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荷塘】大约在冬季(小说)

【荷塘】大约在冬季(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要说人的名字多多少少还是跟从事的职业有点儿联系。比如,清远这个偏僻小县的水利局长叫游河水;计生局长叫孙梅生,连孙子都不生,这才叫计划得好。还有图书馆长叫李文库,土地局长叫涂生金,土地里产金子,这名字,真是起得绝。
   在财政困难的县里,土地局还算是个有钱的单位。加上这涂局长对外跑省进市,广泛外交;对内开放搞活,又打得几手“擦边球”,土地局的工资发放、误餐卫生、医疗保健和养老保险等费用发放齐全到位,每到逢年过节,土地局还能搞上点儿福利。日子好过在比较穷的县也是个麻烦事儿,你不是有钱吗?这里修路,路灯你得负责安上,那里建文化活动室,活动器材你得给买上,这里要建学校,砖你得供上……强行摊派,层层揩油,更烦心的事是县直部门的开销,真让涂局长头疼。
   这天,市局到县局检查工作,中午老涂陪领导吃饭,年轻的小科长余兴未消,要老涂陪着他练练歌。正舞在兴头上,办公室叫他马上回局里,说有要事。刻不容缓,老涂交代了一下,急忙赶回来。推开办公室的门一看,县妇联主任笑盈盈迎上来。老涂败兴地问:“什么事吧?”妇联主任不紧不慢、柔声细语讲起妇联工作的重要性。从康克清讲到彭佩云,从全县妇女的从业情况到里里外外的家庭负担,最后是一句掷地有声的豪言壮语:“我县妇女觉醒之日,就是我县经济腾飞之时!”
   老涂连声说:“好,好,那你们就别再睡了,盼望你们早点儿醒来。”妇联主任喝了口水清清嗓子:“老领导,咱妇联和你们包的是一个乡吧?”老涂说:“是,是。”“你们不是帮杨庄建了几个蔬菜大棚吗?”老涂说:“对,对。”“老领导,你今年都五十多岁了吧,还要什么政绩呀?把大棚让给妇联吧,我年岁尚小,正是积极向上要求进步的时候,再说我爹和你……”老涂为难的说:“那是局里的工作,我自己哪能说让就让呢?这样吧,我们开个班子会研究一下再说。”妇联主任笑着说:“老领导,昨天市里来检查工作,没来得及告诉你,我们早就把牌子立上了,叫‘清远县妇女生产示范基地’。市领导很肯定咱的做法,要把咱树成典型进行宣传,这可是你们关心全县妇女工作的具体体现啊。大事可要讲政治啊。”老涂说:“事已至此,就算暂借吧。还有什么事?我这还有市里的客人,还要……”妇女主任不慌不忙的掏出几张发票,递给老涂:“这是昨天请市领导的一点费用,你就好人做到底吧。”老涂定睛一看:一千五,吃啥了花这么多?妇联主任连忙说:“我们可是轻易不开口,这点面子您总得给吧?”老涂看着瞧自己微笑的妇联主任心想:这不存心整我吗?便正色说:“你们今天来了几个人?”妇联主任说:“就我跟杨干事。”老涂就地转了两圈,下决心似的从抽屉里取出钱交给妇联主任。妇联主任一看:四百?老涂笑着说:“二位,一位二百。北京才有这个价儿。”妇联主任问:“什么价儿?”“坐台费呀!”老涂看着妇联主任的脸由红到白,胸脯从平静到剧烈起伏,他忙点上一根烟,紧接着听到的就是一记重重的摔门声。
   老涂正给客人夹菜,手机响了,那边传来县长气愤的吼声:“你真混蛋,妇联怎么能和舞厅小姐比呢?不听你解释。明天,拿一千块钱给人家送去,别忘了道歉。”“是,是。”老涂转身对办公室主任说:“明天,你去办吧。”
   老涂有个当家子兄弟叫涂生茂,因超计划生育被计生局下了罚款单。找孙梅生碰了钉子,便去找主管计生工作的马副县长。马副县长说可以少罚点儿,可你得让老涂给我报点儿油修费。涂生茂牵线搭桥把老涂和马副县长请到饭桌上。马副县长破天荒的连敬了老涂三杯酒,把老涂的工作政绩夸奖一番之后话锋一转:“老涂,你也知道咱县财政的困难,我这油修费……”老涂说:“报,报,报多少?”马副县长说:“三千五千的。”老涂说:“行,行。”马副县长乐坏了,又举起酒杯:“你为县政府解决了困难,我代表全县28万人民……”老涂说:“别,别,还是代表你自个儿吧。”宴罢分手时,马副县长把司机小李、老涂叫到跟前,说:“老涂,你什么时候方便?小李去你那报一下账。”老涂说:“好,好。”马副县长问:“大概什么时候?”老涂迟疑了一下,意味深长地说:“大约在冬季吧。”
   马副县长上车后愤愤地说:“真是个老狐狸。现在刚立夏,等冬季到了,他也该退二线了。告诉涂生茂啊,罚款一分不能少。执法必严嘛。”
   这下,涂生茂可被夹住了。只得又找老涂,跑断了腿,磨破了嘴,老涂总算是答应帮助解决。
   这天,马副县长接到老涂的电话,叫司机小李过去报账。马副县长说:“看看,不服不行吧,这叫一物降一物。”不一会儿,司机小李回来了。马副县长问:“怎么样,报了多少?”小李喘着粗气说:“一万块。”马副县长乐了:“一万块。哎呀,这可解决大问题了。”小李忙解释道:“不是一万块钱,是一万块砖。”马副县长一下子降了温:“一万块……砖,那砖能当油烧吗?真是个老狐狸。”小李说:“涂局长说田庄砖窑欠土地局的钱是用砖抵的,这一万块砖咱卖了钱抵咱们的油修费。”马副县长说:“一块砖多少钱?”小李说:“一块砖一毛四分五,这一万块砖大约是一千四百多块钱吧。”马副县长苦笑着对小李说:“好,好,发挥你的聪明才智,卖砖去吧。”
   自此以后,“大约在冬季”又有了新的寓意。人们在酒桌上问老涂,别人再找你报账,你还有招儿吗?老涂摇头晃脑地说:“同志,富家靠干,持家靠算,你问我有啥新招儿?”然后哼出新的歌词:“大约在冬季……”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墨舞】黎明(小说) 下一篇:【留香】等(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