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西风】春天里的故事(往事征文·小说)

【西风】春天里的故事(往事征文·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西风】春天里的故事(往事征文·小说) 柳树软软的枝条上,长满了毛毛的柳花,在这个温和的季节里,开始了四季的行程。树底下躺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白色T恤,麻灰牛仔,干净的头发,一脸的阳光。身边一本打开的书,传诵着“清风不识字,何做乱翻书”的温柔。河边几个垂钓的人,正醉心于鱼儿慢慢上钩的过程。年轻人从草丛里摸出几块石子,扔到小河里,泛起无数个水漂,一圈圈慢慢地散去,看不到一点痕迹。春天确实是安静的。
   春秋是她的笔名。她终于决定在这个温暖的天气里去见北斗。她永远是一个简单的女人,永远是一头直直的长发。
   北斗二十年后找到她,春秋不感到惊讶,一些事情,该面对时就要面对,躲避反而不是最好的结果。
   春秋搭上班车,坐到最后一排,往事在她的心里翻滚,脸上有一种疲倦感。班车快速前进,玉兰花的香味传入鼻孔,春秋的心情渐渐平静。
   认识北斗的时候,春秋是一个单纯的文学青年,遇到名家名师就写信求教,顶礼膜拜,似乎只有他们才能引领她打开文学的殿堂,叩开缪斯的大门。那时春秋二十岁,和几个诗友办了个诗社,为求形式上的正规,请北斗做诗社的顾问。
   北斗,南方人,长她三岁,在文学圈小有名气。春秋通过一个诗友认识了他,可没有见过面。不久,他们成了很铁的笔友,特像现在的网友。
   班车放慢了速度,到了一个站点。上来两个年轻人,坐在春秋的前面,男孩紧握着女孩的手,女孩的脸因幸福变得桃红,春秋收回目光,看了看自己的棕色背包,两手压在包上,忽然她就有一种紧张感,袭上她快要窒息的胸腔,她闭上眼睛,往事随车前行。
   开始,北斗以为春秋是个男孩,夸她写的东西大气,有野性,可造就。后经春秋解释,北斗才知她是一介女流。
   春秋了解到北斗是一个军人,在军校里教书,喜欢文学。他的母亲早亡,父亲是个平反干部,他喜欢北方女孩,喜欢她们的简单和直接。
   北斗每次写信都会寄来一首自己写的诗,传递着南国的清雅和细腻,暴露着南方小伙对北国姑娘的倾慕和相思。
   春秋被北斗金光四溢的诗情所吸引,懵懂的感情支配着她的身心,使她忘乎所以,甚至有置身南国的恍惚,她看到天空是那么的明丽,行人的笑脸是那么的平和,流动的空气是甜丝丝的,世上的一切事物都和爱情有了亲密关联。
   她独自在河边走来走去,采一朵野花放在嘴边,用最好的词语形容着北斗的长相,心里默念着他写的诗,一个词语她都能联想半天,有时自己会甜蜜地笑出声,她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北斗的才情燃烧着她的生命,生活中的绝望和不安,被爱的气息扫得无影无踪。
   春秋如同一个丢失了武器的士兵,被爱俘获。如果信件迟来那么一天,她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脚底下变得没根,灵魂变得没有着落。盼望信使像盼望亲娘老子,北斗的信她一次能看十几遍,信纸贴在胸口上,恨不得用绣花针刺到自己的血液里,梦中她来到软语香侬的南国,午夜梦回时,她睁着一双失去理智的眼睛,再次用少女最纯真的心构画北斗的面貌。
   女人,一旦陷入感情的泥潭,想抽出双脚,除非先冷了她的心,否则,她的痴,不仅不能清醒自己,还会越陷越深。
   北斗的诗,咸涩无奈,他的文字像魔一样持久的控制着春秋的心,他又能像一根没有失去弹性的弹簧,把她的心拉出,又准确无误地弹回原来的位置。
   春秋的生活变得像一只鼓满了帆的大船,提起笔,文思就变得勇往直前,清新、快乐的诗句都是爱的宣言。这骄傲的女孩,需要倾诉,需要为对方受苦,需要牺牲自己,她的心变成一个大的火球,准备为爱化为灰烬。
   班车开始减速,那两个年轻人下车了,上来一个深沉的中年人,戴副眼镜,头发过早的谢顶,满脸的困乏。春秋压憋的思绪在看到这个男人时,忽然就有些宽容。
   路过一个小公园,黄黄的迎春花探出墙头,满嘴紫荆的浓香,阳光更加温暖,街边走来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冒失的小伙子差点用单车撞了她,女人轻轻地一笑,轻松地一摆手,拐进一家超市,她肩上的宝蓝挎包,像蝎子蜇了春秋一下,又把她拉回往事中。
   北斗告诉春秋他要来北京出差并顺便来探望她,望眼欲穿的她亢奋并激动着,那几天她一直失眠。
   同时春秋收到一个叫静的女孩写来的一封信,她告诉春秋她是北斗的未婚妻,她的父亲和北斗的父亲是战友,她已怀了北斗的孩子。同时寄来的还有她和北斗在公园的合影,春秋发现静是一个娇小的女孩,北斗是一个很文弱的南方人,可现在对她,北斗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春秋呆了,没有了眼泪,心被掏空了,对文字的信仰轰然倒塌,天生善良的自己竟无意之中充当了第三者,春秋为自己感到悲哀,可怜和卑鄙。
   北斗找到了春秋的家,春秋一直躲着,对于一些没有必要的见面,还是避开为好。他们没有见面。北斗托诗友捎给春秋一个宝蓝挎包,从那以后,春秋一见到这种颜色,就感到浑身发冷。
   北斗来信解释,他和静是父母包办,他和她没有爱情。春秋看到这些老掉牙的借口,只感到北斗好笑,自己更好笑。
   春秋的心死了连同她的文字。她觉得自己不适合走文学这条路,她忍受不了浅薄、寒酸和丑恶,她决定永远的放弃。
   回忆是对自己最重的惩罚。春秋像跑了一场马拉松,五脏六腑被烧杀抢掠了一遍,她心口产生了一阵剧痛,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已经不是冲动的年龄了。
   往事不管是快乐还是痛苦,它都真实地发生过。经过了岁月的浮沉,家庭的温暖和朋友的友爱,春秋学会了谅解自己并包容别人。人活着,确实痛苦。北斗住在诗友家,春秋到站了。她下车,一甩头朝前走去。
   她望见了朋友家青色的屋顶,一只小鸟欢快地从上面飞过,青杨的虫花像穿越岁月的风铃,在无叶的枝干上互相鼓励并互相传颂。树旁诗友和一个清雅的男人站在那里,春秋确信那个人就是北斗。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星月】冷漠不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小说) 下一篇:【春秋】老矿工的泪(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