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江南】打不散的鸳鸯(小说)

【江南】打不散的鸳鸯(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金宏、玉芬,两个人都生长在南国的春城。不过,金宏出身的是富豪之家,其父亲金百万,是春城一家很有名气的裘皮成衣产品制造厂的大老板,拥有资产十多亿元。而玉芬的老家,则居住在离城中心较远的郊区农村。祖上几辈,都是老实巴交,从泥土里刨食吃的农民。到了玉芬这一代,好不容易出了一位擅长咬文嚼字,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他的父亲李诚趌说啥也要下大本钱,把女儿培养成为能飞出黄土地的金凤凰。
   金宏、玉芬两人是从初中一年级,才开始相识的。那个时候,玉芬是班级里的学习委员,而且体育也非常出色。金宏则是班上的篮球队的前锋主力,两个人在锻炼身体时的空隙,经常互相切磋球技、补习功课。久而久之,两个人便成了班级里,生活、学习最要好的朋友。高中毕业以后,玉芬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国内一所很有名气的医科大学。而金宏则报考到国外,一所很有影响力的企业管理、自动一体化的名牌院校。虽然两个人相隔的距离远了,可他们靠着比较现代的博客、QQ和通讯的鸿雁联引,两个人的友谊、友情,不但没有降低,反而随着时间的考验,早已上升到相爱的高度。
   三年过去,玉芬医学院毕业以后,自筹资金在纬水河畔的一个刚刚兴起的开发区旁边,开了一家规模不算太大的私人诊所。专门为那些来春城建筑行业打工的农民兄弟,治病疗伤,以解决他们的体扰之苦。而金宏大学毕业以后,则还留在了国外,继续读研。这年春暖花开的时候,金宏第一次从大洋彼岸的那个发达国家回到春城。下了飞机他就直接打车来到了李家。玉芬的母亲见了非常高兴,把玉芬给两位老人买的核桃、板栗,全都拿了出来,招待第一次上门的新女婿。看着金宏在她面前,毫不羞涩地握着玉芬的双手,两个人那种亲亲热热说不完的情,道不完的爱。微笑着说道:“宏,你跟芬好,我很高兴,可你不该一下飞机,就先到李家来。”说着,她把一杯刚冲好的‘莲子藕粉’递到金宏的手里说道:“孩子,你不能在这里吃饭了,喝杯水赶紧打车先回到你家老人的身边。”金宏站起身来,把一张银行卡放在玉芬的手里:“你太瘦了,要注意身体。”玉芬摇摆着双手惊慌地推托:“不、不、不,我不能要你的钱。”“我知道你把大部分收入都捐给那些贫困的农民兄弟,这5万块钱,就算我对你的爱心事业做了一点贡献吧。”
   看着女儿整天为思念心上人而茶饭无味,体瘦面憔悴,玉芬的母亲急在心里面,愁在头脑中。深秋的季节,怀揣丰收喜悦的玉芬母亲,为克服找不到媒人的尴尬,亲自来到金家,当她道明金宏、玉芬的婚事的时候,金宏的奶奶以读书重要为由,把她堵在了门外。原来,金宏的父母离异以后,父亲和继母就长期居住在厂区的别墅。金宏是一直和奶奶住在一起的。
   又是一个瓜熟蒂落的季节,金宏怀里揣着研究生毕业的文凭,满心喜悦的回到了春城。这次,他没有直接来到李家。而是一个电话把玉芬约到了纬水岸边的一个‘有缘人咖啡屋’里。
   看到了女婿已经毕业回国,这次,玉芬的母亲满心喜悦的来到金家,可是,还没等她把话说完,金宏的奶奶却以‘条件悬殊,门不当’为由,又一次把玉芬的母亲堵在了门外。
   两次闭门羹的羞辱,使玉芬母亲意识到:女儿与金家的婚事是万不可能成功的事情。于是,就委托玉芬的舅舅,在陕南偏远山区的一个工厂里,为玉芬找到了一份厂医的职业。可是,一个月以后的上午,金宏开着一辆宝马来到了玉芬工作的单位,不由分说,把玉芬塞进了宝马就拉回了春城。到了自己的家里以后,金宏把玉芬从宝马车上抱下来的第一句话就说:“我要马上和玉芬举行婚礼!”“你要是真得和这个山妮子结成婚姻,我就一头撞死在你的眼前。”金宏奶奶的这句话,就像三九寒天的炸雷,一下子把两个有情人轰僵炸硬,直挺挺的踔在那里活像两个雕塑。
   一个礼拜后的上午,金宏又一个电话,把玉芬约到了‘空中楼阁酒家’,金宏把一张银行卡放在桌面上,对服务生说:“所有菜谱,每样上一份。”可是,当服务生把饭菜摆满酒桌以后,两位客人已不知去向。
   金宏拉着玉芬穿行在繁华春城的闹市,足足逛了有九十九分钟的时间。最后,他把车开到久经沧桑的纬水河堤上面停了下来。这纬水河在一百多年以前,曾被称为冥河。传说在冥河深层的水底,有一条直通龙宫的暗道,水馋。经常有人在这里被淹死,而拖进龙宫里面去喂了鱼虾蟹鳖。河堤中央的那一石柱橦起的石板搭成的小桥,传说中,就是阴阳两界相隔的奈何桥头。
   金宏把宝马停在了纬水河堤的堤面以后,和玉芬手挽着手向纬水河岸边走去。这时,金宏掏出了‘乐Phone’,先给最要好的朋友发了一条:‘永别了,来生再做好朋友’的彩信,然后给奶奶打去电话说:“奶奶,你随心了,我和玉芬活着是肯定不能成功做夫妻了,但是来生……”接着,他又打电话告诉他的父亲:“爸爸,我要和玉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开辟属于我们自己的新生活。宝马对我来说,已再没有什么用处,现放在纬水大堤的上面,钥匙在岸边的鞋里,你过来把它开走。”
   关机以后,金宏把‘乐Phone’里的电池抠出来,扔到了纬水河里。这时,天空中传来一个宏远而慈祥的遥音曰:“情深可嘉,源远流长。奈河桥头,送你一箱‘随心果’,慢慢享用,一世随心如意。”玉芬举目看着奈何桥头,紧抓着宏的胳膊说道:“宏,你看那是谁在喊话?”金宏使劲地搂住玉芬的胳膊:“在这荒郊野外,哪会有人喊话。芬,你后悔了吗?”“只要和你在一起,就是趟刀山,赴火海,我也在所不辞,绝不后悔。”说着,两人手挽着手,双双跳进了深深的纬水河中。
   却说这纬水河流,水源充足,常年不干。这就促使了一向头脑开阔、脑瓜发达的赵锋全承包了这里,放养着鳗、鲶、金鲳和红鲤等多个市面畅销的上好品种。由于受几辈子:‘纬河水馋,淹人无数’传说的影响。在这里养鱼从来不用看管,就是长得再好也从来没人敢来这里偷捕,使得赵锋全很是发了大财。却说这天,赵锋全的邻居被他称作商叔的儿子大喜,为了表示同贺心情,赵锋全自告:酒宴所用全部红鲤免费赠送。临近中午时分,赵锋全怀里揣着他商叔塞给他的喜烟,来到奈何桥头,刚把汽油机帆船开出不远,就觉得船下拖网沉重缓慢难行。他掉转船头靠桥拖出一看,男左女右两手被‘心心相印、不离不弃’的两根铂金链子绑在了一起。这时,赵锋全马上想到了谋杀的大事,一个电话把‘110’和‘120’全都叫到了现场,自己则不敢挪开半步。
   再说金宏的朋友和父亲收到彩信和电话的第一个想法是:这孩子,都要做爸爸的人了,还这么没大没小,玩笑不断。只有金宏的奶奶接到电话以后,联想到早上问金宏:“开车要去干啥?”“我要去广州开辟裘皮市场。”的回答,呼喊着:“救人……”便一头栽倒在地。
   直到事情发生的一个月以后,金宏、玉芬两人双方的父母,齐聚在经过生死罹难痊愈的病房之内,谁也没有反对而目送着,金宏没有告诉还在医院里挂着吊瓶的奶奶,和玉芬一起,双双踏上了开往西域的列车,而泪流满面。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留香】等(小说) 下一篇:【流年】还爱(微型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