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荷塘】如此“快嘴”(小说)

【荷塘】如此“快嘴”(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把结巴说成张家长李家短、传闲话的快嘴婆,不如说让拐子短跑、瞎子打锣、呆子哼小曲,尽没谱的事儿;可现在的社会铁树开花、老太太怀孕、公鸡下蛋的事已不再是传说,一切皆有可能,难怪人们在唱: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要说发科嘴快,谁都不信,为什么?因为发科天生就是结巴。他再快也比正常人慢个四、五拍,况且发科因为结巴闹出不少稀罕事,他自己就觉得很郁闷,一般决不上赶着凑没趣了。
   发科小时候,头大身子小,长得似火柴棍,加上嘴拙,经常受别人欺负,打架总打不赢,发科的哥哥便教他,遇上事儿心里要默念:先下手为强,然后果断出手。发科练了几次,还未纯熟就同小秃子遭遇了,发科上前一步心口一个劲儿地念道:“先…先…”下字还没出来,就被打倒在地。小秃子瞅了他一眼高声说道:“我哥说了,先出一拳,然后再念,先下手为强。”转眼发科长大了,工作勤恳,态度认真,很快被提拔为土地局的股长,恰逢土地局搞基建,局长见发科不善言辞,不便与建筑商沟通,就安排他在局里做统计工作,发科把项目台帐、数据、清单做得井然有序,深得局长马明的首肯。
   不料月余的时间,发科竟被同事的媳妇告到局里,原委是:同事跟发科同室办公已被传染上了结巴,媳妇态度强硬,寸步不让,坚决要求把丈夫跟发科分开。局长还没有反映过来,与发科同室办公的小翠爱人又找上门来,都是一个原因,被传染上了结巴。马明安抚好了职工家属,琢磨着:把发科调开,工作会受些影响。不调开,谁愿意跟他在一起工作呢?搞不好传染的全局都象憋红脸的公鸡一样,结结巴巴的山响,那可成了狗咬粽子,没法解脱啦。第二天,马局长把发科找来,先表扬了他前一段的工作,又把工地上需要一个老实本分的干部的想法向发科表述了一番,发科觉得到工地自己更合适,便说:“可…可以…去,只要…领导…知…道个…”马局长见发科着急,就递上水杯来,发科喘了口气一摆手,打翻的水洒了一桌椅,发科忙站起身来说:“屁…”马局长也不想难为他,笑着把他送出办公室。
   发科工作起来还真认真,不管风天雨天准在工地上转悠。一天,马局长来到工地,先夸了他几句,又问他:“发科,咱这家底子薄,事事还要注意节俭,比如,你的手机、电话费超过别人好几倍。”发科红着脸辩解道:“谁…联系工程…那么简…单。”马明心里明白,笑着摆摆手说:“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清,对吧?”发科说:“在…理。”马局长拍拍他的肩膀说:“好好干啊,发科,领导知…道。”话一出口,马明才察觉,原来这玩意真传染。
   一年后,土地局办公楼在发科的精心照料下终于落成了,崭新的高楼,明亮的窗子,优良的办公环境,让人啧啧称羡,受了表扬的发科更是沾沾自喜,觉得自己也是猪八戒耍钉耙,有两下子。马局长从工作考虑特别分给发科一间办公室,让他觉得脸上多了几分光彩,祖坟上冒出了青烟,你说同是股级干部,办公室的差别怎么这么大呢?神清气爽,好不得意。尽管发科的嘴皮子还不利落,话却渐渐多了起来,逢人便说起自己下工地、搞基建、选材料、上模板的光辉经历,更把自己的办公楼比做赛过“天上人间”般的富丽堂皇。
   俗话说:人躁有祸,天燥有雨,就凭发科的嘴还真把祸招来了。这天,上边来人检查工作,发科被叫去陪酒,几杯酒下肚,发科又耐不住胸中发痒的得意春风,他撇着嘴不屑地说:“我盖得楼…是…是全县…一流,…全市…一、一”话没说出来,菜汤子流出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饭罢,发科非拉着人家去参观他的楼,缠着人家听他讲光辉业绩。
   众人来到办公楼,看着超大的办公室暗暗称奇,人家问发科:“你的办公室有多大?”发科晃着脑袋说:“八…八十平,局…局长的…一百五。”谁知人家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发科以为没听明白又说:“真…真是…一百五,骗…你是…王八。”人家走后,发科还没缓过劲儿来,他自嘲地说:“没见…过,大…大的,眼气啦。”很快,上边派来检查组,检查办公楼超规模超概算的问题。马局长气坏了,骂发科是狗吃了牛黄——胆子太大了。发科更是有嘴说不清,最后查实土地局办公楼严重超标等一系列违规违纪的问题。
   马局长被谈话回来,发现坐在台阶上的发科,发科急忙站起身来,张开嘴要向马局长解释什么,不等他吐出一个字来,马局长苦着脸摆摆手说:“发科,你别说了,作为失败的典型,你实在是太成功了。你说,为盖咱这楼,我真是跑断了腿,磨破了嘴,好话说的比跟爹还多,整天五加二,白加黑的干,肠子都喝破了,要是能走正常手续,我费这么大劲是撑的。通往成功的路,天天都在施工,你不绕道行吗?”发科呆呆地看着马局长说:“苦…”马局长接着说:“你说,费这么大劲是为我个人吗?一没走错路,二没装错兜,三没上错床,到落了个处分,政治生命提前内退啦。我上哪儿说理去?”发科脸憋得通红说:“得…”马局长看了他一眼说:“你说,你啥时候学得乱吹猪尿泡,你吹真吹出点花样来,新颖脱俗了。我怎么就没想到,一个笨嘴拙舌的你,竟是一个张家长李家短的快嘴婆,信口胡说,张口就来,你…你真…行。”
   发科涨红着脸说:“马…马局长,你…你…结巴。”
   ......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墨舞风清】小西瓜(小说) 下一篇:三妹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