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雀巢】犯罪家族(纪实小说)

【雀巢】犯罪家族(纪实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犯罪家族这个词我还是在意大利黑手党小说里遇到过,且曾引起我坚决反对。我历来反对“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这些胡言乱语。文革开始那阵,著名造反派头目谭力夫的“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横批‘基本如此’”对联,曾风靡一时,我是坚决反对者,我那时贴大字报分析它的反动性,还在大街进行演说,得到不少掌声。但是二十年后的案例使我又想起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这个词组,开始怀疑我反对犯罪家族是否正确。
   缘起一九七二年我经手的一起强奸(未遂)、抢劫案。
   那年夏天风调雨顺,夏日的晚上淅沥淅沥下小雨,清晨太阳一露头,雨过天晴,阳光暴晒,晚上人静时,玉米拔节的声音都能听的到。两铲两趟之后,不几天玉米就长得比人高,玉米棒吐出红缨子,煞是喜人;人们都憧憬着秋后丰收。中午云冈大队第九生产队田玉喜从街里办事回来,见一个穿着确良裤子的姑娘,拎着帆布书兜,走在公社后屯大道上。那姑娘不高不矮,腰瘦臀肥,小风一吹,的确良(凉)裤子和薄薄的花布衫贴在身上,曲线显得很优美。田玉喜在后面欣赏着,心里不禁想入非非。
   农村谚语道:庄家饭,十点半。中午正是农民马放南山,回家睡午觉时间,大道空无一人,静得很,一丝儿风没有,只有蝈蝈叫声青纱帐里此起彼伏。姑娘在前面慢条斯理走着,田玉喜不紧不慢跟着,走到两屯子中间小桥处,田玉喜淫心骤起,见四面无人,紧赶几步,一把把姑娘拽到路旁玉米地里,随即将手伸进女人裤裆私密处。姑娘惊慌地说:“别,别,我来例假了。”田玉喜把手拿出来一看,手上果然有血污,说:“真倒霉,”接着又说,“我还当你是姑娘呢,长得这么丑。”原来姑娘脸上有疤痕,还有一只义眼。但田玉喜坏心未死,不由分说,把女人手里书兜抢过来,抢走兜里五元钱、五尺布票、三斤全国粮票和一条新裤头,顺桥下干涸水沟子往西跑去,眨眼之间没了人影儿。
   我接到报案已是下午两点,我一面用电话向刑警队报告,一面骑自行车奔案发现场,对现场进行保护。玉米地旁边干河道沙子上的大跨度脚印,说明作案人至少一米八零以上,和报案说的一致。脚印一直延续道沟头岔到处,说明此人是熟知环境的,很可能是本地的社员。刑警队来了后,重新仔细勘验现场,用石膏固定了一处清晰脚印,同意我的分析,然后兵分两路,分别询问受害人和走访群众。一小时后,终于在饲养员那得到线索。他反映中午放马时见到后山九队田玉喜从干河沟上来往岭后九队走了。他虽然认识他,却没打招呼。我们赶到九队时,正赶上社员敲钟上工,便让队长叫四个社员和田玉喜一起到队部开会。他们刚坐下,里屋隔窗辨认的受害人冷不丁跑出来,抓住田玉喜脖领子,上去就是一耳光,连声说:“还我钱和粮票!”我们迅速过去把他们拉开,顺势把田玉喜捆了个结结实实,塞进囚车,扔到北看守所。在他身上搜出抢来的钱和粮票布票,当场还给了受害人。
   人证物证俱在,田玉喜对犯罪事实也供认不讳。一个月后,旗公安机关军管会以强奸未遂、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我们把他押到他所在的大队宣判时,一个老社员告诉我,他听老人说,田玉喜的爷爷是土匪头,杀人不眨眼,后来抢官银被大清国砍了脑袋。父亲满洲国时期贩大烟,同伙分赃不均被捅死,抛尸山上喂狼了。家境破落后,他娘带他们从阜新跑到这落户,土改闹了个贫农,不可一世。他两个儿子也是个胡打乱凿的手,将来还不得走他爹一样的路?我当时还批评了老人家,说他是“血统论”,不符合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以后可不要再说了。那老人还不服,说“别人家咋不犯罪呢”。
   斗转星移,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十多年过去了,一九八六年我已调到中级法院刑事审判一庭,听说云冈九队发生了一起轰动全旗的兄霸占弟媳杀死弟弟的血案,没想到检察分院起诉的杀人者竟是田玉喜大儿子田峰,被杀者是小儿子田河!出狱后已经白发苍苍的田玉喜听到大儿子杀死二儿子,一头栽在地上,再也没起来。死前说了一句话:“造孽啊……”
   我的心情也格外沉重,想起了有关黑手党的那句词组,想起了那位老者的话,心想,难道犯罪和血统真有关系,真有犯罪家族?不过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田玉喜的妻子生下女儿后得产后风就死了,女儿一直由姑姑抚养,不但学品兼优,考上了清华大学,现在还是重点大学助教,赶来给父亲、弟弟送葬的时候,挨户向给父亲弟弟收尸的社员致谢,为大弟弟给村民带来的不安表示歉意,是那么文质彬彬,浑然不是田家的女儿。临走还把五间瓦房,连同宅基地,经过公证,无偿送给村民作为幼儿园,培养儿童从小学习兴趣。并决定赠送房产自大弟弟被执行死刑时生效。我忽然明白了,人们常说的“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是多么正确。想起了三字经第一句话:“人之初,性本善”,领悟了“天作孽,尚可活,人作孽,不可活”的真谛。
   无数事例说明父母行为潜移默化,不可能不对儿女发生影响,但血统论永远是谬论。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桃花岛 下一篇:【春秋】千万不能说(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