说道:“你不想问我点儿什么吗?”
   接着,我问她下面三个问题;她说,好,我逐个回答你。
   第一个问题:你是全家到珠海来的吗?回答:是全家,也是个人。
   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到珠海来?回答:我在等一个见面后才知道他就是我要等的人。
   她尽量把语调放得轻松、和缓,似乎有意掩盖内心的冲动,但是那颤抖的尾音却出卖了她的隐情。
   第三个问题:你当年为什么突然离开李卓?她说,如果我今天不遇到你,这个秘密我可能带到坟墓里去。在我与他筹备婚礼时,突然发现我怀孕了,孩子不是他的,是我们三角恋中另一个男士的。我不能欺骗他,又顾及自己的面子,最便一狠心,出此下策……
   当她确认,我佩带的蓝玉石领带夹就是李卓送给我的时候,她说,他既然把我送给他的宝贵礼物转赠给你,说明他在情感上彻底把我放弃了……
   她抚摸着我的领带夹,用纤细的手指捻着蓝玉石,意味深长地说:“这枚蓝宝石,从今往后与你我有关,你可别再转赠给别人哦……”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墨舞】抉择(小说) 下一篇:【丁香】爱过就够(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