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丁香】残爱(随笔)

【丁香】残爱(随笔)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吴德军按了两声喇叭,他的车是在二手市场上买的,喇叭也是后来配的,所以比一般的车喇叭能叫,他摁两下喇叭是告诉在三楼的妻子黑丫,他回来了,可以上菜吃饭了。
   吴德军是最早进城打工的农村小伙子,黑丫是他爹用三石米为他娶来的媳妇。他爹死活不叫吴德军进城,说城里好人太少。
   吴德军的父亲怕儿子进城闯不开一番天地,还会学坏,那样会被十里八村认识他的人笑掉大牙,但他更怕吴德军风光了,怕风光了不认老子。
   黑丫是一个好姑娘,嫁到他家也算是吴德军的造化。当时吴德军的家破落的不成样子,再加上他家的成分不好,谁人能把自家的姑娘往火坑里推,但那会儿黑丫看中了吴德军,说虽然穷但他却不怕吃苦,当时听到这话吴德军差点感动的落下泪来……
   文革那会儿吴德军的爹被打成了走资派,整天带大纸帽游行,面皮薄的吴德军他爸感到羞愧,就在平房村后山拿出绳来准备上吊,而这一切却被上山打狍子的黑丫他爹看见了,他急忙跑过来将吊在绳上的吴德军他爹往上一抱,就听上面呼出一口气,黑丫爹又把他平放在地上,好一会儿才开口:“哎!你寻的什么短呀?咱俩一块长大,我最懂你的心思,不要什么事儿都想不开,再说你想过没,你走了,撇下德军和他娘怎么过?”
   吴德军他爹没再说什么,也没了别的举动,单就是呜咽个没完。这件事过后他两家走动的越来越近,再后来吴德军他妈眼睛瞎了,要说农村妇女有两件宝:腿勤、手巧。自瞎了以后那两件宝就没了,黑丫爹见他们可怜,便叫他们把不能缝的、不会补的都拿到自己家,让自己媳妇缝,黑丫长大一些时也帮母亲忙活,一来二去倒关注起男人的衣物来,后来被黑丫娘发现了,说不准她喜欢那吴德军,可管住了姑娘的身,却管不住姑娘的心。
   再后来黑丫爹也知道这件事了,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再后来不知道吴德军家从哪得到的信,讨人上门提亲了……于是才有了后来。
   “回来了?二哥。”黑丫以前不这么叫,可到了城里,尤其是有了钱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名字有多土、多难听,要是被自己的有钱的城里哥们听见了,还不得笑掉大牙,于是就让黑丫叫他老公,黑丫暗地里练过好多次,可一见了面就是叫不出。后来就叫二哥了,吴德军叫她妹子。
   “我回来了,妹子,怎么今儿这么丰盛。”
   “傻了你了,今儿是你的生日。”
   “哎呀呀!我怎么过糊涂了!妹子拿酒,咱好好庆祝庆祝。”
   吃罢又看了一会电视便睡觉了,借着酒精的兴奋劲,吴德军扯开了他最近的工作,以前黑丫是不问的,这次他主动说了,黑丫当然仔细聆听了。
   “妹子,我现在有一批大生意,要是成了的话我们就一辈子不愁吃穿了。我有一个哥们是做药品销售的,最近他正在研究一种能叫人活的久的药,我只要往里扔五万元就能捞回三十多万,你说这好事哪还有?”
   “那人干什么的,你可别叫人家给蒙了,要我说咱是农村来的,就别图大钱了,你说城里人鬼心眼子多多?还是做你的小买卖吧……”
   “老娘们懂啥?”吴德军不再说了……
   第二天吴德军接到一个电话之后立刻匆忙开车走了,到深夜才回来,那会儿子和黑丫都睡熟了,天明时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男人吓了一跳,仔细看时才认出是吴德军。
   “二哥,醒醒,时候不早了不干活了么?”
   “我的妹子,你不知道呀,我们发财了,知道我昨天接的电话不?是我最好一哥们儿,我下了狠心把家底儿都压在上面了,连车都卖了,等挣了六十万就不干了……”
   黑丫一屁股坐在地上,她知道那十万块钱不光是自己的还有跟亲戚朋友借的,因为他们本来想开一家汽车修理,但是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如今一分钱都没了,若是赚了倒也罢了,如果……上哪儿还那些想靠着他们发财的七大姑八大姨?
   “还能要回来不?所有的事我都依你,可这件事你得依我,今儿你一走我右眼皮就跳,土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你快去要。”
   “哎呀!老娘们家就是不成事,舍不出孩子套不住狼,不往里砸钱怎么挣钱!再说了钱都给运药去了,别着急了,要不你也睡一觉,睡醒了六十万就来了……”
   “你个败家老爷们儿……”黑丫发泄着不满,可都被吴德军当好话听了,一边听还打起了呼噜。
   一周后吴德军给那个哥儿们打电话,那哥儿们说正办事呢,五六天之后就能成了。
   三天后,同乡出来的二牛打来电话,电话里都是哭腔。“吴哥,事儿不对呀!昨天到今天我一直给他打电话,关机。”
   “关机?王八犊子!上他家看看去,骗我我就整死他。”吴德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他们的梦想破灭了,那个所谓的朋友果然不见了。
   巧合的是,在一个破楼楼下,吴德军和二牛发现了合伙人黑麻子,黑麻子远远看见吴德军,转身便跑,吴德军骂道:“就是这个孙子,就是他骗了我!”
   二牛从地上拣起一块石头抡过去,一下子打到黑麻子的腿上,黑麻子没摔倒,拼了命地跑,最后扒上一个卡车,两个人再也追不上,都像泄了气的皮球。
   天快黑的时候他们才回家,这时候二牛的手机响了,电话那边哭天呛地。二牛听完电话,眼睛直勾勾吴德军:“完了,你媳妇被打残了,现在在二院呢。”
   吴德军疯了一样朝二院的方向跑去。
   吴德军来到二院,他爹在门口正等他呢,见到吴德军,老头“啪”一个嘴巴扇过去“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吴德军没说话,直闯到急诊室门口,生被大夫给推了出来,他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一直过了八个多小时,大夫面色沉重的走出来,说了一句:“命是保住了,可是伤的太重,怕是会终身瘫痪。”
   吴德军不感相信这一切,他没有过这方面的经历,以前只知道别人病,今天却是自己媳妇,刚才还好好的,没到一天就把人弄成这样了……吴德军没在多说话。
   “儿啊,再怎么说黑丫留住了,以后好好对他。”吴德军他爹害怕自己那一巴掌打坏了儿子的神经,别寻个短什么的,也过来安慰。
   吴德军没说话,一直没说。
   后来那几个人被警察抓住了,吴德军看了报纸只是愣了一会儿,还是没说话,黑丫说:“你怎么了,日子还的好好过呀,以前我们是在一起的,现在只要你不嫌弃,我们还可以从头再来。”
   吴德军说了第一句话:丫,是我对不住你……
   后来吴德军和黑丫回了农村,再也没来过城市,再后来有人说黑丫的病已经痊愈,他们又有了一个孩子……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谁拾了伊的红罗帕 下一篇:【丁香】邂逅(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