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思路]残冬(小说)

[思路]残冬(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牢骚几句:童年那些在我眼前挣扎着生活的人,现在依然在我脑海里挣扎。我一直想不明白,挣扎着生活到底有什么意义?直到那天,我又忆起了那个残冬的清晨,我才突然明白,生活的意思就是继续生活。
   九零年残冬的那个晚上,北风呼呼地刮,太阳起时它才睡了。我钻出又硬又凉的被子,生绣的破铁皮似的棉袄划过我的皮肤,矗在了我身上。我边鞈鞋边从炕沿边的炉台上抢过一片糖糕馍(发酵后的玉米面加少许糖精蒸的。微甜。)压进嘴里,往茅房跑去。我的棉鞋底去年就断了,跑一步,就有两股儿冷风顺着脚心往上钻啊钻……
   我嚼着糖糕馍撒完尿,又往村子中间跑去。昨晚,我同学小蛋说他家有碘酒,往我的冻脚上一抹,我的冻脚怕是就能好!我的脚年年冻,脚后跟结了很厚的痂,这痂像干了的柳树皮。
   我跑着,突然被绊了个狗吃屎。我翻个身跳起来,见路边的柴火窝里倒着一个要饭的人。这人就着白眼抽搐,像被棍子打闷的蛤蟆。我吓得倒退几步,又跌了一跤。我原地一滚,爬起来,喊着奶奶往家跑。
   奶奶听我声音不对,边朝我这边疾走边问,咋哩咋哩……我说柴火窝里倒着一个要饭的人。说时,我拉着奶奶跑。到了跟前,奶奶看一眼那人,朝我喊,赶快回家烧火!我脚不沾地跑回家,玉米杆刚好翻下炉膛,腾起白烟。我把玉米杆撺回炉膛,火苗哄一声擦过锅底,冲进烟囱。锅嗞一声响了。
   奶奶扶着门槛儿喘口气,迈进屋里,打开灰黑色的八十目的砂布似的柜门,端出人头大小的乌油的盐罐放炉台上,又把一只发黄的开着发丝般裂缝的白瓷碗放炉台上。奶奶从盐罐底子里捏了一粒大米般大小的盐放碗里,皱眉看一眼,又把手伸进黑洞洞的盐罐里。奶奶的手不见出来了,像是被黑洞洞的盐罐吃掉了。
   奶奶,水开咧!我喊。奶奶打了个颤,从盐罐里舀了一勺盐倒进碗里。我慌忙往碗里添水,奶奶边用勺子慢慢搅着,边盯着我的被子看。盐化开了,奶奶用抹布裹了碗,指着我的被子说:“抱上,先让他盖一下。”我应一声,抱起被子跑出来盖在了那人身上。这时,奶奶也赶来了,她端着碗,半勺半勺喂那人。喂了半碗盐开水,那人缓缓地转了转眼球,然后盯着奶奶看。这时,清晨的阳光抚了来,抚走了我脸上的寒气。早起挑水,抱柴火的村人们围在几米外看着。
   一碗盐开水下肚,那人在我的被子里缓缓曲了下腿,他仰头望望媚蓝的天空,两滴泪水从眼角滑进嘴里,另外两滴又滑出……
   那人用被子蒙了脸。
   奶奶站起来,像受了冤屈的我那样啊啊地哭,露出一嘴血红的牙床。村人们忙上前扶住奶奶,说:“婶儿,谁都管不了这事。你家一老一小又能咋样?走,咱回家。”这时,那人慢慢爬起来,双臂抱着肚子,佝偻着背挪走着。奶奶对那人说:“嗳,来我家吃饭!”那人像是没有听见奶奶的话,继续挪走着。
   我一听奶奶说家里有饭,撒腿就往回跑。我的耳际又传来奶奶的声音:“朝西走,西边村子密!”我在家里耸动着鼻尖搜索了一遍,哪里有饭啊?我不甘心,又跑出来问奶奶:“奶奶,饭呢?饭呢?”
   奶奶就着泪花,露出血红的牙床,哈哈一笑,说:“滚得远远的吧!”村人也都笑。笑完该挑水的挑水,该抱柴火的抱柴火。我也跟着大人笑了一阵,又朝小蛋家跑去了。
   奶奶冲着我喊:“早点回来,一会儿吃二面齐子(玉米面加点白面擀成的面条。)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一个癌症患者的凄凉岁月 下一篇:【梧桐】第100封情书(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