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流年】还爱(微型小说)

【流年】还爱(微型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阿娇觉得女儿越来越属于她自己了。
   女儿已经七岁。父亲节这天,为了不让女儿在学校里受到什么刺激,阿娇特意把女儿接回家,带她到公园里遛了一天。可女儿似乎不累,在妈妈走进浴室时冷不丁地问了一句:“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阿娇心里咯噔一下,隔着玻璃扔过一句话:“说多少遍啦,爸爸出国了,快上床睡觉。”
   水龙头喷溅的水声遮盖了女儿的嘟囔,一阵水气弥漫开了,模糊了壁镜里雪白的胴体,阿娇用手一拭镜子,里面是一双含泪的眼睛。这是阿娇熟悉的眼睛,孩子的“爸爸”也曾经熟悉。孩子的“爸爸”叫杜问。他们就在那个泪眼的晚上分手。
   已经是七年前的事了。
   阿娇和杜问是通过朋友介绍相识的。在随后两年时间里,两人相处得还算融洽。
   可突然有一天,杜问发现自己得了一种怪病。先在嘴唇,后在脸上、脖子上,不断出现乳白色的斑块。得病就得病,阿娇陪杜问到处寻医问药,有说白斑病的,也有说白癜风的,吃药总不见好,弄得杜问心灰意冷,白天晚上都不敢出门。
   那天吃过晚饭,杜问揽着阿娇的腰,说:“你能不能嫌弃我?要不咱俩别处了。”
   泪水在阿娇眼里打转。转了许久,阿娇拿毛巾往脸上一盖,用力一抹,终于还是没有发出什么声响。
  
   阿娇走出浴室,看见女儿伏在桌子上睡着了。阿娇正要上前推醒歪着脑袋的女儿,突然看见女儿胳膊下压着一张试卷。上头是老师用红笔批下的100分,旁边加了一行铅笔书写的文字:“我要爸爸!”阿娇记得以前答应过女儿,只要女儿考试得了100分,她要求什么都可以答应。睡着的女儿趴在桌子上,嫩脸轻微抖动,似乎在笑,嘴角口水正一滴一滴流在试卷上。
   阿娇心头一颤,女儿睡着的笑容和她“爸爸”太像了。
   “不过,再像都没用。”阿娇狠狠地说。这句话阿娇先前也说过。那是在她和杜问分手三四个月后,那时杜问的白斑病居然匪夷所思地好了。当杜问微笑着站在阿娇面前,笑吟吟地提出要求“复合”时,阿娇觉得那是世界上最虚伪的笑,她愤怒了:“你说处就处,你说不处就不处?”
   其实此时,阿娇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但被人抛弃的屈辱,让她觉得此人永远不可饶恕。
   期间,有人劝阿娇把腹中的胎儿打掉,阿娇也曾这样想过,但对于不可饶恕之人,阿娇认为最好的惩罚就是让他一辈子愧疚,让他一辈子都要为爱的叛逆买单。后来杜问打过几个请求饶恕的电话,这更恼怒了阿娇:“你再打电话,我就换号!”为了惩罚负心人,阿娇要求亲友们,绝不在孩子出生前告诉杜问有关孩子的事。就这样,女儿作为母亲惩罚父亲的工具来到了人间。
   阿娇叹了一口气,把伏在桌子上的女儿轻轻抱进被窝。
   女儿在被窝里转了一个身,小嘴迷糊地“爸”了一声。声音不是很大,但在寂静夜里,阿娇觉得那声音如同寺庙里的钟声,悠长而恢弘,久久在脑中回荡。
   女儿来到世间的第一声啼哭,极像一阵迎面的风,把母亲生硬的心思吹得七零八碎。
   为了能给孩子更好的生活,阿娇在女儿两岁后开始创业做生意。生性倔强的阿娇,在别人的眼中是个女汉子,用阿娇自己的话来说,她“比较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她把全部积蓄投到档口上,挣的钱都是为了女儿,虽然孩子没有爸爸,但别人家孩子有什么,自己的孩子也要有。为了孩子,阿娇一直没再处男朋友。
   女儿越长越大,需要爸爸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了。阿娇觉得心中有一种不可阻挡的东西在滋长。诚然她可以给女儿一切,无论是天上的星星,还是地上的花草,但她终究给不了父爱。
   世界就是那么古怪,有人屈服于名,有人屈服于利,也有人屈服于爱。犹豫半天后,阿娇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终于拿起了手机给杜问打电话:“你女儿找你!”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江南】打不散的鸳鸯(小说) 下一篇:知道不知道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