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雀巢】险些错杀(纪实小说)

【雀巢】险些错杀(纪实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雀巢】险些错杀(纪实小说) 前言
   法官手记本应是纪实散文,但涉及些隐私和不良人士,即便改变了姓名,也很易对号入座,引起不必要纠纷。写成纪实小说,即便有些人士不悦,也很难提起诉讼。再说,除非精神病,谁愿意把小说中的反面人物往自己身上贴呢。尽管是案例纪实,为了防止对号入座,故还是以小说的形式表现出来,如果其中真有某事与某人雷同,那纯属巧合,
  
   在案件的审理中,他交代说:“砍一刀不解气,砍了许多刀,她不动了,我才住手,”又说,“谁让她不会过穷日子,浪费那么多油,还顶嘴呢?”这是一起事实很清楚证据确凿的恶性杀人案件。
   丈夫张德喜中午下班回来,满是灰尘的宽大工作服还没脱,见妻子炒菜用的油多,说:“一个月一个人才供应三两油,炒菜用这么多油干什么?你真他妈的是个败家娘们!”妻子李丽萍顶了一句:“孩子奶不够吃,炒菜不放油行吗?”正好此时不满周岁的儿子哭了起来,妻子又嘟囔了几句,张德喜心烦,大怒,抄起锅台上菜刀猛砍……。
   一趟房邻居发现后报案,铁路派出所警察迅速出警,赶到时妻子已气绝身亡。经法医鉴定,妻子脖子、头、胸部、左臂前部十三处刀伤,系失血性休克死亡。警察抓他时,他还抱着孩子说:“别哭,爸爸没事儿。”
   讨论时,大家一致同意我的意见:张德喜生性小气,竟因家庭琐事杀妻,应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判决书写好交给马副主任签发时,不到三百字的判决书他看了足有十分钟,问:“抓他时他正抱孩子,没跑?”
   “没有。”
   “他还抱着孩子?”马副主任重复问。
   “抱着。他觉得妻子不好好过日子,还顶他、气他,就把她杀了。蛮有理呢,还说没事儿。”
   马副主任沉默了片刻,说:“给他做个精神病鉴定吧,看看有没有精神方面疾病。”
   “前因后果都很清楚,还用做吗?”马副主任老刑警出身,文化大革命前的公安局副局长,深受干警爱戴,我又是他调来的,更尊重他,但认为他过于小心谨慎,不礼貌地顶了他。但他像惯常那样眼睛看着桌面,不和你的眼光相对,说:“没有精神病再杀不更有把握吗?”
   这是马副主任仅有的一次用不不必商量的语调说话。他是回民,个子不高,眼睛挺大,脸黑黑的,性格谦和,破获过不少大要案件。
   精神病院鉴定要三个月才能结论,这三个月虽然有别的案子缠身,但对张德喜可能有精神并不时耿耿于怀,希望鉴定他作案时没有精神病,有刑事责任能力,好给无辜的受害人灵魂一个安慰。
   三个月后,我去公主岭精神病院将张德喜接回来,鉴定结论是:接继性精神病,不负刑事责任。
   这完全出乎我的意外。我拿到鉴定结论时,脸上出了冷汗:好悬啊,险些错杀!那将是终生罪过!但我心里仍有些疑惑。一个人把杀人的原因、前后经过叙述的那么清楚,还是精神病?
   押解他回来的火车上,我问他到底有没有精神病,他说:“净瞎说,我才没有精神病呢。”我又问:“在监狱好还是在精神病院好?”他说:“精神病院好,能吃饱饭,看守所土豆也不让吃饱。”我没敢提他妻子的事,到了嘴边又咽回去,怕他犯病,一路上净聊精神病院的事了。他说“有的到那儿还打架,不让大夫安生,我听话,吃饱就睡”等等。
   回来后我请教过法医专家,他们说精神病人大都不承认自己有精神病。我又找了不少精神病方面书籍,包括苏联专家卡捏廖夫的著作,对精神病的种类表现有了初步了解,向马副主任请教时,他引用了卡捏廖夫的论点,让我很吃惊。他说:“搞案子不光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还要搞清动机和犯罪时的心理状态才能下结论。思路得宽些,特别是死刑案件,脑袋掉了安不上呀!”
   我对马副主任更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成了我终生的良师益友。
   张德喜被宣告无罪,释放回家休息治疗。但天有不测风云。他是车站给水工,上班后大年初一早晨,他神差鬼使地手拿小铁棍到派出所给警察拜年,把值班警察吓得跳后窗户跑了。韩所长给正在值班的我打电话说:“老弟,你好啊,你高高兴兴过大年,我们兄弟倒老霉了。”“怎么了?”“刚才张德喜拿铁棍给抓他的警察拜年,趴在地上磕头,值班警察都吓跑了,万一他又杀人怎么办?”
   我深知一旦事故发生后果极其严重,急忙向马副主任汇报。他让我亲自了解一下,真有异常表现,可建议铁路方面送张德喜去精神病院强制治疗,我们人保部出手续。我撂下电话,急忙骑自行车赶到铁路派出所,张德喜正坐在所长的椅子上,见到我后,提着小铁棍向我走来,但眼神并无恶意,我放下心来。他说:“你评评理,我来拜年,他们都跑了,还说我犯精神病了。”我说:“你拿铁棍拜年,还不把人家吓跑?你先把铁棍放下。”他很听话,把铁棍给了我。门外的警察涌进来,乘机把他绑了个结结实实。张德喜喊我救他,但我已无能为力。他那呆滞的求助的眼神直到现在还像刀锋一样扎在我心上。
   我向马副主任汇报后,他告诉我,警察的生命和精神病人的生命一样重要,这样做对双方都是保护,不必自责。现在的医学还不能治好所有精神病人,我们也不能保护所有人不受精神病人的侵害,一些强制治疗措施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我没错杀人,值得庆幸,同时也感到很无奈,只能祈求上苍保佑精神病院的张德喜了。
  
  
   【后记】好多好多年后,我不经意地打听张德喜情况,得知他入院后病越来越重,最后死在了精神病院。他的儿子被人收养,孩子很聪明,收养人视如己出,没告诉他是养子,孩子十八岁就考上了重点大学,后来就不知道他的消息了。不管怎么地,没有错杀人,我至今还感到一丝安慰。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当爱成为习惯 下一篇:【墨舞风清】与擦肩而过的人相爱(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