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中 标

中 标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中标听着跟中举、中彩不大一样,有点中招、中枪的感觉,好像让人家拿着标枪扎了屁股一下,现如今中标可是胸口上挂钥匙,开心的事儿。有活儿干有钱挣,那还不是美差吗?可事跟事也不一样,俗话说:要吃称心饭,自己下手干,想偷个鸡取个巧的,只有自己找倒霉,不信你就中标。
  
   如今企业商家谁都知道,工程招投标是众人要吃的“唐僧肉”,便会使出了各种手段来,什么围标串标、转包分包、明招暗定、化整为零、操纵评委、越俎代庖等等,目的只有一个只要中了标,才能有花销。政府为了防堵工程招投标的缺陷制定了各种制度,设定了各种规范。目的也只有一个,少花纳税人的钱,获得更大的效益。而公平、公正、公开增加招投标过程的透明度,让群众关注的焦点得到满意的结果。可是你设置再多的门坎,纵有孙悟空的七十二般变化,也难免被小妖钻了空子,但你要知道钻空子进来也不一定就胜出了,后头还不定遇上谁呢?
   高莲娃,一个生的哪都大的那种女人,尤其大脸盘子上嵌着一只没有鼻梁的蒜头鼻子,莲娃娘随口叫出了:“大洼”。大洼也就成了她的昵称。大洼虽说长得不俊,力大嗓门粗,块大力不亏,确是把干活儿的好手。村里的老人们寻思着女人要能持家过日子,大洼还是不错的人选,便早早给她说了婆家。大洼初到婆家,打草、经地、碾米、做饭干的利利落落,可就是饭量让婆婆最看不过眼去。一天,大洼拾缀完地里的棒子。回家擦脸的功夫,闻到阵阵的清香,打开笼屉一看,圆团白净的糖包近在眼前,大洼干了一天农活儿,肚子早就开始叫唤了,她四下扫了一眼:婆婆不在。便抓起糖包顾不得烫嘴一口咬下去,谁知这一咬,糖稀竟顺着手腕流到胳膊上,大洼赶紧用嘴去舔,拿糖包的手不自觉的伸向后背一歪斜,这糖便顺着脊梁流了下来,“哎呦”,大洼放下糖包就往屋里钻,小姑子见了问大洼:“干啥哪?”大洼边脱裤子边说:“烫着屁股啦。”小姑子问:“啥烫的?”大洼说:“糖包。”小姑子咯咯笑着:“咋吃糖包还烫着屁股了,就你稀罕。”大洼不甘心过这种平淡的日子,要追求自己的新生活,收拾了一下行装到城里去闯世界了。初到城里举目无亲,一切既新鲜又陌生。一天,应一个老乡的约,叫她到城里的某个地方见面谈生意,有事儿可做大洼心里自然升腾起希望的明星,她把自己叨扯了一番,来到公交站。不大的功夫公交车来了,只见一个打扮入时的小姑娘,跨上车门,那穿着牛仔裤的小屁股往刷卡机上一靠“嘀”的一声,走进车厢,大洼醒悟了:原来只要用屁股往那玩意上靠就能坐车了,城里人真逗。大洼上了车门,尽力踮起脚来使劲把屁股往刷卡机上靠,可靠了几次都没响出来,大洼正犯难,司机说话了:“你这磨蹭什么呢?赶快投币。”大洼问:“刚才那小姑娘咋不投呢?”司机说:“人家用的是IC卡。”大洼弄不明白了:“你这小伙子太不厚道啦,看人家小姑娘长得俊,她撅撅屁股你就让她进去了,我这咋撅你就不让进,嫌俺们村里人丑、土气咋地,这不欺负人吗?”几句话说的车厢里的人都笑了,倒把司机闹了个公鸡脸,他只好冲大洼摆摆手,启动了车子。你别看大洼这么跌跌撞撞的,几年的功夫,人家就成了康运托运公司的经理了。手下大小车辆也有七、八辆了,一天到晚开票、上货地忙活。这天一位货主告诉她,政府为了美化生活环境,要把城里犄角旮旯的垃圾清除干净,这个标就有一百多万,大洼想有这等好事,想干的人肯定少不了。可到嘴的肉不吃,那可亏大了。她拖关系、扒窗户地打听其他投标人的关系、实力、背景。俗话说:赶谁的集,扶谁的称。大洼找了几个同行,聚在一起,先把自己艰苦创业,白手起家的经历向大伙作了一番声情并茂的表述,而后又把政府清淤工程与自己的意愿和大伙亮明态度,这几个经理虽说也想争这个标,又觉得大洼确实不容易,一个女人家,风里雨里的,让她一回也显得有风度。大洼连连举杯,逐一敬着酒说:“来,跟美女喝一个。”一个瘦子经理一再表示不胜酒力,却经不住大洼三番五次的央求,心想:这美女也有自称的,稀罕。大洼这还一个劲的套近乎:“哎,兄弟,你是啥地方人呢?”道生说:“运城,你呢?”大洼回道:“霸州。”瘦子问:“霸州?在啥地界。”大洼掰着手指头说:“你看你咋这么没知识,亚洲、非洲、拉丁美洲、霸州。”瘦子差点笑喷了:“霸州可是个大州啊。”一个叫贵雨的胖子经理喝得面红耳赤,摇晃着脑袋说:“大洼美女,你说的事儿,没问题,咱谁跟谁呀?咱轮流坐庄下次不就轮到我了吗?不过,大洼美女,咱们旁的先撂一边,关键还有位美女才是你的竞争对手,你把她说服了,就是死胡同里截驴,没跑啦。”大洼忙问:“你说的是?”贵雨答道:“艳霞呗。”大洼心想:咋把她给忘了,论实力她比我强,论长相,这姑娘生得娇美而不娇气,身材纤细、亭亭而立,内敛而不保守,开朗而不放肆,男人见了又敬之又爱之,跟她比我还真不是对手。这时,瘦子来了一句:“现如今漂亮是女人的通行证。”把大洼气得差点掀了桌子。胖子贵雨喝多了,失手把酒杯掉在地上,大洼听了响,看了看摔碎的杯子,心里倒有了主意,她笑着又举起杯来:“来,跟美女喝一个?”
   谁也没想到大洼竟以两万元的低价中标了。贵雨吃惊地问:“这不光着屁股打老虎,不怕寒碜吗?”大洼说:“你知道啥?我过的桥比你坎,路比你颠,屎壳郎掉进煤堆里,不动弹谁知道你来了。”接下来大洼找到市长,哭天抹泪地诉说几百吨垃圾,就是把自个儿买了也拉不完呢?一百多万的活儿,两万咋干?政府不能光节约成本,让群众没了利益。市长把负责招投标监督的大老李找来询问情况,大老李说:“一百多万的标,她投两万,这明摆着就是捣乱。可她还以嘛最低价中标来叫板,反正合同也签了,两万元也付了,让她拉吧,她能拉就让她拉,她拉不完还有儿子,儿子后面还有孙子,反正是清淤,可以给她宽限点时间。”市长都气乐了,对这种恶意毁标的还真没有太多的办法。他叹了口气说:“那就让她按规矩办吧。”政府不追加概算,态度坚决。这下大洼可慌了神,她找来瘦子和贵雨想让人家帮忙,这市场经济社会哪有免费的干饭呢。追着的不是亲戚,赶着的不是买卖,这会儿,谁还愿意给她擦屁股。贵雨气恼地骂道:“那有你这样的?没那金刚钻,别揽那破瓷盔。够不着,也不把左脚踩右脚上试试。狗肚子长牛黄,你胆子太大啦,你,你真是猪。”大洼说:“我是猪才怪。”瘦子说:“对,对,你是猪才怪。”大洼嚷道:“我不是猪才怪!你们就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死吗?”贵雨说:“那可怎么可能呢?说得我们也太没人情味了,我们把眼闭上得了。”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老贾 下一篇:【江南】河边,一位打盹的老人(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