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流年】红包(微型小说)

【流年】红包(微型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顺子累倒倒地打开门进屋,往沙发上一靠,眯起小眼睛,不一会儿进入梦乡。顺子确定太累了。今天,三台手术,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虽然,对他来说不算大手术,但不吃不喝站十几个小时,还是挺累人的。当然啦,外科医生练得就是腿力站功。不过,顺子毕竟50岁的人了,站十几个小时,感觉吃力了。顺子是Q医院外科主任,人称一把刀。在这座城市里,只要曾经被顺子救治过的患者,无不交口称赞;个个竖拇指,他忘我的敬业精神,精湛的医术,有口皆碑。他态度和蔼可亲,说话轻声细语。一般情况下的小手术,顺子是不用亲自操刀的。只看看属下的手术方案,及手术前提出几点要求和注意事项。可今天这三台手术是特例,非得亲自主刀。有二台手术本可以推掉,因碍于面子:一个是老同学的父亲;一个是原卫生局M局长的老伴。患者家属强烈要求,非顺子操刀拒绝手术。顺子无可奈何,只好作罢。任凭顺子说破嘴皮:我们科室医生个个医术如何了得,团队精神如何敬业。但这两家患者家属认定顺子操刀,否则……第三台手术的患者,不是别人,是生他养他的老母亲。母亲含辛茹苦地把他养育成人,供他上学,工作,结婚,生子,哪一件事不都是老母亲操心操办?现在,母亲老了,生病住进自己的医院,尽尽孝道,天经地义。
   自从母亲住进医院,每当早上查房时,顺子拉着母亲的手,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自己也说不上来。母亲似乎看出儿子的心思,知子莫若母。顺子跟科室里的副主任商量,让他来替他的母亲主刀,副主任一再推托,说:“不行不行,你是主任又是她老人家的儿子,现在是你尽孝道的时候,我怎敢越俎代庖呢?”越是母亲临近手术的日子,顺子有一种不可言状的烦躁与不安,妻子虽感觉得到,但认为顺子因工作上的事或母亲住院引起的,也就没多问;但这烦躁与不安是手术前的大忌,越不想往这上想,心里越着慌。母亲开导他:“顺儿,不要把娘当着你的娘,把娘当着你的一般病人,娘懂医院的规矩和惯例,你就大胆地操刀吧。”母子对视了一会儿。顺子似乎读懂了母亲的话,“规矩和惯例”。手术的早上,母亲是第一个被推进手术室的人。一切准备工作,紧张有序,一丝不苟地进行。因主任亲自操刀三台手术,全科室无一例外全都上岗。消毒,麻醉准备就绪,只等顺子一到立马工作。
   顺子姗姗来迟,心神越发紧张,从来没有过的事。当实习生时也没有这现象啊。走出电梯穿过过道,朝手术室走来。左顾右盼的神态,被弟弟看得一清二楚。弟弟在手术室外面等候顺子多时,见哥哥过来便迎上去,贴身耳语了几句,麻利地把一个红包塞进哥哥的口袋里,并用鼓励的眼神,示意哥哥快进去。顺子毫无表情地径直朝手术室走去。顺子推门进去,两个护士见主任来了忙上前帮他换上手术服并消毒。不知道是不是条件反射或职业的习惯,换上手术服等过程后,顺子的心情平静多了,稳定多了,也踏实多了。他自己也不明白。母亲的手术相当成功,只用了五个小时。后面还有二台手术正等着他呢……
   妻子见丈夫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怕他感冒便拿来一件衣服搭在丈夫的身上,不料惊醒丈夫。妻问:“是先洗澡还是先吃饭?”“先吃饭吧,我饿了。”两人边吃边聊。“早上,弟弟塞给我一个红包。”顺子说。“你收了?”“嗯。”“红包呢?”“在外套口袋里。”妻子三两口把饭扒完,迅即取来外套并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了三个一样的标有“中国银行”字样的红包。其中一个红包非常薄,以为是一张卡,抽出来一看,妻子傻眼了,是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口碑比金子重要,好自为之吧。”顺子一把夺过妻子手中的纸条,见字迹既熟悉又陌生,辨认半天,猜不透纸条到底会是谁写的?老同学不会的,我们是铁哥们;老母亲也不会的,难道不希望儿子幸福吗?会是老领导么?他现在已退休啦,不像。忐忑不安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猜猜这个不像,猜猜那个也不像,经过苦思冥想,——最终锁定母亲,但不能确定。
   夫妻俩商议把钱退回去,把钱退回去到容易,就是分不清谁是谁的红包。两人发难了,又不好打电话一一问,送回去的红包要是张冠李戴了岂不被怀疑有送少之嫌?妻子越想越气,数落埋怨道:“三台手术,一天做一个多好,又不累人,一对一分得清;可你倒三台手术一天做,还弄一张纸条来,吃不能吃喝不能喝,不然哪会这样烦人!”顺子更是一肚子窝火,“你烦不烦呀?”妻子也不甘示弱,“难道,我说错了吗?”“谁知道谁来这一手,以前根本没出现过。”“我看你这次提副院长的事又要泡汤了……不说了,睡觉去吧。”顺子睡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翻江倒海,三个人的形象轮换出现,始终拿不定……第二天早上,妻推醒丈夫,“快到点了。”顺子轱辘往起一爬,糊弄一把脸,拔腿就跑。
   查房时,娘见顺子没精打采,知道一定是遇上烦心事了。顺子正要开口问娘那纸条的事,娘先开口,一字一句道:“顺儿,人在做,天在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顺子想解释什么,娘摆摆手,“去吧,工作去吧。”顺子羞红着脸走了……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南山】等待,流年和你(微型小说) 下一篇:终点,在坚持的彼岸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