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老贾

老贾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在康桥,我和老贾有天然的血缘关系。他的老家在舒城的小天,我的老家在霍山的莫紫檀。
   康桥不是徐志摩笔下的剑桥,而是杭州的一个小村子。
   他开出租车,我开棋牌室。有事没事的时候,我们都会聚聚,一起吃个饭,打个牌,洗个澡,都是常事。喊他老贾,其实他比我还要小几岁,只不过看起来有些老,三十多岁的脸,看起来像五十岁了。之所以和老贾走得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的老婆曾经跟我上过学,我就喊他“学婿”,他也愉快地答应了。
   但有一天,老贾对我说:“我要和你学生离婚!”
   我说:“为什么?”
   他说:“我和她在一起,没感觉!”
   “什么叫没感觉?”我有些生气,“是你在找出轨的理由吧?!”
   “我和她睡在一张床上,我一有碰她的想法就感到恶心,这种感觉你没有,也就无法体会!”老贾说得很诚恳。
   “好吧,算你说的是事实吧。”我无奈应道,“那你们今后怎么办?”
   “我决定和她离婚!”老贾斩钉截铁地说。
   “我学生什么意见?”我有些惋惜。
   “她不愿意!她在镇子上陪读,儿子正在上高二,成绩很好。她说怕离婚影响孩子高考!”老贾说。
   “那倒也是。你们离婚势必会给孩子一些影响。如果因此造成孩子高考发挥失常,那的确是把事情搞大了!”我说。
   “我也顾不了许多了。反正我们没有夫妻生活已经有两年多了。我们私下协议离婚了,暂时不办理离婚手续。她继续陪孩子读书;我呢,每个月给她2000块生活费。她也继续住在我家。除了我们没有夫妻情分之外,其他照旧!”老贾接着说,“你学生和我父母关系很好,我父母也舍不得她离开,所以,我和她离婚,我愿意自己扫地出门。”
   老贾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看到了很多无奈和苦楚。但我不太同情他,在我们乡下,要这样就离婚,那十个就有九个该离了。在我看来,婚姻到后来不就是凑合着过呗。
   老贾对我的观点颇不以为然,他说:“我不要这样下去了,我应该有自己的新生活!”
   不久之后的一天晚上,11点不到,老贾开出租车早早就下了班,来到棋牌室,催促我喊人来几圈麻将。随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打扮得很入时甚至有些妖冶的女人。
   “这是我以前的老师。”老贾很大方地向女孩介绍,又对我说,“我的女朋友,小丽。”
   小丽长得很丰满,就是那种让男人一看就浮想联翩的女人。她那两只半遮半掩、鼓鼓涨涨的乳房,似乎随时要突破胸罩和衬衫的束缚,摇摇欲坠。我不得不承认,因为看了她几眼,心居然砰砰直跳。
   老贾教了小丽一会儿麻将打法之后,便转身和我聊了起来。在老贾断断续续的描述中,我终于了解了他和小丽的故事。
   老贾因为身边没有女人,所以在开出租的间隙喜欢去休闲店放松放松。小丽就是他在一家休闲店认识的。老贾和小丽很聊得来。小丽是四川人,和老公离了婚,现在是个独身女人。在认识老贾三个月之后,小丽离开了那家店。她觉得老贾是个可以信赖和依靠的男人,便和老贾在半山租了房子,两人正式同居起来。现在他们住在一起已经有三个月了。
   听完老贾的叙述,我大致了解了他身边的这个女人。但我不忘告诫他:“老贾,作为你朋友,我不能不提醒你,这女孩的底细你毕竟不太了解。小心被她骗了钱,到时人财两空,瞎耽误工夫。”
   老贾颇不以为然地说:“她骗我什么呢?骗我钱?我又没钱!开出租一个月,纯挣个四五千就很不错了,给前妻2000,租房子,吃喝、抽烟,还打打小牌,基本就没钱了。骗我色?就我这老气横秋的模样,有人喜欢那是前世修的福了。你知道吗?和我在一起的这几个月,基本上花费什么的都是小丽出的。她很大气,常常挂在嘴边的是:遇到我是她今生的惊喜。她不喊我老贾喊我惊喜呢。她正计划让我不开出租了,准备用她的积蓄和我一起开一家小饭店呢。”
   老贾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笑着继续说:“老师,你知道吗?遇到小丽之后,我觉得以前那都白活了。现在天天我都被幸福包围着。以前和前妻过夫妻生活,说句难听的,那就是抱着根木头。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性福!”
   看着老贾喜形于色的样子,我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老贾的饭店很快开张了。因为老贾从来没开过饭店,就和一个亲戚老胡合伙,但老胡没资金,双方的合作方式是饭店所有投入由老贾负责,老胡以厨艺及管理作为无形资产入股,不拿工资,饭店收入老贾老胡五五分成。因为老胡手艺不错,因为老贾吃苦耐劳,因为小丽很会招徕客人,不起眼的小饭店生意居然做得风生水起。
   小丽越来越漂亮了,少了江湖的风尘味,多了女人的贤惠美。老贾也年轻了很多,整个人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精神抖擞,意气风发,让我好生羡慕,也发自内心地祝福他们。
   一天早上,有点冷,秋叶簌簌地往下落。老贾起了个早,去菜市场买米买菜买油,七七八八的东西将电瓶车压得摇摇晃晃。就在红灯亮起的时候,老贾的电瓶车来不及刹车,“哐当”一声,重重地撞上了迎面而来的装水泥的罐车上了。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老贾已经奄奄一息了。在急救病房,老贾看了小丽最后一眼,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永远地走了。那目光里,有不舍,有不甘……
   老贾的老婆,就是老贾口中的前妻、我的学生,在老贾出事后的第三天来到了交警队,随她一起来的还有老贾的爸爸和老贾的儿子。
   小丽没有参与任何交涉。没有人理会这个哭成了泪人的女人。甚至于在殡仪馆哭了几声,也被我的学生厌恶地赶开——“滚开,你个婊子!”
   我的学生、老贾口中的前妻,主导了与水泥罐车所在的搅拌场的所有谈判,最终她拿到了老贾的死亡赔偿款70万,并很快带着这70万回了老家。
   小丽决定离开,回四川去。在回去之前,她想把饭店盘出去,于是去找老胡谈这事儿。
   “不用盘了,给我吧!”老胡这样对小丽说。
   小丽小声地说:“那你把投资的钱给我吧。”
   “你搞搞清楚,这是老贾的店,我是他亲戚,老贾不在了当然我来接手,和你有什么关系?”老胡蛮横地说。
   小丽当场就哭了,但没有一个人理会她,饭店里所有的人,都对她怒目而视,仿佛她是个十恶不赦的女人。她只能无助地离开。
   老胡看着小丽离去的身影,狠狠地骂了一句:“活该,婊子!”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知道不知道 下一篇:中 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