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谁拾了伊的红罗帕

谁拾了伊的红罗帕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柳月小姐是大户人家柳员外柳老爷的掌上明珠。
   柳月小姐芳龄十七了,按大户人家的规矩,柳月小姐早该寻婆家了,可柳小姐的婚事到现在没寻好。这可愁坏了柳员外柳老爷夫妇
   柳员外是柳家庄远近闻名的官宦后裔富商,据说他太爷爷的太爷爷的爷爷是清朝康熙爷时当朝的一个尚书。后来几代传位,自是赚了不少银子,到他太爷爷时,说是看透了官场的丑恶嘴脸就辞了官举家告老还乡回到了安徽合肥,做起了布皮生意,代代延续,到柳员外这代时,自是更加兴旺,因为柳员外广交天下客,布皮生意经营有方,又诚信善良,且人缘又好,所以在合肥一带提起柳员外无不伸起大拇指夸赞。
   柳员外人如此的好,他宝贝女儿自是不在话下,更别说小姐如西施转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了,有钱人家的孩子诗书礼仪培养是从娘胎出世就开始的,小姐彬彬有礼,待人接物无不体现大家闺秀风范,员外家良田千亩,大小作坊十几处,这样人家的姑娘何愁嫁?
   但还就是这样的姑娘不好嫁了!
   事情得追溯到柳小姐十四岁那年的那个夏天,正值忙夏的节气。
   那天是小姐一个远房七姨娘的八姑婆的三表哥订亲,有钱人家自然是亲戚多,更别说像柳员外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大户老爷,一大早柳员外和夫人就张罗着出了门,临时还不忘过来看看宝贝女儿,不忘叮嘱管家吴大宝和小姐的贴身奶妈王妈还有小姐的贴身丫环莲儿,这吴管家和王妈都是柳家几十年的老仆了,是看着小姐长大的,小姐交给他们自然放心。莲儿打小跟小姐一起长大,天生乖巧伶俐,跟小姐也情同手足。
   有客官就要问了,这小姐的表哥订亲她还能不去?问得好!前面交待了是她远房的七姨娘的八姑婆的表哥,八杆子打不着,柳小姐素日不爱出门,平时在闺楼绣女红,练琴韵等忙得不亦乐乎,所以一听这次又得出去拜见长者面对那么多亲戚还不能失了礼节,还是远亲!这次就不答应了!嘟囔个小嘴几天都不开心,又不敢明说,还是鬼机灵的莲儿头天出的主意,叫小姐谎说感受风寒了,去不了了,叫娘亲代问姨娘和表亲好,这柳员外夫妇一听还当真吓了一跳,过来一看,但见女儿虽微寐装睡,却面容红润,神情依然,当娘的心思就有底了,柳夫人悄悄拉过丫环莲儿问“小姐是真的感受风寒了吗?不许骗老身……”莲儿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骗柳夫人,匆忙把小姐的心思如是说了,还悄悄嘱咐一定保密!谁养的孩子谁知道,那边柳老爷何许人也!自是懂得宝贝女儿的心思,再说就那一个宝贝女儿,那亲戚也却是太远,远的八杆子打不着,本想自己都不去的,准备托管家递个贴子备些厚礼去,想想人家盛情来请了几次不好再推辞,也就答应了。
   所以今儿自己的宝贝女儿不想舟车巅簸,找个面子能说的过去的理由他又能说什么?自己的宝贝自己疼。
   也就打着哈哈客套地说上个几句就拉着夫人出门了,下人面前得做做样子不是?
   且说这柳员外和柳夫人前脚一走,后脚小姐就赶紧从床上起来和丫环莲儿匆匆换了装,带着昨晚就准备好的随身小包裹和管家交待几句就出门了,这位看客又要说了,老爷不在家,管家能轻易放小姐出门?所谓能当管家的,自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当管家是靠眼和脑子吃饭的,这一大家的连老爷都经常让着柳小姐,他吴大宝凭什么事事较真?较多了是跟银子过不去,柳小姐私下给的小恩小惠可比柳夫人给的多得多
   吴大宝是自己人。
   话说这柳小姐和丫环莲女扮男装出了门,莲儿伸手叫了一辆黄包车,俩人坐上车直奔城隍庙去,城隍庙是合肥中心,自是最热闹的地方,车夫很卖力,只一会儿就把这主仆俩送到城隍庙门口,小姐下了车,莲儿也下了车,给了车夫脚力钱,就进了城隍庙大门,响午的太阳已经挺热了,都茫种的季节了,自是有些肆虐的时候,好久没出来过啦!开心的柳小姐拉着莲儿在人海里穿来穿去像小鱼儿,全没了大家闺秀的矜持,好久没见到这么美的阳光啦!心情好太阳都是那么的温柔……
   此时的城隍庙步行街已是人声鼎沸,街两边的商柜货什摆的是琳琅满目,商家正甩弄着自己的喉咙吆喝着:“卖西瓜啦!卖西瓜啦!香又甜的大西瓜啦!……”主仆俩寻着声音走到一个卖西瓜的摊位。
   “小姐!……”莲儿突然失口叫了起来,好在人多,大家都各忙各的,卖西瓜的正蘸着唾沫在数钱呢,谁也没在意这对女扮男装的主仆俩瞬间的神情变换,柳云赶紧拽了拽莲儿的衣衫下角,瞪了她一眼,莲儿吐了吐舌头,岔话到:“这西瓜怎么卖的?”
   “三文钱一斤”卖西瓜的道。“给我们来两斤”
   “好咧!……”卖瓜的手起刀落,“要下雨啦!赶紧收摊啦!……”不知谁喊了一声!主仆俩一抬头,这天还真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暗了下来,阴沉沉的!整个上空像扣了个大锅,集市两旁正急急忙忙收摊呢,行人赶路的都开始跑起来!可不是!六月的天娃娃的脸!莲儿拉着小姐要走,“西瓜还没付钱呢!……”小姐道,卖瓜的主儿可是急得不行了,“你快点啊,我还得赶路呢!……”莲儿匆匆给了钱,接过摊主的西瓜拉着小姐的手也匆匆往城隍庙大门口赶去!
   “哗啦啦!…“哗啦啦……!”豆大的雨点突然下起来了!这不谙世事的雨哟!可不懂柳小姐主仆的心思!“小姐,快跑!……”莲儿拉着柳小姐是什么也顾不上了!可不是!这么大的雨打在自己身上生病事小,小姐要生病了,老夫人回来还不把莲儿皮扒掉!…这柳小姐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吓也吓坏了,任由莲儿拖着她跑……
   “砰!……”突然,柳小姐面前一黑,一个踉跄,与一个人撞个满怀,她抬头一看,是一位面如冠玉的白面书生
   “罪过罪过!……”小生这厢有礼!……贤弟莫要见怪!说着,书生一把扶住柳小姐的身子……”
   柳小姐一个大家闺秀黄花闺女,何曾如此近距离接触过男人的身体!还在如此狼狈的雨中!羞得那个脸啊,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那边莲儿气急败坏地一个推搡“你撞到我家小姐啦!……”
   “啊?!……”书生惊叫着,嘴巴圆成一个大大的“O”,
   这不解风情的雨耶!肆虐的疯狂,像是要吞食这三个不识时物贪玩的少年人儿
   只瞬间的时间,柳小姐主仆和书生的衣服全部湿透,书生不由分说的一手拽一个姑娘拖跑着赶到集市旁商铺的屋檐下躲起来。
   此时莲儿也顾不得骂人了,慌忙也从柳小姐口袋掏出小姐的红手帕,小心擦着小姐脸上的雨水,书生也匆忙手忙脚乱地从口袋掏出这自己的蓝手帕帮小姐擦头上的水,书生擦着擦着偷偷又瞟了柳小姐一眼,“原来这女子好生标致啊!……”淋雨后的柳小姐杏眼微嗔,面如桃花,身材婷立且凹凸有致,书生一下子看傻掉了!手帕抓在手中腾在半空不动……柳小姐那个羞啊,拽着莲儿赶紧顺着商铺廊檐就跑,匆忙中把莲儿拿在手中的红手帕挣跑了都不知道……
   “小姐!……小……”远远的那书生急急的焦灼声逐渐被雨声吞没……这主仆是头也没敢回,直到拐到一个巷子后方敢停下,躲在一个卖布的廊檐下蹲着喘着粗气休息……
   莲儿回家了,小姐也回去了,回去后两人都生了一场病,老爷本是要责罚的,是小姐求情且主仆两都在病中,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从此柳小姐的心便如那遗落的红手帕再也没寻回来!大户人家小姐十五岁就得相亲,小姐十七了!官宦富商托媒人在柳员外面前,介绍了一拨又一拨,却再也没有一个人能打开柳小姐那尘封的心锁……
   谁拾了伊的红罗帕啊?……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热乎乎儿的猪下水 下一篇:【丁香】残爱(随笔)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