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春秋】千万不能说(小说)

【春秋】千万不能说(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张大胜刚从益丰园酒家出来,就碰上了自己的小舅子。他的小舅子——镇上的派出所所长——小王。王所长上个月刚从省城回来,因为破了一桩情杀案,受到省公安厅的嘉奖。
   大胜心里有些慌张,大清早的从一个寡妇家里出来,还真的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小舅子问他干甚了,他就支吾着说没干甚,没干甚。
   有个警察小舅子在镇上的威风,搁一般人肯定美气得很,可是张大胜却有些提心吊胆,惴惴不安。因为啥呢,益丰园的老板娘何秀姑是张大胜的初恋亲人,秀姑的女儿小琴又在镇一中张大胜的班里上初一。更何况今天早上在秀姑家里发生了那事儿,张大胜现在更是觉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为什么这么说呢。前年秀姑的丈夫老马喝醉了酒开车送几位亲戚,过大桥时冲断栏杆一头扎进河里全淹死了。张大胜觉得秀姑可怜去劝慰了两回,可这寡妇门前是非多,有人就添油加醋地告诉了张大胜的媳妇小娥。小娥不但把大胜的脸抓花了,还跑到秀姑家大闹一场。
   这小娥在街上是出了名的厉害。当年张大胜家穷困潦倒,是小娥看上了张大胜这个穷教师,一门心思要嫁给他。虽然王老爹百般刁难,但最终没有拗过小娥这个倔闺女。十年前,小娥一分钱彩礼没要,还倒贴了三千元跟大胜结了婚。这在镇上还是多少年来的头一遭。
   婚后,小两口过的倒也和美。但是小娥心里始终有个疙瘩,她知道大胜的初恋情人何秀姑一直对大胜念念不忘,更知道大胜偷偷摸摸写过很多情诗。小娥隐隐约约感到自己的男人心里始终没有放下秀姑。
   大前年,大胜写的文章在省报频频发表,镇政府把他从学校调到镇政府宣传办当了干事。小娥当时那个高兴啊!可有时候,大胜跟着镇长出去开会了,小娥就会整夜睡不着。去年大胜成了镇长的秘书以后,小娥就更是皱了眉头。大胜不仅三天两头地夜不归宿,还时不时地喝得烂醉如泥。
   小娥知道大胜将来不是当官的料,更不是在官场会来事儿的人。一个劲儿劝他回学校教书。大胜不喜欢秘书这差事,更看不惯官场的黑暗。正好今年春天的公务员招聘考试有个镇党委书记的亲戚被选中,大胜一个请调报告,两全其美的解决了问题。
   可这秋季一开学,秀姑的女儿小琴又恰好分到了大胜的班里,小娥又开始嘀咕了。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般的凑巧。大胜心里也是有些不得劲。小琴自打她爹活着的时候,就因为长得像大胜不受待见。秀姑的丈夫老马就因为小琴不随他,动不动喝醉酒就打老婆孩子。秀姑心里明白得很,但是一口咬死小琴是老马的种儿。但事实上是十四年前,秀姑嫁给老马前一个月和大胜含泪分手把身子给心上人时怀上小琴的。老马至死也没有弄明白小琴到底是谁的女儿。
   小琴越长越像大胜,给小娥添了不少堵。背地里有人跟小琴开玩笑说,张大胜才是你的爹呢。小琴就跑回家问妈妈是不是真的。秀姑跑到街上就跳着脚的骂。
   小娥虽说泼辣,但是她是聪明人,不至于拿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在小琴的问题上,她从来都是不动声色。她也知道小琴十有八九是大胜和秀姑的孩子,但她就是从来回避这个问题。有时候,大胜还真的盼着小娥能问一问自己是不是真有这事儿。因为,大胜觉得这个小琴就是自己的女儿,父女连心啊,特别是小琴看自己时的眼神叫人心碎。
   大胜越来越想从秀姑口里证实真相。今天一大早,大胜从街南头往北慢跑,路过益丰园酒家门口恰好秀姑出来了。他停下步子,刚想张口,秀姑四下一张望没人就拽着大胜的手进了门。
   益丰园酒家现在已经门可罗雀,原本的老顾客都是冲着老马的手艺去的,老马一死生意一落千丈。益丰园的二楼已经改成了小旅社。上了楼,秀姑把大胜领进自己的卧室顺手就把门关了。
   梳妆台上一瓶白酒正散发着又辣又香的酒气。大胜说,你怎么大清早的就喝酒哪?
   秀姑不说话一下子把大胜扑倒在床上,顺势就骑上来左右开弓十几个嘴巴子扇下来,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眼泪无声地流下来。大胜挣扎着坐起来,秀姑伏在他的肩头嘤嘤嗡嗡哭出声来。
   等秀姑哭够了,大胜说,小琴是咱的闺女吗?秀姑点点头。
   大胜说,老马活着的时候你不说,我能理解。老马都死了两年了,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秀姑又打了大胜几拳头,说你自己心里还不明白吗。
   大胜说,唉!真是冤孽啊!我现在想认咱的女儿,告诉她我是她爹!
   秀姑说,那小娥不得跳河上吊啊!再说了你自己的闺女咋办?小玉十岁了,也懂事了啊!
   大胜说,我不管!顺手抄起梳妆台上酒瓶子一仰脖子咕咚灌了一大口。
   秀姑凑上来问,昨晚没跟小娥同房?大胜惊恐地问,没有,咋了?秀姑就解了大胜的裤腰带……
   大胜一出益丰园的门,可巧就碰上了小舅子。他心里真的是慌张的不行。或许警察身上还真就有一股瘆人气。大胜害怕自己的事儿露了馅。讪笑着,赶紧走了。
   他一路走一路想话说多了,容易漏嘴,再说了,小舅子是干啥的,破案高手啊。
   回到家吃早饭时,大胜不敢抬头看妻子,一个劲儿吸溜着喝玉米糊糊。小娥看出些异常来,就问大胜咋了。大胜说,没有啥,天热,跑了几步,有些不舒服。说着额头上就有虚汗流下来。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小娥,大胜肯定有事,就说那你今天就不要去上班了。跟徐校长请个假呗。
   大胜想着赶紧走,却被小娥拦住了。看着丈夫目光闪烁,神情惊疑不定的样子,小娥隐隐预感到自己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小娥说,你自己交代吧。这一大早的满嘴酒气,怎么回事?
   大胜心存侥幸地说,我交代什么?你这人怎么有点莫名其妙啊?小娥上来就把手伸进了大胜的裤裆,一把摸到那儿果然是有些黏滑。
   小娥就嘤嘤地哭了。大胜心想,这事千万不能说,打死也不能说。他捧着妻子的头说,啥事儿也没有,你哭什么哭啊?
   小娥就不哭了,拿起电话拨通了自己兄弟的号码。
   大胜的小舅子来了。
   小娥到厨房叮叮当当地准备饭菜,连襟俩就坐在那里闷闷儿地抽烟。
   还是警察先开了口,他说,姐夫咱别绕弯子,你有啥事儿,早说比晚说强。大胜说,没有啥事儿,就是你姐多疑。呵呵,更年期提前了。小舅子一拍桌子说,少跟我打呵呵。你今早上到何秀姑家干啥去了?!
   大胜汗就下来了。他乖乖地交代了:为了去证实小琴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警察小舅子也没有了脾气,因为这事他也是烦着呢。秀姑因为给丈夫打那场官司没少找过他。为了赔偿那几家的数额问题,秀姑把这个警察叫到自家用自己的身体行了贿。最终,案子经过调解象征性地赔偿了丧葬费而已。警察小舅子升了所长后不敢再到秀姑那儿去了。通奸这事儿要是透露出去,他的仕途就真的玩完了。
   大胜见小舅子也蔫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问咋回事儿,怎么不说话了?
   警察说,过两天带你们去市里做个亲子鉴定吧。说完,对着厨房喊了一嗓子,姐!没啥事啊,走啦!就带上帽子匆匆走了。
   大胜心里突地升腾起一股豪气,鉴定就鉴定吧!是好是坏我都认了!他对着厨房也喊了一声,小娥,真没有啥事,我要上班,走啦!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雀巢】犯罪家族(纪实小说) 下一篇:当爱成为习惯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