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热乎乎儿的猪下水

热乎乎儿的猪下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凡事只要有利可图,总有一些人围着转,混个吃喝也好,做个“二倒”也行。总之,只要沾点儿,蹭点儿,捞点儿,什么招都使得出来。这不,听说陈庄村委会要重建,县猪定办的朱主任也赶来了。
   要说这猪定办,叫生猪定点屠宰办公室。分管审批办证,自然朱主任不会把自己不当干部。他梗着脖子,迈着方步,倒背着手走进村委会。村委会主任长青赶紧着一通常规操典。朱主任说:“也没什么大事儿,过来看看。”长青说:“俺村冷冻厂定点的事儿,您还得帮个忙,高抬贵手啊。”朱主任诡秘地眨巴了一下眼睛:“那还不好办?自己家的事儿一样。哎,听说你们村不是要翻盖村委会吗,我倒想请你帮个忙。我小舅子有个施工队,就是天宇公司,你看……”长青说:“这好办,俺村是公开竞标,来就是了。”朱主任说:“初步定的是多少钱一平方?”长青说:“四百以下。”“四百才赚几个钱儿啊?”朱主任站起身走进长青,伸出手指:“少说也得六百,事儿成了啊,也亏不了你的。”长青说:“这价反正是公开的,高了大伙有意见咋办?”朱主任一挥手:“做工作嘛。长青,我可是没求你办过事,总不能不给我面子吧。好了,好了,就这么着了,想想法,拜托了。这是算咱俩的行吧?过两天我请客。”
   朱主任走后,事情还是该咋办咋办的。招标是村委会通过的,你朱主任也不能出格呀。最后,朱主任的小舅子以报价太高被淘汰出局,而陈庄冷冻厂定点的事儿自然也就批不下来了。
   事情当然不能算完。陈庄是远近闻名的养猪专业村,村里陆续建了种猪场、饲养场、饲料厂。为建这屠宰冷冻场,村里拉资金、入股份,总算筹划的差不多了。可这定点证批不下来,那可是想结婚的汉子没手续,干焅着。长青和村干部们一合计,孙子还得当,饭还得请,一定要把养猪事业进行到底。猪定办人员并不多,可人家朱主任为把衙门做大做强,还专门招了个中专毕业的女学生给自己当秘书。事情就这么巧,这女孩就是陈庄人。长青他们跑到她家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讲明原委,请她牵线搭桥,网开一面。这招还真灵,不久,姑娘传过话来:朱主任原则上同意可以坐坐,为了注意影响,就在陈庄小饭店就餐,至于怎么安排,档次多高,自便。
   长青他们赶紧把村里的马家小饭馆粉刷一新,更换了桌椅,又从县里请来个厨子,杀鸡宰鱼,一通折腾。朱主任就要到了,长青又琢磨了一遍菜单,检查了一下卫生,发现餐桌上没有餐巾纸,却摆了两卷卫生纸,感觉着不是那么回事。村委二柱说:“用卫生纸不行,咱得用卫生巾,那都有包装,档次也高一格。”长青赶紧吩咐到小卖部买来摆好。朱主任来了对着餐桌一照量,转身对长青说:“我说,你是要跟我玩命啦?我今儿个非喝吐血不可。”长青说:“不能够啊!”朱主任说:“你摆的可是卫生巾啊。”长青忙拿起小包一看,哎呀,是妇女用的卫生巾,还是夜用型的。
   大家落座后,朱主任先发制人了:“长青,来,来,喝仨,我一个。”长青说:“那不合适。”朱主任一昂头:“我在上你在下,我说几下就几下。”长青说:“对,你是领导,你沾沾我碰碰,你说咋弄就咋弄。我敬你三杯。”几巡酒喝下来,人们脸也红了,声音也高了,汗珠子也冒了。二柱说:“朱主任,你把皮衣脱了吧?”朱主任脱下皮衣,二柱帮他披在身上,二柱用手摸了摸说:“这羊皮真好。”朱主任一瞪眼:“二柱你说啥哪,羊皮,我披着羊皮是个什么东西?”二柱说:“披着羊皮的狼啊。”朱主任说:“你小子敢讽刺领导。”长青忙说:“朱主任,二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不会说人话。您整天考虑的是全县的大事,全县老百姓谁不知道?地球人都知道啊。为俺村的事儿,那更是千方百计的吃苦受罪,想办法,谋出路,求发展。您到俺村来是俺们的福气,俺全村人都盼星星盼月亮似的。”朱主任说:“好了,今儿个高兴,我就不计较了。要说你们村定点的事,我是找过县长、副县长、畜牧局、粮食局……了解有关政策,大事咱不能糊涂啊。”长青一招手,全体村委站起来:“大伙听见了吧,朱主任为咱村的猪真是操透心,费尽了神,咱们一块儿敬朱主任一杯。”
   朱主任得意了,摇着脑袋说:“就你村这点事儿,我是一直放在心上。那天到你村刘兰兰家,她摸了我,我也摸了她……”大伙惊讶地看着朱主任,没想到这小子还……朱主任咽下嘴里的菜才又接着说:“……的情况。”长青这才舒了口气说:“您以后多来转转,给我们村干部上上课。”朱主任说:“上课?上茅厕吧。”长青过来扶他,朱主任一摆手:“这点儿酒,才喝出味儿来。”二柱说:“咱这饭馆小,没厕所。反正天也黑了,就在路边随便撒吧。”朱主任出了门,长青对大家说:“喝了半天,正事儿还没着落,咱的话可得跟上啊……”正说着,外边传来一阵扭打声,大伙一愣,跑出门一看,朱主任正和一棵小树在较劲,边推边喊:“你拽我干啥?我又没喝多。”大伙定睛一看,原来朱主任小解完,把腰带连同小树系在了一块儿,大伙笑着帮他解下来。
   回到屋里,朱主任喝了两口茶水接着说:“我这肚子,是一肚子热肚肠,为你们……”二柱说:“这几年没少吃猪下水。”长青说:“您要是在咱村定点,您个人不但有政绩,每天都可以吃到刚从猪肚子里取出来的、热乎乎的猪下水。”朱主任含糊不清地说:“是热肚肠,为你们……”长青说:“热肚肠,热肚肠。那证,这么说您批了?”朱主任说:“当然嘛,证,我批了。咱今儿个是酒杯一端,政策放宽;筷子一举,可以可以。不过你们村里的治安也要抓一抓,撒泡尿就被人乱拉乱扯的呀,碰见个女流氓就麻烦大了啊!”大伙捂着嘴乐,怕喷出来,真怕糟蹋了刚吃进肚子里的好饭好菜。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三妹 下一篇:谁拾了伊的红罗帕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