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梧桐】“丑小鸭”的“六一”儿童节(小说)

【梧桐】“丑小鸭”的“六一”儿童节(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梧桐】“丑小鸭”的“六一”儿童节(小说)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对小学生们来说这应该是一个非常高兴的日子,然而三年级的齐飞小同学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她昨晚对自己一次次地说你一定要快乐地坐在台下看同学们的节目表演,不要去想那美好的时光,她恨自己不争气。
   同学们整齐地坐在台下看台上同学们的节目表演,那些家长们则没有秩序地忙活着,有的给就要上台的孩子整理衣服,有的给要下台的孩子准备好了果汁,有的拿着相机对着台上的孩子开心地拍着,把欢乐永远定格在这美好的瞬间。
   音乐和欢快的笑声并没有感染齐飞同学,她落寞地坐在第六排的最左边。她乍看很丑,如果有耐心多看她几眼的话,还能说得过去,她个子明显比同学们要矮,小小的眼睛里是与她的年龄不相称的忧伤和无奈,她枯黄的头发下面是一张又黑又瘦的脸,而脖子却比脸更黑,因为好久没有洗了,衣服一点色彩也没有,灰的褂子和黑色的裤子。她的前后是打扮得花枝招展,脸上涂着胭脂要上台表演的学生,她们嘻嘻哈哈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她觉得自己来自一个和同学们完全隔绝的世界,虽然近在咫尺。
   在去年的六一儿童节她还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漂亮最幸福的女孩子,当她穿着一身白底红色的碎花服装表演完舞蹈《辣妹子》从台上走下来的时候,爸爸就高兴地迎上上来,用他那大而有力的手把一只化得很厉害的冰糕递给了自己,她觉得那是最好吃的冰糕,她看到爸爸的眼神比自己还要高兴很多倍,可是她这辈子再也吃不上那么好吃的冰糕了。谁也无法说明白命运为什么要来摧残这个原本生活在幸福中的女孩。
   齐飞的爸爸以前在建筑公司上班,几年前从十多米高的塔吊上摔了下来,把腰椎摔成粉碎性骨折,腰里固定上螺丝,住了几个月医院,在家休养了半年后又去上班,身体虽然不如以前强壮了,但是一般的活还是能干的。别人都说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也在期待着幸福的来临,为了女儿的未来,他发誓要挣很多的钱,让她过上公主般的生活,他从公司里辞职后自己组织了十几个人干建筑工程。正当他的事业经过艰难的起步之后蒸蒸日上时,灾难又一次降临,去年的七月份,他从八米高的脚手架上掉了下来,而且落在了电线上,当场没有死,住了几个月医院花去巨额的医疗费后不死不活地出院了。
   有一天齐飞放学回家做完饭,给床上的爸爸喂米饭,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以前的爸爸是那么健壮,力气很大。爸爸回家后经常把自己高高地抛在半空中再接住,父女的笑声在温馨的院子里回荡。有一次同爸爸到外面散步,突然下起了大雨,爸爸用他的衣服把自己裹起来,抱在怀里跑了很多路回家,爸爸浑身湿透了,自己身上虽然也没有多少干的地方,但想起那一幕,齐飞都要流泪。齐飞小心地给爸爸喂着米饭,就像当年爸爸喂自己一样。喂完后,齐飞把爸爸的嘴角擦干净。她看到爸爸那呆滞的目光,嘴角翕动着,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以前自己课本上有什么不懂的问题,爸爸总是耐心地给自己讲解,从来不向自己发火。那只会零到十以内加法的妈妈向自己发无名火时,爸爸总是站在自己一边。在她的记忆里爸爸从来没有打过自己,虽然自己有时很淘气。她紧紧攥住爸爸那已变得没有一丝力气的手,跟棉花一样柔软。她把爸爸那曾经有力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禁不住潸然泪下。她看到爸爸浑浊的泪水也流了出来。年幼的齐飞哭得越发伤心了。
   “你们还哭什么?你们还觉得我心情很好是不是?”在外面打牌的妈妈回来了。爸爸刚出事的时候妈妈还非常伤心,但时间长了,她就厌倦了这样没有尽头的苦难生活。她很想老公早点解脱,也让她轻松一下。
   去年冬天的一个清晨,妈妈在做饭,齐飞把牛奶热好去叫爸爸准备给他喂奶。爸爸的眼睛闭着,她用手拍拍爸爸的手,发现爸爸没有反应,而且手是那样的冰冷,是让人感到绝望的冰冷。小小的齐飞也预感到不好了,急忙把妈妈叫来。齐飞摸着爸爸那僵硬的手,伤心欲绝地哭着。
   当爸爸的遗体被家族中的人要往棺材中放时,齐飞扑在爸爸的身上是那么地不愿意爸爸离去,她知道爸爸走后,她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爸爸了,即使爸爸那像棉花一样柔软的手,甚至是那冰冷僵硬的手再也碰不到了。家族中的长辈们把齐飞拉开,红色的棺材盖还是盖上了,他们把爸爸抬上了停在门口的火化车上。那个开车的没牙老太太一加油门,把哭成一片的亲人们扔在了门口。
   爸爸尸骨未寒,家庭内部为了爸爸的遗产就发生了激烈的斗争。那对齐飞非常疼爱的爷爷和奶奶,还有叔叔、姑姑、婶婶此时露出了狰狞的面目,从此家中打得鸡飞狗跳,再也没有宁静的日子了。妈妈只好带着齐飞来了大姨家暂住,至于妈妈不去姥姥家的理由,是妈妈已经十多年没有叫姥姥一声“娘”了,形同陌路。爸爸的遗物妈妈什么也不让带,妈妈说死人的东西晦气。齐飞只是偷偷地把爸爸抱着自己的一张照片夹在了课本里。
   老家离大姨家有十几里路,齐飞不得不转学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学校。在大姨家住也不是长久之计,有人给妈妈开始找对象了,齐飞虽然不乐意去面对一个陌生的爸爸,但这是小小年龄的她无法决定的。
   妈妈在今年春天又一次结婚了。
   由于新家离大姨家很近,这次齐飞没有转学。
   齐飞的新爸爸是个比妈妈大八岁的光棍,在渔船上工作。齐飞从内心深处对这个男人有种抵触和仇恨,好像是他夺去了她的亲爸爸,几个月了,她也没有叫他一声爸爸,如果叫他爸爸就觉得对不起那永远离开自己的亲爸爸,虽然妈妈经常为这件事训斥她。每当这个时候新爸爸就大大咧咧地说“没事的,没事的”,那种讨好的表情让齐飞讨厌。
   泪水渐渐模糊了齐飞的视线,她看不清同学们精彩的表演了。这本来就跟她毫无关系的事情,她哭得越伤心,仿佛台上同学们表演就越卖力,台下的观众就越高兴地鼓掌。
   一个让齐飞害怕的身影站在她的面前:“齐飞同学,你这是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
   “没有老师,眼泪是让风吹的。”她站起来胆怯地对她的女班主任说。
   “这么多人,那风就单单吹你,难道就数你漂亮。不要在这儿扫兴了,马上给我到教室里去!眼不见,心不烦。”班主任恶狠狠地说。
   齐飞不知从那儿来了勇气恶狠狠地瞪了班主任一眼,拿起自己的板凳向教室跑去。
   台上正在表演的节目是舞蹈《喜洋洋》,这是齐飞的班主任编排的节目,在音乐欢快的伴奏之下,八个女同学穿着鲜艳的衣服,头上扎着红色的蝴蝶结欢快地跳着、跳着……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乍暖还寒时候 下一篇:一个癌症患者的凄凉岁月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