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抓典型

抓典型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朱晓飞把女朋友姗姗像蛇一样缠绕在他脖子上的手臂悄悄地移开,又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一下之后,便迅速地穿衣上班去了。
   三九四九,冻死猪狗。凌晨的五六点钟,天还未亮,即使是市内最繁华的街道,也还是冷冷清清,寒气逼人。朱晓飞裹了裹大衣,便大步流星地朝单位走去。
   今天我总该不是最后一个签到上班的人吧!他心想。
   可不,自中央出台“八项规定”、“六项禁令”以来,单位干部职工的作风纪律越抓越严,越抓越细。上半年,大家都还以为和原来一样,又只是学习学习讲话精神,抄抄政治笔记,写写心得体会罢了。只是一阵风,这阵风刮过了,原来是什么样子的还是样子。可谁知,市政府竟然创新地搞出一个治理“庸、懒、散、赌、奢”的“五治”活动来,而且还成为外市、县争相学习的示范和典型,而朱晓飞所在的市林业局则是“五治”活动的先进单位。那么,林业局自然就成为外市、县参观学习的重点单位,每天都会有大批专程从外地赶来“取经”的单位。单位办公大楼前的电子大屏每天也都会按时通报干部职工前一天的工作纪律情况,如上班最晚的一位职工是谁,下班最早的一位职工是谁,工作期间出现闲聊、购物、打瞌睡情况的是谁等等。
   朱晓飞之所以这么担心他是最后一个签到是有原因的。因为一连两天,他都是最后一个签到上班的。单位规定,一周内,被通报次数最多的职工,在周例会上做出检讨;一月内,被通报次数最多的职工,在月总结大会上做出反思;一年内,被通报次数最多的职工,调离工作岗位。
   朱晓飞心里清楚,如果他现在被调离工作岗位意味着什么。且不说,他无脸见家乡的父母,更会失去他目前拥有的一切,包括他的女朋友——姗姗。当年,父母几乎是砸铁卖锅供他上完大学,然后又经过“万人过独木桥”的公务员考试才在市林业局谋得一份差事。在这个城市他无房无车,无依无靠,甚至有许多像他一样的人现在还打着“光棍”。他明白之所以能有今天的生活,靠得就是一份令外人还不完全了解的羡慕的稳定的公务员工作。所以他知道他不能失去这份工作,甚至他的女朋友多次对他说,什么破工作,受人欺负受人管的,只要你对我好,你干脆辞职了,我养你吧。他都无动于衷,他明白因为真到那么一天,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来。
   “不,不要嘛,在睡一会吗?人家就是不让你走嘛”,一连两天,他的女朋友姗姗都是在他起床之时,把他的手抓过来放在她暖和和软绵绵的胸脯上,又用双手缠着他的脖子,然后嗲嗲的说。他意志力稍稍一不坚强,微微一犹豫,就到了七点才起床。然后匆匆上厕所,刷牙,坐公交,即使是不吃早餐,到了单位也到了七点五十分左右。要在原来,七点五十分左右上班,也绝对不会是最晚的,因为还有一些同事,会在送完孩子去上学之后,到了八九点才提着早餐晃晃悠悠地来到单位。但现在“大形式”变了,识时务者为俊杰,除了大家的“政治觉悟”都自觉地提高了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单位目前正在抓“典型”。枪打出头鸟,而谁都不愿意当这个反面教材。
   最开始,单位也只是按照上级规定,把上班期间“迟到、早退、购物、炒股”等的违反工作纪律的职工作为“典型”拿来通报,但随着“五治”活动的深入开展,像这种“简单”而又“明显”的违反工作纪律的职工像“大熊猫”一样,也是越来越少,甚至到后来直接就成了“恐龙”,在单位销声匿迹了。然而,林业局是“五治”活动的先进单位,先进单位就得有先进的事迹,先进的事迹必须得有“典型”人物。于是,抓“典型”就成为单位的第一要务。
   因此,上班期间,在林业局经常会出现一拨一拨的检查工作纪律情况的领导,他们不厌其烦、前仆后继。据说,是有人还给他们下达了查处违纪问题每天两条以上的任务,完成不了任务的领导们自己就得向单位主要领导作出检讨。这可为难了他们,他们为了“保身”一个一个不得不绞尽脑汁,鸡蛋里挑骨头。现在,什么上班期间玩手机了、浏览与工作无关内容的网页了,这些“帽子”扣得都让大家无话可说,到后来干脆都是上班期间坐在电脑前发呆、上班期间接打私人电话等,再后来干脆连这些也都没有了。有人就想出了一条妙招,把每一天上班最晚的一位职工和下班最早的一位职工作为“典型”进行通报。
   而朱晓飞现在一连两天,就撞到了这个“枪口”上了。而这件事情还没有办法张口跟女朋友姗姗说,这真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情。
   “真是太好了,今天我终于是第一名上班了”,朱晓飞看着单位紧锁的大门自言自语地说。
   这时一阵寒风刮过,冷气顺着他的脖子往里钻,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靠着大门,避风,也许会暖和一点”,他想。
   “姗姗醒来,又该会打来电话,责怪我不辞而别吧。该怎样给她解释呢?该怎样哄她开心呢?”他又想。
   朱晓飞想了很久,一直都未想出好的办法来。
   这时,大门突然从里面开了,靠在大门上的朱晓飞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谁呀?神经病,这么早搞得大门叮叮咚咚的。还让人睡不睡了?”看门的保安刘大爷骂骂咧咧地说。
   “哟,小朱呀,你们今天这么早来单位干什么呀?”刘大爷问道。
   “上班呀!”
   “你没发烧吧!今天是周六呀。”刘大爷说。
   “哦,哦,我忘了。”朱晓飞尴尬地说。
   朱晓飞又回到家,发现他的女朋友姗姗睡得还正香。他刚往被窝里一躺,女朋友姗姗的身子又蛇一样地缠了上来。他又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糟了,我上班要迟到了”。突然,朱晓飞又一骨碌爬起来,开始穿衣服。
   “今天好像是周六吧”,女朋友姗姗又把他拉进被窝,懒懒地说。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雀巢】谁之过 (小说) 下一篇:【月光】雅娜和于连(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