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地下吃驴肉

地下吃驴肉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人常说,在艰难困苦的境地容易使人激发灵感,产生智慧。这不,在炎炎烈日下的高速公路上,推车行进的草籽乡党委书记马跃的智慧就是在此时闪出火花的。
   昨天,马跃接到县委的通知,今天上午10点到石原县参加农业科技示范现场观摩会。草籽乡距石原县80公里,一大早马跃吩咐司机安子检车、加油。马跃的车是91款的普桑,要说这车早就该报废了,也亏了司机安子仔细,把这残废车侍弄的六成新的样子。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可这次神经串的全身疼,不好治了。再修要花大钱,不修就快动不了了。加之乡财政困难,一提维修费、汽油费,马跃就头疼。这几年,马跃、安子为了这蹩脚的交通工具,把工资都垫上了。9点25分,这辆车在距石原县5公里处抛锚了。安子让马跃坐在车里掌着方向,自己推车。马跃不让,就这样,两人开始了艰难的匀速行走。马跃抹了把汗:“唉!这破车。”一辆桑塔纳2000驶过,邻县营子乡副书记探着脑袋喊:“马书记,车上装着金子啦?咋自个当保安呢!”马跃笑着摆摆手。又一辆越野车开过来,寺庄乡石书记在前面停下来,招呼道:“哎呀,马书记,你这坐骑真是打着不走,推着耍赖。来,哥哥你就坐船头吧,小妹妹我拖着你走。”马跃笑笑:“别了,我慢慢走吧。”石书记说:“行了,别癞蛤蟆支桌腿——瞎逞能了。客气什么!来,套绳子。你这破车真该换了,养它还不如养个牲口呢。”“以畜代车!”这个闪亮的火花随着马跃的汗珠落地了,一个创造性的计划就此诞生了。
   草籽乡全体党员代表、干部大会上,马跃书记“以畜代车”的设想使大家非常振奋,感到耳目一新。马跃说:“有人说让乡里几个乡镇企业集资为我们买车。这不是摊派吗?同志们,我们乡的乡镇企业由于产品落伍,没有资金改造,破产的破产,关门的关门,开着的几家也是资不抵债……农民呢,还是靠一季玉米一季麦,赚不赚钱傻自在。农民收入降低了,乡财政已经到了勉强吃饭的地步,怎么办?招商引资?也是要花钱的,没钱,整个工作都没法启动。但要强调两点:第一,困难再多,压力再大,工作不能停摆,机器不能停转,要有大局意识;第二,今后不管是谁,也不准到企业去搞摊派,报油费。所以,为了解决乡政府交通工具的问题,径向党委讨论研究,作出如下决定:一、现有车辆暂予封存,除特殊情况,如:出县开会等活动,视情况使用;二、在乡内活动一律实行以畜代车。我和乡长及司机购置马匹,其他副职暂骑自行车;三、把车库三分之一改为马棚,饲养人员暂由司机负责,也就是司机变成了马夫。这里需要说明一下以畜代车的几大好处。你看你骑马既不用加油,也不用维修,节省了养车、修车、年检、保险等费用,这样一年下来就可以节约资金三到四万元。再说骑车也是锻炼身体的好方式,既可以促进血液循环,促消化,还可以减肥。从大处讲,老一辈革命家都是骑马过来的,到了我们这一代,虽说条件好了,好的传统还是要发扬的。此外,马的粪便还是很好的有机肥,马粪可以按方去卖,既消除了空气污染,保护了环境,又能增加一定的收入。这是几全其美呀?”一位副乡长说:“马粪拉到街上会影响卫生。”马跃说:“那好办,挂个粪兜不就得了。”副乡长说:“多长时间倒一回呢?”马跃说:“什么时候倒,这还要定时间吗?真是鸡衔骨头——替狗操心。什么时候拉满了,什么时候倒呗。”副乡长说:“那倒不到乡里,肥水不就流入外人田了吗?”马跃说:“要不说你不懂政治,倒在老百姓的田里,不正好沟通了和人民群众的联系,密切了干群关系,也是政府送温暖的一种形式吗?”副乡长说:“说马粪有热气叫送温暖,书记你这学问可真大。”马跃说:“敢情,要不你咋当不了书记呢?”大家一听,都笑了。
   自此,草籽乡以畜代车的消息传遍了全县,成为人们街头巷尾、田间地头、茶余饭后议论的热门话题。市电视台还派记者采访了马跃,一时间,马跃成了改革的明星人物。马跃骑着马走村下地、开会上县成了县城的一道景观。刚开始骑马的时候,马跃还真的有点不习惯,一天下来,被颠地大腿根子生疼。司机安子说:“马书记,我这罗圈腿练成了,以后再开车恐怕踩不着离合了。”马跃说:“马骑好了,你还多了项技能,兴许还可以当演员呢。”
   邻县的富裕乡刘书记听到这个消息,对干部们说:“看看人家,日子过得多细,这都是让困难给逼出来的。我们要想法儿支援他们一下,也扩大扩大咱们的影响。”经过研究,安排人员购买了十头驴子,送到草籽乡。马跃说:“感谢兄弟乡的支持,可你送驴我们不好用啊!”刘书记说:“考虑到你们乡政府里不是女同志也不少吗?哪能都像你骑高头大马的。再说级别也得分开,书记、乡长及副职骑马,办公室可以骑骡子,那玩意儿劲大,女同志当然是骑驴子。”马跃说:“也是。你替我想的挺周全,谢谢啊!”
   刘书记走后,马跃对安子说:“明天你到学校借用一下操场,把女干部都带过去,教教她们怎样骑驴。”不几天,一位邻近市的乡书记又给草籽乡送来了一车驴子。这乡政府的小院里霎时热闹了起来,真个是驴欢马叫。你想啊,三四十匹牲口混在一起,马跃的马还欺生,用蹄子踢新来的驴。驴呢,是又躲又叫,蹦高撒欢,驴粪、马粪拉的遍地都是。草料不足供应告急,马跃急命下边紧急调运。草籽乡政府门前,车马穿流,热闹非凡。马跃看着眼前的情景正发愣,县委吕书记来了。吕书记说:“小马,你这乡政府要改饲养场了。”马跃说:“调整阶段嘛。正琢磨着怎么改造车棚,把牲口编号,分发到人。人要尽责,饲料配置……”吕书记说:“小马,你的初衷是好的,可让女干部也骑驴上街,那不成了小媳妇串亲戚,不是那么回事。再说,放着自行车、摩托车不用,给道路交通也造成困难。干什么工作要适时适事,不能一刀切,也不能一哄而上。”吕书记指着墙上以畜代车、促进改革的标语说:“这样的改革我感觉还是欠妥的。小马,拿出你的智慧来,在发展经济上做点儿文章,甭光学着刘大哥讲话——理太偏,啊?”说着拍拍马跃的肩膀。马跃说:“是,是。”
   吕书记走后,马跃呆呆地望着满院子的牲口,看着看着,眼睛又发光了。第二天,乡干部被召集齐全。马跃说:“同志们,前一阶段以畜代车的工作造成了很大反响,给全乡的经济工作上台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为项目的招商引资准备了充足的条件。同志们不是吹呀,你们看到满院子的驴了吗?那正是一个新兴产业化企业诞生的标志。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同志们,我们市有吃驴肉的习惯,驴子都是从西北等地贩过来的,长途跋涉牲口都掉了膘。咱们以此为契机办成一个毛驴育肥加工基地,从毛驴育肥,到屠宰;从驴肉的分割、分类到熟食加工,可以加工成炖驴肉、酱驴肉、熏驴肉、驴肉干、驴肉丁、驴肉包子、驴肉饺子、驴肉丸子,驴皮还可以熬胶,加工成皮影……正是天上吃龙肉,地下吃驴肉。一个既有育肥基地又有屠宰加工的农业产业化项目就此诞生了。”大家恍然大悟,接着都使劲儿的鼓起掌来。乡长说:“这才是以畜代车结硕果,借来驴子好下锅。”副乡长说:“真是天上掉下个大项目。马书记你真是神机妙算,有这样的书记,草籽乡能不富吗?经济发展有希望啦。”这个说:“马书记,你还真有点草船借箭的大智大勇。”马跃说:“那是,什么叫有本事?这就叫有料。像我这么实在、这么聪明的书记,你们上哪找去?”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梧桐】酒与狗(小说) 下一篇:孙思邈豫西行医记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