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钱能摆平的事就不叫大事

钱能摆平的事就不叫大事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我写这篇稿子,主要是想永远感谢、永远记住我亲爱的兄弟苟维权,是他资助了我,让我的岳母从一个无钱医治的病人,经过他的帮助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这篇稿子的题目就是这位仁爱的兄弟安慰我的雪中送炭的最温暖语言,事情是这样的。
   2014年6月13日晚上九点半,我接到爱人单位打来的电话,电话中焦急的声音说了一件让人震惊的事,说是她的母亲不小心从高处跌下来了,折了腰。
   我匆忙赶到医院时,医生已经拍好了CT片,片上面显示,腰椎已经骨折了,情况相当严重,岳母直挺着身子躺在医院的救护架上,生命垂危。但听到岳母尽全身的力量说脚麻、腿酸,还把脚缩回了一下,还好,脚能动说明还有神经能支配双脚。但医生说,华坪县医院做不了手术,二十四小时内必须得送攀枝花中心医院动手术,手术费大概要六万多。
   惊呆了,六万啊!我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严重的病情和天文数字,面对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我很无奈,真想一走了之,碰到这种事拖泥带水的。我身上不仅没有钱,因为买房子还在银行差了二十几万的代款,我作为妈妈的姑爷,妈不是还有两个儿子嘛,哪里轮得到我操心嘛。我打电话给爱人的弟弟来医院处理面对的情况,电话中说他今天才把芒果树苗运到地里,还没有来得及栽培,明天他必须要栽种他的芒果树苗。看来这个兄弟是不要妈了,找他跟本没戏。到最后看也没有来看一眼,接着挂了电话.这里只有爱人的哥哥在想办法。可他刚从崇明监狱回来,更是身无分文,没办法,左看右看这个担子得我来扛。岳母也是妈啊,我义不容辞,焦急跑到急诊室找到医生把转院的字签了,叫医生马上给妈妈转院到攀枝花医院治疗。一阵忙碌后爱人和哥哥也登上了救护车下攀枝花照顾母亲,我在家管孩子读书和接送孩子上下学,主要原因是方便筹到六万的手术费钱再送到攀枝花去动手术。
   面对一直在床上危重呻吟的老人,面对家涂四壁的兄弟,我决定砸锅卖铁也要把妈妈的腰伤医好,更何况是爱人的妈妈。我必须救她,让她老人家恢复健康,以免以后成为瘫痪在床的话那才是天大的麻烦,永远地后悔。但妈妈的两个儿子目前身上也没有钱,面对六万医药治疗费,我紧骤了眉头。为了凑钱,我想尽了各种办法,突然想起她家不是还有一片她的外公去世时留下的屋基地,大概可以卖掉。但能不能卖掉是个大问题,卖掉的话六七万还是能揍够的。可是卖了两天,有人来瞧地,电话中岳母的意见是不想卖掉。情急之下我想起一位有主见的同事张幸运,我都习惯把她叫张参谋,并请她帮多参考一下这些事情。她知道后再三打来电话来给开导,“地基不能卖掉,关键时期不能乱了方寸,要我在大难面前挺一挺,重新想借钱的办法,不要动不动就把屋基地卖掉,以后买回来太难了,她说俩舅子房子还没有修,得为他们考虑,卖容易,买回来就太难了,得想其它的办法。”就这样我决定不再卖地基,另想办法。
   这下好了,钱是没有,但老人的腰椎病是要医的。三天内要揍到六万元动大手术,俩个舅子目前拿不出钱来,只有在我这想办法。我呢,才装修了新房屋,刚好把八万的装修费花完,银行方面还贷有二十万的购房贷款。岳母这一跌,真不是时候,可为难我这个做女婿的,三天后要动大手术,马上得再揍六万元。我悄悄地对自己说,不能哭,要挺住。我想我是岳母大人的唯一救命的期望了,如果我再是个软骨头,我要是撒手不管,一周后岳母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我像个疯子,到处借钱,一无所获后又风风火火地来到华坪供电公司工会办公室找到工会主席,期望在这里能找到一根救命的稻草。了解情况后,工会主席告诉我,“你的岳母不是公司职员,不在支援范围,没法办。”是的,找公司也不是办法啊,我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家。
   此时的我孤单得像漂荡在大海上的一片枯叶,无奈、无助、傍徨全部在我心里七上八下,我在书桌上拿起毛笔写了八个大字,“全力以赴,治病救妈。”本来打算打电话给我最好的同事苟维权诉诉苦,我首先把这八个大字读给他听,他听了开口就说:“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叫问题,我给你想办法,别难过,出钱能摆平的事就不叫大事。”我听了这话心里好温暖啊,就象一片干渴的麦地突然下了一场大雨。可是第二天一早七点钟一直给他打电话,就是打不通,我想他是怕我跟他借钱在做激励的思想斗争吧,关机了,没人接我的电话。我打了近十几次也没人接,我准备放弃时,在没有希望的情况下又打电话给张幸运,诉说起小苟给我说过他帮我的诺言,但是电话打不通了,没办法了只能卖地了。小张说,“你傻呀,今天交班,要开班前班后会,不准开机的,我一下子反应过来,因站务会议,手机不准拿到会场,今天小苟在接班没办法回电。”我这才想到是怎么回事,差点误解了苟维权同事的一片好意,中午十二点一开完会议,小苟马上打电话给我,并叫交班的小丁(丁荣荣)把存有三万多的信用卡从二十多公里的龙洞送下来给我,让我自己去取钱。他电话中说“没办法只能到中午才能给我回电话实在抱歉。”当时我就感动得泪流满面,我东拼西揍终于把六万手术费交到了医院。我身心具疲,但我心里还是高兴的,不单是张幸运为我稳住了着急卖屋地的方阵,更为苟维权“见义勇为”,倾馕相助而感动。我还为真正在我危难之即遇到到了两位能在大风大浪面前实实在在的好朋友而庆幸,俩位看上去平平常常,却值得我一生不能忘记的朋友而感动万分。
   想了想同事小张、小苟俩好朋友,太值得珍惜了,好比战友,亲比兄弟,大灾大难面前挺身而出。
   经过两天的东拼西揍,得到好朋友们的支持,终于岳母的腰伤可以动手术了,在医生指定的时间限期内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救护、揍钱、救治、护理的接力。我终于可以对所有的朋友们大声地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难汉”三个帮。“岳母也是妈,有我你别怕。”经过九十天的艰难的床上护理,岳母恢复了健康,站起来了,我的心情如释重负。
   2014年12月6日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班花苏美英 下一篇:对牛弹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