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国学班来了个漂亮妈妈

国学班来了个漂亮妈妈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四点差一点儿,我们来到重点中学附属小学的时候,校门口已围满了家长。男的女的年长的年轻的家长们,一个个很专注地在读我儿子刚发的传单:
   你还在让孩子上英语补习班吗?Sorry,你out啦!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洋人现在都在拼命学习汉语、国学啦,你难道还有理由不学好汉语、国学吗?来吧,这里是“澎湃国学班”,传承国学经典,弘扬中华文明。四书五经,唐诗宋词;汉服唐装,中华礼仪;诵读写作,自成体系……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做不到的。今日澎湃学子,明日国学大师。
   这是我为今天开业的“澎湃国学”班写的的小广告。第一次发传单,儿子不停地问我:会有人来吗?我说当然,问题不在于有没有人来,关键是能不能把来的人留住。儿子频频点头:老头,你说得对。你放心,只要有家长来咨询,我保证负责拿下。儿子信心十足,踌躇满志。我望着大学刚毕业自主创业的儿子,有一些欣慰,又有一些忐忑。
   叫了两份外卖,我们吃得正欢的时候,一个身材高挑打扮入时的女人进来了。儿子赶紧把饭盒一推,上前迎接:“您好,澎湃欢迎您!请问您是?”
   “这里是‘澎湃国学班’是吧?今天我收到了你们的小广告,特地来看看。”
   “哦,好的,欢迎欢迎,您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和孩子一起来的呢?”
   “我先过来看看,如果合适的话,我明天会让她来一趟,你们给她试讲一下,看看她是否喜欢,可以的话,我后天来签约付款。”
   我儿子一听,高兴得眉飞色舞,忙不迭地说:“好好好,来来来,我们到咨询室详聊。”
   儿子把我介绍给家长:“汪老师,是我们特聘的国学教授。”女子微微向我点了点头,就侧身坐到了沙发上,其实与其说坐不如说躺,她似乎很疲倦,斜倚在沙发上,说起了自己:“我是个很要强的人。自小我出生在这个海滨城市的一个小镇上。高中还没毕业,就招工进城在一家纺织厂当了一名女工。但我不甘心做一个纺织女工。于是我自学会计课程,自学有时候弄不明白,就又报了电大、夜大。终于我拿到了自学考试的专科、本科学历,拿到了会计师资格证。现在我在一家知名的公司担任财务总监……”她的语速不紧不慢,没有一句重复,没有一点多余的哼哈之类,一口气讲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我几次想去撒尿,但都被儿子的目光制止了。原本没有耐性的儿子,今天表现得特别有耐心。将近二小时,她直起身来我以为她要走了 ,结果她换了个姿势又接着有条不紊地讲了下去。最值得我们敬佩的是,她不需要你插嘴,你只需要带一双耳朵听着就行了。我发现我儿子听得很认真,还不时地在本子上记着什么,偶尔附和着说:对对对,是是是……
   从她的讲述中,我们知道了她一路走来的艰辛。由于没有上大学,她付出了比常人多得多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她35岁才结婚,36岁才有了现在的女儿。她对女儿百依百顺,但就一个要求,一定要读好书。
   这个女子说她的女儿姓杨,叫杨名万,她就是要让女儿扬名立万,成名成家,再不要走她的老路。
   杨妈妈谈到三个多小时的时候,终于坐起来,站起身,紧握我的手,又紧握我儿子的手,双眼炯炯地看着我们,表扬说:你们真是好老师!这么有耐心!我相信你们,我让女儿明晚来见你!如果我女儿没异议的话,我们后天签约。你们怎么收费?我儿子说,收费是根据学时来定的,长的有五万的,最短的也有五千的。杨妈妈一脸平静地说:如果女儿愿意来学,就报五万的吧。这样,我让她明晚来试听。
   送走杨妈妈,儿子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对我说:“哈哈,看来这第一单就是个大单啊,好兆头。”我也被儿子的情绪感染,期待明天的试听课成功!
   杨名万第二天晚上准时出现在“澎湃国学班”门口。她戴着顶帽子,脖子上围着一条大红围巾。给她上课之前,我先和她做了一个简短的了解:
   “你几年级了?”
   “五年级。”
   “之前上过补习班吗?”
   “从我记事时起,我就一直在上补习班。”
   “哦,那你都上了些什么啊?”
   “幼儿班的时候,上了音乐、美术、舞蹈、跆拳道、书法、围棋、钢琴。”
   “嚯,这么多啊!那一年级以后呢?”
   “一年级以后,这些只剩下钢琴还在学,其余的都是文化课了。有翰林作文、奥数、新概念英语、口才等等。”
   “你喜欢上这些补习班吗?”
   “不是我喜不喜欢,问题是我妈妈喜欢。”
   “你妈妈不征求你的意见吗?”
   “妈妈说啦,都是为了我好嘛。我自己无所谓啦。反正自小到大一直在学嘛。我已经习惯在补习班过周末啦。”
   “你会玩游戏吗?比如上网打游戏?”
   “我是从来不去碰的。妈妈要知道我玩游戏,她会把电脑砸掉的。小时候,周末有几个小朋友来我家玩,都被我妈妈赶走了。说不许他们打扰我。”
   “哦,这样啊。那你喜欢国学吗?”
   “我无所谓啦,学也行,不学也行。妈妈叫我学那就学呗。”杨名万正说着,一绺白发从她的前额上掉了下来,她轻轻拂了一下,对我说:“老师,您要上课,就赶紧上吧,我等下还要回去弹琴。不要太晚了,我今天还有很多家庭作业没完成。”
   我惊讶地看着她刚才拂发的举动,禁不住问道:“名万,想不到你小小年纪也赶时髦,染发啦?”
   “哪里?”杨名万一边说着一边脱掉帽子,“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前年开始,有几根白头发,到今年居然全白了!”她说得很轻松。
   我的心一紧,像被一根细铁丝狠狠勒了一下。那只有花甲老人才有的满头白发,此时长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上,就白花花地真实地呈现在我的眼前,刺得我的眼睛生疼,以致刺出了不易觉察的泪水。
   转身,我对杨名万说:“我觉得你目前可能不太适合读国学,等你再长大一点再说吧。”送她出门,回来和儿子几乎撞了个满怀。
   “老头,怎么这么快就上完啦?”儿子有些不解。
   我说:“名万,不喜欢我的上课风格,她明确表示她不要上了。”
   “哦,这样啊!”儿子那刚刚还明亮的眼睛顿时黯淡下来。
   回到咨询室,我打开手机,轻轻地将杨妈妈的号码删去。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丁香】两个乞丐(小说) 下一篇:【雀巢】第一次被别的女人拥抱 (纪实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