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春秋】老矿工的泪(小说)

【春秋】老矿工的泪(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太阳就要落山了,彩霞把西边的天空染了个通红。杜撰爬上山顶,看到那血红的夕阳和被夕阳染红的天空,不禁哼起小曲来。杜撰今年61岁了,是金源煤矿一名老矿工。他于去年办了退休手续。今天,作为一名老矿工,他被矿里通知回去参加矿上举办的庆祝九九重阳节大会。他参加了会,中午还吃了矿上专门为老同志们摆的酒席。他不但吃饱了、喝足了,临走还又带了矿上给他备的礼物——红毛毯。更让他高兴的是:会上,矿长讲要集资建一栋宿舍楼,地址就在他村。每个老矿工都有权利享受一套,而且按照在矿上的工龄分等级给予优惠。他还正愁小儿子待娶没楼房住呢,这下可好——问题解决了。他那高兴劲儿就甭提了。
   杜撰老汉共有四个孩子,一个姑娘,三个儿子。大儿子叫杜仲,二儿子叫杜康,三儿子叫杜梨,女儿最小叫杜鹃。大儿子成年后随父亲也来到了矿上工作,去年矿上建宿舍楼时,父子两个以优惠价各购买了一套。二儿子没在矿上工作,但特想住楼房,杜撰老汉心疼儿子,就把楼房让给二儿子,他仍住在老家的平房里。两个儿子都住上了楼房,这可让村里人羡慕不已。村里人都想把自家的姑娘嫁给杜老汉家做儿媳妇,好让自己的姑娘也享受享受住楼房的滋味儿。三儿子今年已经24岁了,至今尚未成家。听说搞了一个对象,还是村里的一枝花呢,不论身材还是眉眼都是百里挑一。可就因为想住楼房,迟迟不答应过门儿。无奈,只好搁至今日。这下可好了,看你姑娘答应不答应,你答应了算你有福气,你不答应,我家的儿子可是个香脖脖哦,好看的姑娘有的是,让我家儿子另找俏妹子,你只有哭鼻子的份儿了。杜撰老汉越想心里越高兴,不觉脚步已经迈到门前了,与开门的小儿子杜梨正好作了个头顶头。
   杜梨看到爸爸手里提着一个大礼包,忙从手里接过来放到炕上,拆包就看,原来是条大花红毛毯。杜梨看到如此毛绒绒、红花花的大毛毯暗自欣喜。杜撰老汉看到儿子兴奋的样子,马上就给儿子撂了一句:“现在是阴历九月份,离过年还有两个来月,咱争取年前给你把媳妇蹲在炕头”。父亲冷不防的一句话,可让儿子卯儿不摸窍儿了。可看到爸爸说话时是那样子的自信,他又觉得必有缘故,便马上反问道:“就凭你这件红毛毯,还想把媳妇娶到炕头啊?”“你以为我就这么小看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那你又凭什么年前就要把媳妇放炕上呀?”“孩子,今年你已经24岁,该娶了,要再不娶以后恐怕就难了。你虽未给我说过你的婚事,但我知道你早有意中人了。你娶谁不娶谁我当父亲的不干涉,只要你满意就行了。可我知道,人家一直不爽快答应,就是想有一套楼房。这下可好了,楼房有了!”“什么,有楼房了?”“是啊,楼房有了。”此时,杜撰老汉就一五一十的把今天开会,矿长说建宿舍楼的事,像竹筒倒豆子似的倒了个净光。杜撰老汉讲得眉飞色舞,直乐得儿子手舞足蹈。父子两个的欢快劲儿,让正在锅台做饭的小女杜鹃越看越不是滋味儿。想想父亲大事上只考虑儿子而根本不考虑女儿,再想想自己自从10岁上没了母亲,就再也没象其他姑娘一样享受过母爱的温暖,两眼泪水就象潮涌般的一下子挤满眼眶,随之又唰唰的直往外流。
   杜鹃今年21岁,出落的十分俊俏,活脱脱一个美人儿。杜鹃的美让村里的小伙子们个个垂涎三尺,人人想讨做自己的老婆。可杜鹃偏偏一个也看不上,却让远离自己10多里的山沟沟里的一个穷小子给勾上了。这个小子叫韩冰,人长得倒不怎么英俊,可人缘特好,肯吃苦,有志气。也许这正是吸引杜鹃的地方。他俩是艺术院校的同学,恋爱就是从艺校开始的,他们相爱已经3年了。学校毕业后,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职业,后来他俩约定准备开一个美容美发店,而且就准备开在杜鹃的村子里,因为杜鹃的村子大、人多,有市场。为了开这个店,韩冰家没钱,杜鹃就从她家里给凑了8000元,专门赴北京学习了4个月美容美发技术。现在什么都具备了,只是在村里缺套房子。爸爸要是把这套房子给了自己多好,可爸爸偏不考虑自己,这怎不让杜鹃倍受委屈呢!
   父子俩高兴得半天合不拢嘴,可杜鹃却不言不语。杜撰老汉觉得不对劲儿。他敏感的神经迫使他开始注意自己的女儿。他注意到自己的女儿,象有满腹的委屈似的从不抬头正视自己,并在闪动间发现她的眼角溢满泪水,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女儿这种异常的神态,马上使他意识到,这一定与楼房有关。难道是女儿想要楼房不成?女儿是他唯一的一个,也是最小的一个。妻子因病于11年前离开他们之后,他倍加呵护自己的女儿。他想用自己更多的关爱来弥补她失去母亲的爱,因此他总是宠着女儿、惯着女儿。女儿要钱他给,要好吃的他买,女儿爱穿什么就买什么,在花钱上从来没让女儿受过制。但老汉知道,自己就再怎么呵护,母亲的有些东西,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是给不了的,特别是随着女儿年龄的渐渐长大,他觉得与女儿的沟通愈来愈难了,因此与女儿心灵间的距离也就愈来愈远了。想到这里杜撰老汉也不禁心痛起来。他为失去妻子而心痛,为自己的女儿没有母亲而心痛。
   杜撰老汉强忍了痛苦,把自己的女儿叫到跟前,问她你怎么不高兴,是不是想要楼房。女儿背着爸爸擦干了眼泪,之后就把自己找对象的事、想开店的事和目前正需要一套房子的事如数家珍般地给自己的爸爸一一诉说了。听了女儿的话,杜撰老汉顿感震惊。他一面恨自己粗心,房子的事竟没考虑女儿要不要,另一面又怪女儿这么大的事竟然不早点跟自己说一声。不过,他心里暗自决定,不论怎的,这套楼房子也得先给女儿住。于是,他回头就同儿子商量。可让杜老汉根本没想到的是,儿子竟然丝毫不让步,说什么也不让给妹妹。这下可难为杜老汉了。
   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杜撰老汉就上路了。一夜没合眼的他想去矿上查问查问看有没有够条件的不报,自己也好顶一套来。杜老汉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终于来到了矿上。刚到大门,怕遇到矿长的他,偏偏就与早早到矿的矿长遇上了个正着。矿长硬是把他请到办公室,问起他的情况来。无奈杜撰老汉就原原本本的把昨晚发生的事给矿长讲了。矿长听了后,非常同情杜老汉,又念杜老汉在矿上四十年如一日,把一辈子都奉献给了金源煤矿,便脱口道:“你可以再购买一套,不过这套你不能享受优惠价了,以成本价给你。”“我这不是给你出难题吧?”杜撰老汉激动的站起身来。矿长迎上去与杜老汉伸出来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说那里话呢,金源煤矿发展到今天,你们老矿工是功臣!今天的金源考虑解决你们生活中的实际困难是理所应该的啊!”“谢谢你,谢谢你了矿长!”杜撰老汉望着矿长那憨厚朴实的脸庞,无法控制的泪水从眼角滴落到矿长紧握着他的手上,然后又从矿长的手上慢慢滴落在地上……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西风】春天里的故事(往事征文·小说) 下一篇:【文缘】游戏(微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